联合国警告称气候变化对海洋造成了“前所未有的”影响

IPCC特别报告发现,上至山巅,下到深海,不断上升的气温正在改变我们的星球。

UNESCO World Heritage Site, Ilulissat Icefjord, Ilulissat, Greenland

图片来源:Alamy

联合国气候机构最新报告警告称,全球海洋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人类必须采取紧急行动应对全球变暖,否则未来几十年内海洋破坏速度将会加快。

由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编写的《气候变化之下海洋和冰冻圈的特别报告》(The 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总结了最新的科研成果,并在此基础上针对政策制定者重新给出了建议。这份报告是专家们发出的最新警告。报告称,人为导致的气候变暖其影响已经显现,而且还会变得更加严重。报告重点研究了两个独立但相互关联的系统——全球海洋以及大量冰块(统称冰冻圈)。

“海洋和冰冻圈听起来可能很遥远,但它们影响着我们所有人…对地球上所有生命都很重要,”IPCC主席李会晟在摩纳哥发布这份报告时说。

海洋变暖与海冰融化

报告总结了全球36个国家和104位作者的近7000项研究。报告摘要部分指出,全球海洋正在不断变暖、酸化,溶氧量越来越低。洋流和海洋混合不断减弱,海平面在上升,极端波浪和风暴的发生也愈发频繁。海洋生物和生态系统遭到破坏,珊瑚白化和海洋热浪频发。

“我们正在见证前所未有的持续变化,”南非德班市可持续和气候适应城市倡议小组负责人、IPCC第二工作组联合组长黛布拉·罗伯茨说。“一直以来当我们谈论气候变化的时候,海洋和冰冻圈很少进入我们讨论话题的中心位置,但这份报告用坚实的科学依据让它们走到’台前’。”

全球变暖产生的多余热量大多被海洋吸收了。报告摘要称,1993年以来全球海洋变暖的速度已经翻了一番。


海洋变暖走势图

两极冰川融化导致大量淡水涌入海洋,加上气候变暖的影响,海面附近的海水密度因此降低,海洋的自然混合受到干扰,从而在更深、密度更高的海水之上形成了一个相对静止的表面层。过去的20到30年间这种海洋表层水(海面以下200米)的分层增加了2.3%。表层水和深海之间的混合减少会降低海水溶氧量,干扰碳和营养物质的循环,因此是一大问题。

问题不止是海水升温。IPCC指出,海洋还吸收了大量二氧化碳——二十世纪80年代以来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约20%至30%最终进入海洋。这会加剧海水的酸化,科学家称95%的海面PH值变化都是因为人类排放的二氧化碳导致的。

报告摘要称,2005至2015年间海平面的上升速度“是这一百年间前所未有的”,每年平均上升3.6毫米,比20世纪的速度快一倍多。其中大约1.4毫米是受热膨胀的结果——海洋变暖导致海水膨胀,但另有1.8毫米主要来自冰川和冰盖融化。

这些巨大的冰块都位于陆地上——从格陵兰岛到南极洲——因此融化会直接导致海面上升,而这一过程正随着气温上升而加速。IPCC报告称,格陵兰岛冰盖的融化速度在1996年至2016年间增长了一倍。

南极的情况更加危险。1996至2016年间南极遭受的大规模损失(即冰层融化)增加了两倍。报告指出,冰流加速和冰川后退可能意味着南极冰盖已经没有恢复的余地,最终的破裂将不可避免。IPCC称科学家们虽然没有足够的测量数据来确定这种情况是否会发生,但此类剧变将“导致未来几个世纪内海平面上升数米”。


来自IPCC的警告

英国布里斯托大学布里斯托冰川学中心主任乔纳森·班伯表示:“一直关注这个问题的人不需要别人再来提醒他们情况会有多糟。对关心这个话题的人来说,光是看一下这份报告的标题,他们就应该对人类的未来和社会秩序足够担心了。”

此份报告是IPCC三份系列报告之一,其他两份分别是去年发表的1.5摄氏度升温可能造成影响的特别报告,以及上个月的全球变暖对土地利用影响特别报告,而下一份全面评估报告将在2021年发布。

我们有能力控制气候系统各部分的变化程度

IPCC的工作是为全球气候条约谈判提供信息和支持。下一轮气候大会将于12月在智利首都圣地亚哥举行,届时各国将继续讨论如何更好地执行2015年签署的《巴黎协定》。

该协定的一个目标是将全球变暖控制在1.5摄氏度以下。科学家称这很困难,但IPCC的新报告阐述了这么做的益处,澳大利亚国立大学气候科学家、报告作者之一的内里利·阿布拉姆说。

“摆在我们面前的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未来。一方面,如果能采取行动大幅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那我们就能限制气候系统各部分的变化程度,”她说,但如果我们不行动,“那我们将看到这些系统发生一些非常迅速的变化,届时人类和生态系统都会很难适应。”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世界保护区委员会的丹·拉夫莱教授评论这份报告时说:“我们生活在受同一个海洋驱动和调节的世界,而我们正通过升温、脱氧和酸化把这个支持我们生命的系统推向极限。现在“警钟”已经远远不够——我们需要的是理性的利己主义,是采取行动保护海洋和气候,进而保护和支持人类。”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所长安德鲁·诺顿说:“这份报告的发现令人震惊。海洋、冰川和冰盖变化的速度和程度比先前预测的快很多,应对气候紧急情况的行动也必须加速。”

“科学研究清楚地表明,海洋受到的影响将使热带地区尤其容易遭受重创,那里也是贫困人口最集中的地区。贫困人口的生活和生计,尤其是小型渔民,面临着海平面上升、海洋变暖、酸化和渔获量骤减的威胁。”

“在山区,冻土融化和洪灾火灾的增加将对最贫困的人口造成致命影响,也会对当地的基础设施造成严重破坏。”

“富裕国家必须加大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能力最强、历史责任最大的国家急需加大减排量,转移适当的技术,并按承诺为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帮助他们应对气候危机。”

绿色和平组织东亚分部的全球气候政治顾问Taehyun Park表示:“气候行动和海洋气候适应能力的建设必须齐头并进,政府和行业需要了解解决方案,必须果断放弃化石燃料,并在明年之前制定控制升温不超过1.5摄氏度的国家计划。明年各国还需达成一份强有力的《全球海洋条约》,将全球至少30%的海洋划为保护区。”

了解更多IPCC报告关于亚洲的结论,可阅读第三极《受困于冰川融化和海平面上升之间》一文。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