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伦比亚港口将影响座头鲸育种场

哥伦比亚太平洋沿岸拟建的港口让政府陷入两难选择——是保护自然奇观建设生态旅游,还是发展对外贸易。

观鲸生态游是特里加布港拟建地的经济支柱(图片:Natalia Botero / Fundación Macuáticos Colombia

安德烈斯·贝穆德斯·列瓦诺

一群哥伦比亚商人正在政府的支持下推动太平洋沿岸特里布加港口的建设,意图促进与中国之间的贸易活动。但该项目可能影响哥伦比亚新兴的生态旅游产业,因而饱受争议。

拟建的深水港位于森林茂盛的特里布加湾,既代表着哥伦比亚丰富的自然财富,是旅游业的核心推动力,也是每年座头鲸迁徙的重要停靠点。

2016年与前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游击队达成和平协议后,当地非裔哥伦比亚社区希望利用该地区的生物多样性和更加安全的环境发展可持续旅游业,因此对港口建设持有不同的意见。

太平洋港口

在特里布加湾建港口并不是什么新的想法,而且这个提案时不时地会成为全国性讨论的议题。

上一次大讨论是在2005年,而这一次的讨论与当年那次有两大区别,一是项目得到了伊万·杜克总统的支持,二是过去10年间当地社区围绕观鲸建立了充满活力的可持续经济,他们反对港口建设。

杜克在去年的总统竞选中强调了这一项目。“除非看到安尼玛斯-努奎走廊和特里布加港相连,否则我不会停下,”赢得大选后一周,杜克在马尼萨莱斯发表讲话时说。马尼萨莱斯是推动港口项目的咖啡种植区的主要城市之一。

“未来乔科省的竞争力,哥伦比亚咖啡产区和太平洋的连接,港口的机会,一定会需要特里布加,”杜克去年11月在基布多与当地社区举行周六讨论会时

投资者称,特里布加湾是港口的最佳选址,此处海水深20米,距离海滩仅2千米。他们估计在港口内锚泊和停靠的船舶最高载重可达20万吨。

据负责推动该项目的阿基米德协会计算,特里布加港能够将货运成本降低90%,并将成为全国第三大港口,仅次于南面太平洋沿岸的布埃纳文图拉和加勒比海沿岸的巴兰基亚。

港口的可行性还取决于基布多和努奎之间的一条拟建公路。这条路将穿越森林以及生物多样性丰富的鲍多山脉

杜克政府在今年提交给国会的《国家发展计划》初稿中重提港口建设,引起一场风暴。杜克最终让步,但仍提到要建一个“北太平洋深水港”,那只可能是特里布加。


港口一旦建成,将为哥伦比亚最贫困的乔科省带来更多的经济机会。但环境成本可能也很高,乔科省沿海地区是全球36个生物多样性“热点”之一,与亚马逊雨林相当

特里布加旅游业

每年6月至10月,超过800头鲸鱼从南极洲出发,途经智利的巴塔哥尼亚,长途跋涉来到特里布加湾所在的努奎市的黑沙滩附近繁殖。

数千名游客闻风而至,观看鲸鱼带着幼崽在海浪中驰骋。对于努奎市的非洲裔居民而言,这是一个了不起的转变。直到20年前,努奎的代名词还是贫穷、哥伦比亚革命武装力量(FARC)和民族解放军(ELN)等武装团体。

当地社区认为,全国旅游业的繁荣要归功于2016年的《和平协定》。去年到访哥伦比亚的游客达430万人,比2014年翻了一番还多。

2018年,尽管航空和路面交通存在不便,仍有9100名游客来到这个偏远的太平洋沿岸城市,这对只有8958位居民的小社区而言意义重大。

“这是一个相当可观的经济规模,”何塞菲娜·克林格说,她所在的组织“援助之手”(Mano Cambiada)一直在推广社区旅游。

“我们的发展理念是以土地的馈赠为基础,麦德林和马尼萨莱斯的情况可能不一样,但我们的祖先在这里生活了几个世纪,水和森林是我们的名片,虽然它们一直和贫困联系在一起。”她说。

洛斯里斯卡拉斯社区总理事会将9个受港口直接影响的非洲裔哥伦比亚社区集合到了一起。理事会的哈里·穆斯特拉认为,港口建设的影响可能是灾难性的:

“这个项目是有害的,会严重损害我们的生计,包括捕鱼、魁蚶等软体动物的捕捞,以及观鲸相关的社区旅游。”

