渔业补贴:环境代价知多少

尽管联合国推动在2020年前结束渔业补贴,“有害”补贴占全球总量的比例却有上升

harmful fishing subsidies

图片来源: Alamy

尽管各国政府已就消除公共财政支持渔业捕捞的长期目标达成一致,但每年投入渔业的破坏性补贴仍高达数十亿美元。这笔资金降低了燃料成本,提升了产能,使渔船能捕到更多的鱼。分析人士说,补贴使渔业看起来比实际上更有利可图,从而导致全球鱼类数量下降。

一个科学家国际团队对渔业补贴进行了迄今为止最新、最全面的调查,发现2018年有35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被用作渔业补贴。他们将其中的220亿美元归为有害补贴,因为这笔钱被用来提高捕捞能力。

这篇上个月发表在《海洋政策》杂志上的 分析报告发现,燃料补贴占向渔船提供的所有财政支持的近四分之一(22%)。

燃料补贴被普遍认为是所有补贴中最有害的一种,因为它使更多的船只可以在海上花费更多的时间来追逐日益减少的鱼类种群。

在这份调查出炉之际,世界贸易组织(WTO)的谈判代表们正 赶在自己设定的最后期限之前达成一项协议,以便在今年年底前取消所有有害的补贴,而目前全球海洋中的鱼仍在不断减少。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说法,超过90%的鱼类资源可持续水平已达极限,或被过度捕捞。

上述调查显示,这种情况短期内不会改善。这份新分析报告的带头人、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渔业政策专家拉希德·苏迈拉教授说:“我很失望,补贴总体上出现了下降,但下降的地方不对。”

他说,并不是所有350亿美元渔业补贴都是有害的。其中一些钱(被称为“有益补贴”)用于促进养护和可持续渔业管理。与之相对的是破坏性支出:燃料补贴,例如免税。

此外,苏迈拉的研究还发现了一些模棱两可的补贴。这些补贴在理论上既有可能有助于防止、又有可能助长过度捕捞,要看具体情况而定。例如,孟加拉国启动了一个项目,在困难时期支持渔民和其他弱势群体的生计。若不谨慎实施,这样的社会安全网计划只会吸引更多的人在同一水域捕鱼。

海洋政策分析表明,各国削减的补贴主要集中在这一模棱两可的类别。因此,苏迈拉表示,与10年前进行的一项类似调查相比,破坏性补贴如今在所有补贴中所占的比例反而更高。(2009年的补贴总额为410亿美元,但苏迈拉说,虽然这可能意味着总体上的削减,但由于收集数据的方式不同,这一比较并不公平。)

结果表明,亚洲为其船队提供的补贴最多。亚洲国家的补贴占全球总量的55%,其次是欧洲(18%)和北美(13%)。中国是最大的补贴国,占全球补贴的21%,其次是美国(10%)和韩国(9%)。苏迈拉说,这些数字代表了截然不同的方法和影响。来自中国和韩国的补贴大多被归为有害的,而来自美国政府的补贴往往是有益的。

“中国太大了,如果它不解其渔业相关问题,那么我们就有麻烦了,”他说。

根据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今年早些时候发布的另一份渔业补贴分析报告,中国拥有迄今世界上最大的捕捞船队,渔船逾27万艘,年捕捞量为1800万吨。

这让欧洲的500万吨、俄罗斯400万吨和美国400万吨的年捕捞量相形见绌。中国表示将削减40%的燃油补贴,并计划缩减海外捕捞船队规模。

伊莎贝尔·贾勒特领导了一项旨在消除破坏性渔业补贴的运动,该运动的赞助者皮尤慈善信托基金同时也资助了上述新的分析报告。她说:“但我们需要的不只于此。我们需要政治领导。如果世界各国政府的领导人和部长们认真履行其国际义务,他们就需要公开承诺,终止有害的渔业补贴。同样,他们需要确保向本国的官员传达这一信息。”

2001年,WTO首次正式承认有必要改革渔业补贴。联合国在2015年提出了一系列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后,谈判更加密集。其中,可持续发展目标14.6要求到2020年禁止导致过度捕捞和非法、未报告和不受管制捕捞的补贴。2017年,WTO更进一步,就2019年底之前如何实现这一目标达成协议。WTO将逐步使这一行动具有法律约束力,但进展缓慢

谈判代表们本月将在WTO日内瓦总部再次举行会议,继续谈判。WTO总干事罗伯特·阿泽维多10月在日内瓦举行的上一轮谈判中说:“如果我们不能在最后期限前完成任务,我们的海洋资源是不会等的,它们会继续衰竭,这应该是我们所有人都迫切关注的问题。”

参加了10月份谈判的苏迈拉说,他让代表们对达成协议的可能性更加乐观。他说:“谈判人员面临很大压力。他们需要达成一个协议,而且我认为这项协议将是实质性的。但我认为,明年初他们才会真正做出决定。”

贾勒特对此表示赞同:“我们有政治授权。现在需要的是行动。”

这项将行动巩固为一项可行协议的运动得到了资深博物学家、节目主持人戴维·阿滕伯勒的支持。在10月份会议上播放的一段视频中,他说:“我们现在就能扭转局面……现在是时候停止那些伤害海洋的补贴了。”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