厄瓜多尔虾:中国餐桌新宠

这个拉美国家一直致力于为中国市场生产可持续的高品质虾。

Sellers of the seafood stalls. Municipal market. Guayaquil, Ecuador

厄瓜多尔瓜亚基尔市的海鲜市场。 图片来源: Alamy

去年,淘宝在“双11”开锣的头一个小时里就卖出了1360万只厄瓜多尔虾。如今“双11”已经成为 世界上最大的年度网购节。

中国的海产品消费在过去十年里激增了50%,而对虾的需求在2005年到2015年间估计翻了一番

为了满足这一需求增长,中国越来越依赖进口,尤其是在2009年至2012年一场重大疫情爆发导致国内虾产量 大幅下降之后。

这些虾中约有一半来自厄瓜多尔。近年来,厄瓜多尔一直将自己定位为一个可持续的、高品质虾供应国。不过,今年9月中国出于卫生原因,对厄瓜多尔第二大虾出口商奥马尔萨公司的产品实施了为期一周的禁令

除了国内供应下降外,中国的“消费升级”也推动了进口,这刺激了人们对海外食品的需求,因为在人们的观念中,进口商品更加安全,质量也更好。

中国为什么要进口这么多虾?

弄清中国本土虾的确切产量是出了名地困难非官方估计的产量为每年60至70万吨,而政府机构报告的数字为200多万吨。

由于一种通称早期死亡综合征(EMS)的疾病的传播,中国国内供应在2009年至2012年间急剧下降。根据荷兰合作银行引用的 UCN统计,由于EMS,中国的虾产量从120万吨降至50万吨。

与正在流行的非洲猪瘟惊人相似的是,EMS于2009年首先在中国南部被发现,然后迅速传播到包括越南、马来西亚和泰国在内的邻国。这些国家农民报告的损失高达90%。

EMS爆发的部分原因是虾类的免疫系统相对较弱。世界自然基金会(WWF)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主管亚伦·麦克内文表示,由于集约化养殖方式的盛行和大量小养殖户的存在,亚洲的生物风险往往更高。

61%

厄瓜多尔的虾出口到中国(2018数据)

麦克内文说:“废水管理是一个尤为突出的难点,因为一些养殖场排放到沿海环境中的废物会通过循环被其他养殖者用来养虾,从而增加了感染的风险。”

除了EMS的原因以外,近年来,为了解决水污染问题,中国政府加强了管理,从而也限制了生产。毕竟,来自虾场的有机废物、化学物质和抗生素经常污染地下水和沿海河口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

在中国,抗生素的大量使用加剧了人们对环境和健康的担忧。集约化养殖,以及大量缺乏先进疾病管理手段的小型养殖场,都导致水产更容易发生疾病,从而不得不使用抗生素来抵御可能出现的疫情。

由此造成的中国国内产量不足,加上需求的持续增长,导致进口激增。预计 2019年中国进口量将达到80万吨,从而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虾进口国。

可持续、可追溯虾类生产的益处何在?

在9月实施临时禁令之前,厄瓜多尔一直是中国最大的虾供应国 。2019年该国占中国虾类进口的近50%,远超印度(25%)和越南(4%)。

2017年12月,中国政府决定将厄瓜多尔虾的关税从5% 降至2%,以减少通过越南的非法走私,并提高产品的可追溯性,并这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最近的增长。

厄瓜多尔虾业努力打造的专注质量和安全的“品牌”形象也提振了该国的对华出口,尽管中国政府最近因卫生原因暂停了该国几家最大的出口企业的进口许可。

亚洲养虾的密度通常达到每平方米100—1000只,厄瓜多尔养殖者则采取截然不同的半集约化养殖方式,每平方米只有10-15只虾,这降低了疾病爆发的可能性。

较低的生物风险反过来意味着厄瓜多尔养殖者可以避免抗生素对消费者的健康威胁,也不会在废水排放时给环境造成负面影响。

何塞·安东尼奥·坎波萨诺在 最近的一次采访中说:“厄瓜多尔的虾场到现在已经15年没有使用过抗生素了,而是用益生菌来喂虾。”

“厄瓜多尔的虾场到现在已经15年没有使用过抗生素了”

相对于亚洲产品,厄瓜多尔虾的竞争优势在于更高的可持续性和安全性,这也是厄瓜多尔生产商大力宣传的卖点,而亚洲生产商则在生产和运输成本上占有明显优势。

2018年3月,厄瓜多尔7个最大的虾类生产商启动了可持续虾伙伴关系(SSP)。这是一个认证项目,保证抗生素零使用、完全可追溯、不对环境造成负面影响(通过水质检测显示)。

在解释为什么要设立这个项目时,SSP称,“到目前为止,养殖虾行业一直是一个大宗商品市场,给生产者的都是最低的价格。在某些情况下,价格下跌意味着养殖精细度会大打折扣,往往导致不良行为,产品质量下降,以及由于疫情爆发风险上升而加大使用抗生素。”

An Ecuadorean shrimp processing plant
厄瓜多尔虾加工厂 。图片来源: National Aquaculture Chamber

正在制订什么样的新标准?

SSP加入了一系列倡议,这些倡议旨在提高肉类和海产品的生产标准,同时提升消费者对潜在环境和健康问题的意识。

另一个是世界自然基金会于2010年成立的水产养殖管理委员会(ASC)。这个非营利组织按照严格的环境、健康和社会准则,管理着一个综合性的水产养殖认证和标识机制。

ASC制定了17种海产品的标准,供全世界的养殖者、消费者和企业参考。SSP要求虾产品符合ASC的规格才能获得认证。

另一个遵循ASC标准的项目是全球三文鱼倡议(GSI), SSP正是按照其模式建立的。GSI成立于2013年,成员包括14家世界最大的三文鱼养殖者,占全球产量的70%。

GSI最新的可持续发展报告通过对14个指标在6年中的数据进行追踪,强调了这期间取得的一系列成就,包括减少使用化学物质来处理海虱,减少使用海洋成分(如鱼粉和鱼油)来喂养鲑鱼。

SSP的支持者认为,与三文鱼和鸡蛋、牛肉等其他陆基蛋白质类似,消费者对虾的来源将会变得越来越慎重和挑剔,从而影响零售商和餐馆的采购决策。

坎波萨诺说:“我们知道,消费者想要的是符合最高标准且不使用抗生素的高质量产品。我们认为,这是SSP领导厄瓜多尔鲜虾养殖行业开始力争上游的部分体现。”

时间将检验SSP在推动行业向更高标准发展方面是否成功。“虽然这是发现重要问题的关键步骤,但标准和认证的挑战在于它们往往是基于实践的,而重点应该放在跟踪和获得成果上,”麦克内文说。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