项目靠近当地社区的集体土地,因此必须征求该社区的意见。当地居民对该项目存在分歧。目前为止的讨论更多是“把我们排除在外”,穆斯特拉说。

2014年,非裔社区宣布努奎市整条海岸,包括拟议的港口区域,为“特里布加-卡波科连特斯湾区域综合管理区”,目前由他们负责管理。

这一头衔是为已经受到某种监督的敏感地点设计的,目的是让当地居民兼顾自身生计与生态系统提供的环境服务的情况下,继续推动地方发展。

“这么做不仅能展现努奎的美丽,社区也能对其辖区进行管理,发展替代经济,维持与土地之间的关系,”安第斯大学跨学科发展研究中心教授朱利安·伊德罗博说。

保护工作不仅限于努奎。当地社区、国家和地方政府、以及一些环境非政府组织在周围的沿海走廊建立了一系列保护区,其中许多都是近10年成立的,这让港口建设变得更加复杂。

努奎以北是乌特里亚国家公园。乌特里亚国家公园不仅包括543平方公里的红树林,还包括海岸线和生活着鲸鱼的海域。2013年,那里还圈定了207平方公里的手工捕鱼专属区,里面捕获的白鱼(wok和takami)都会卖到餐厅。

“特里布加是国家基于社区规划建立捕鱼标准的实验室,”非政府组织MarViva前主管、经济学家何塞·安德烈斯·迪亚斯说。这些标准随后在哥斯达黎加和巴拿马付诸实践,应该还会推广到哥伦比亚的不同地区,他说。

努奎南面是有着“包多河下游魔幻红树林”之称的另一个区域综合管理区, 建于两年前。环境部目前打算根据联合国的一项分类将整个特里布加地区划为生物圈保护区,这是对需进行可持续管理的区域进行认定的一种分类。

鲸鱼育幼场

座头鲸游弋在太平洋的许多地方,但对特里布加湾情有独钟。

“这里的海洋条件适宜,没有虎鲸、鲨鱼等捕食者骚扰,是母鲸和幼鲸的重要栖息地,”海洋生物学家娜塔莉娅·波特罗·阿科斯塔说。

波特罗指出,特里布加湾的深水区相对靠近安静的海岸和鲸鱼的避风港,地理位置很特殊。一些鲸鱼和幼崽在这个育幼场停留的时间长达15天。

人们主要担心深水港的噪音污染会让鲸鱼远离。几个月来,研究人员利用潜水测音器收集水下15米的海洋声景。早期迹象表明,这里是哥伦比亚海洋最安静的海域之一。


“一旦鲸鱼在水中的通讯受阻,也就意味着它们的栖息地质量大大下降,那么它们的行为和分布都会受到影响,“波特罗说,她还负责协调马库提克斯基金会(Macuáticos Foundation)的声音项目

“我们已经发现,就像我们今天看到的这种船,它的引擎产生的声音就会阻隔鲸鱼通讯,要是商船又会怎么样呢?”她问道,而且她还提出与船只碰撞和污染也是主要问题。

波特罗的团队还将开始采集鲸鱼的组织样本以研究压力荷尔蒙皮质醇,随后与布埃纳文图拉港口海湾采集的样本进行对比。 

中国梦

哥伦比亚虽然毗邻两个大洋,但在太平洋沿岸只有两个城市,很难制定有效的经济战略来扩大与亚洲的一体化合作。中国已经是该地区大多数国家的主要或第二大贸易伙伴,哥伦比亚却还没加入“一带一路”倡议

阿基米德协会希望通过港口促进与中国的贸易,但也注意到了努奎的生态敏感性。

“比特里布加环境敏感性更高的区域也有港口,秘诀就在于制定环境管理计划以确定相关承诺和义务,”阿基米德项目负责人威廉·纳兰霍说。

纳兰霍计划借鉴国外的做法。澳大利亚的道格拉斯港靠近大堡礁。该港口要求装卸货物的船只必须熄灭发动机,接用岸电;温哥华规定船只限速为11节,以避免与鲸鱼相撞;鹿特丹对低排放船舶实行特别关税减免;奥斯陆使用零排放叉车。

“这就是协调经济增长和环境可持续发展这两大基本原则的方法,”纳兰霍说。

管理人员称,港口的经济效益在于为三大省份提供出海通道,而这三个省份有一半的行业基础设施没有得到充分利用。

“一半的成本都是运费,不可能有竞争力。建设这一个港口能够切实提高基础设施的使用,”纳兰霍承诺。该项目的合作伙伴有一半是该地区的公共实体,包括卡尔达斯、里萨拉尔达和乔科三个省的省政府、佩雷拉大都会区以及两所公立大学。

然而,哥伦比亚对亚洲的国家贸易战略尚不明确。总统杜克最近访问了北京和上海,希望促进出口的多样化,目前哥伦比亚大宗商品出口占到94%,其中石油占77.8%。

当被问及哪些部门能得益于港口建设时,纳兰霍说:“我一时想不起来了,”但承诺会去了解一下。无奈的是,阿基米德网站上给出的电话号码拨通后是一家面包店。

缺乏明确性导致许多人质疑在乔科省建港的合理性。“根据2018年的数据,哥伦比亚的港口吞吐量只用了一半,没有必要再建一个,”女议员卡特琳娜·奥尔蒂斯说,她更支持疏通布埃纳文图拉港以改善其进出通道。

对克林格而言,努奎发展旅游业的模式正初见成效,但还需要资金投入:“社会和土地资本都已准备好,就差经济资本了。”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