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阴影之海》

在拯救墨西哥极度濒危的小头鼠海豚的战争中,这部获得圣丹斯电影节大奖的纪录片将成为“最后一搏”。

Fisherman Javier Valverde

渔民拉德卡尼。图片来源:国家地理

 《阴影之海》是一部充满力量的影片。据导演理查德·拉德卡尼说,这是有意为之,因为这部影片使命在肩:从灭绝中拯救小头鼠海豚。

这部电影看起来与其说是一部环境纪录片,不如说更像是一部制作精良的好莱坞犯罪惊悚片。《阴影之海》生动地描绘了暴力、有组织犯罪、贫困和腐败交织的网络将这种娇小的鼠海豚推向灭绝边缘。

小头鼠海豚仅见于墨西哥的科尔特斯海,目前认为仅存的成年个体不足20只。世纪之交以来,由于非法捕捞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小头鼠海豚的数量急剧下降。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是一种大型石首鱼,与小头鼠海豚的栖息地相同,也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入濒危物种红色名录的极危级别。

小头鼠海豚的罕见影像。图片来源:国家地理


尽管小头鼠海豚并非捕捞目标,但却常常死于用来捕捉大小相近的石首鱼的刺网。海洋守护者协会的杰克·赫顿是拉德卡尼这部电影的主角之一,他将这些渔网描述为“死亡之墙”。2015年,墨西哥当局发布命令,暂时禁止在科尔特斯海使用刺网,由此,使用这种渔网成为非法行为。2017年,这一禁令被永久化,但并没有阻止渔民们捕捞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因为它巨大的鱼鳔价值不菲。

对这种鱼鳔的需求主要来自中国,人们认为它具有药用价值。但正如赫顿上周在《阴影之海》英国首映式之后接受采访时解释的那样:“真的,它只是财富的象征。没有人会为一种没有科学依据的药物花费8万美元……由于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本身就在红色名录上,导致其鱼鳔的交易价堪比黄金。这就是灭绝经济学。”

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的贸易被《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禁止,因此这也是黑市经济。在墨西哥,黑市就意味着有贩毒集团参与。



黎明时分,渔夫哈维尔·瓦尔维德从位于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渔场中心——圣费利佩郊区的简陋家中出发,他描述了家乡的情况是如何恶化的:“这里曾经非常安静,没有一个盗匪。只是最近才开始变得丑陋,一切都是为了钱。他们不再需要通过马萨特兰或哥伦比亚倒卖毒品,而是改做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的买卖,他们把它叫做‘海洋可卡因’,就在这里。”

瓦尔维德和他的家人支持禁止使用刺网捕鱼,并受雇于政府,负责剪断其他渔民非法设置的渔网。这让他们在圣费利佩树敌无数,因为那里有很多人反对政府的决定。

Protest of Fishermen in San Felipe.
圣费利佩的示威者抗议墨西哥政府禁止使用刺网捕鱼。牌子上写着:“人民正在挨饿,但他们仍忙着拯救小头鼠海豚”。图片来源:国家地理


拉德卡尼导演明白,这种反对是贫困造成的。渔民们想要的只是“网里的一条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和桌上的5000美元”。在伦敦一家豪华酒店里,坐在杰克·赫顿旁边的拉德卡尼说,这是一种短视想法,渔民“不明白后果”。

如果小头鼠海豚灭绝,后果将不堪设想。这是拉德卡尼想要表达的主要观点,他电影中的大多数主角都重复了这一点。卧底调查员安德里亚·克罗斯塔说:“如果我们不拯救小头鼠海豚,将失去整个科尔特斯海,失去这座‘地球水族馆’。”


但这不仅仅是生物多样性的问题,也不仅仅是维系所有生态系统的依存网络的问题。拉德卡尼解释说,一旦小头鼠海豚消失,就没有什么可以阻止这些黑帮了。他们会占领这里,并且“为了寻找石首鱼不惜把海洋洗劫一空”。

然而,这部电影表明情况已经失控,尤其是在“小头鼠海豚急救”( VaquitaCPR)项目失败之后,该项目被描述为“有史以来最大的拯救海洋哺乳动物免于灭绝的行动”。


这个项目的目的是捕获个小头鼠海豚个体,并把它们放在一个安全的封闭环境里,远离刺网,这是以前从未尝试过的。海洋兽医辛西娅·史密斯博士很清楚其中的风险:“如果它们不接受我们的照顾,那将是最困难的情况。有些物种就是不能忍受这些,然后我们必须把它们放回去。因此,我们将不得不在人工照料下的可能死亡与海洋中的必然死亡之间做出抉择。那你怎么办?你怎么做决定?”

最后,最糟糕的事情发生了,一只成年雌海豚在被捕获几小时后死亡。拉德卡尼当时操作着现场唯一允许使用的摄像机,他描述了当时在场的每个人都是多么的震惊。“没人能够想象它会死……每个人都在尽其所能,但这没用。”

随着保护努力的失败,责任就更多地落到了墨西哥当局阻止黑帮的工作上。但是,尽管重兵实弹,恐惧和贪婪依然荼毒甚广,连墨西哥海军最高层也难逃波及,这使得非法捕捞得以继续。


这听起来似乎已经毫无希望。但《阴影之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绝望的色调。事实上,这部电影是鼓舞人心的。在安德里亚·克罗斯塔领导的一项调查的帮助下,它还提供了一个解决方案:追踪中国走私者。

“(黑帮头目)奥斯卡·帕拉只是一个工具。中国商人需要像帕拉这样的人来维持贸易,”克罗斯塔说。此时,他展开卧底,收集一个在墨西卡利的“影子买家”的证据。

拉德卡尼对此表示赞同:“黑帮需要一个买家。没有中国人,你就不能把产品运到中国。墨西哥毒贩与中国没有直接联系。他们与华裔墨西哥公民合作……没有他们,黑帮什么都干不了。”

克罗斯塔关于走私者的调查报告现已提交给墨西哥当局。拉德卡尼表示,他的团队正在努力推动当局采取行动。

为了确保《阴影之海》对保护小头鼠海豚产生积极影响,拉德卡尼做了许多事情,这只不过是之一。他坚信电影能带来改变,而且他也的确做到这点。他的上一部纪录片《象牙游戏》被认为对中国2017年底关闭象牙贸易起到了积极作用。

《象牙游戏》传达的一个关键信息是,只有北京有能力拯救大象,但这次拉德卡尼坚称,中国正在尽其所能。他说:“中国很久以前就禁止了加利福尼亚湾石首鱼贸易……他们付出的努力是墨西哥的十倍。”

杰克·赫顿的观点更有说服力:“对于目前小头鼠海豚的存续来说,追究中国人的观念模式看来是相当无意义的。这需要一代人的改变……对于小头鼠海豚,对于科尔特斯海,我们都没有时间了……现在为时已晚。”

不过,发起一场运动还不算太晚。对于拉德卡尼来说,他的电影是为拯救小头鼠海豚的“最后一搏”,他想要尽可能让更多的观众看到:“我不是针对那些已经在进行保护工作的人……我的目标是全世界。只有当我们掀起一场运动,让人们觉醒,看到我们的星球上正在发生的一切,那才是我们能够实现改变的时候。”


加入运动行列请在这里签名。

影讯更新:《暗影之海》已在全球各大院线放映20191129日将在英国国家地理网站上线。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