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气候谈判大会将聚焦海洋问题

下个月的联合国气候谈判将从智利转移到西班牙,但仍将保留“蓝色COP”的主题。

Tierra del fuego, chile. Chile will no longer host COP25 climate talks

国内动荡导致智利领导人放弃在首都圣地亚哥举办今年的联合国气候大会,即《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第25次缔约方会议(COP25)。虽然举办地改在了马德里,但智利仍将担任此次缔约方会议的主席国。

马德里将于12月2日至13日接待各国代表团、记者和活动人士,峰会议程不会有太大变化,主要目标是完成2015年《巴黎协定》的规则手册。

“因为海洋”的协调员雷米·帕门蒂耶说:“我预计,无论会议地点如何变化,COP25都将继续保持对海洋问题的关注。”“因为海洋”是一项旨在鼓励将海洋纳入气候变化政策的倡议,由包括智利和西班牙在内的30多个国家构成。

全球海洋通过与大气的能量交换和水循环来调节气候。洋流把热量从热带带到两极,再传到深海,决定了降雨模式和表面温度,进而影响区域气候。

虽然海洋一直是限制不断增长的二氧化碳排放造成的升温影响的关键,但水温的升高正在急剧地改变着海洋环流和热分层,增加冰的融化,加剧海平面上升。

“海洋与气候平台”政策与国际事务主管罗蕾莱·皮科特说:“我们指望智利环境部长卡罗琳娜·施密特和西班牙生态转型部长特里萨·里贝拉让‘蓝色COP’变得更蓝。”

发展势头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 最近的报告警告说,海洋正在经历前所未有的变化,必须采取紧急行动,否则未来几十年海洋受到的破坏将会加速。本次气候大会将努力趁着这一势头推动聚焦海洋问题。

在气候变化的关键政治论坛《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上,海洋仍然处于次要地位。自智利被任命为气候大会主办国以来,它一直在努力改变这一现状,与各国进行沟通以促进海洋行动。

“这是将海洋纳入气候减缓和适应工作的最佳机会,”帕门蒂耶说。

海洋问题可能出现在气候大会的正式讨论中,也可能出现在次要议题中。由此,各国在会议结束时可能就这一问题发表政治宣言。智利还将启动一个致力于海洋解决方案的平台,邀请各国注册并做出承诺。

正如《巴黎协定》规定的那样,明年各国将必须提出修订后更雄心勃勃的气候承诺,即国家自主贡献(NDC)。智利希望“蓝色COP”有助于鼓励各国在其新的国家自主贡献中列入关于海洋的承诺。

海洋可以多种方式被纳入气候战略。生态系统再生和保护可以帮助隔离“蓝碳”。而蓝色能源可以发挥更大的作用,利用离岸的风能、潮汐和波浪发电。

专家们一致认为,各国还应进一步考虑海洋和沿海适应问题。海洋保护区(MPA)可以改善生态系统及其生物多样性的长期保护,同时为减缓气候变化带来协同效益。

“迄今为止,气候大会的主要议题一直是讨论各国减排的途径,从未考虑过海洋的作用。现在,马德里会议将首次把这个问题放在议程的重要位置,这样各国就可以采取措施保护海洋,”智利海洋协会总干事伊丽莎白·范·德·梅尔说。

深思熟虑的选择

作为缔约方会议主席,智利选择将海洋作为一个关键主题,是多年来倡导这一问题并在国内进行良好实践的结果。

智利经常被描述为全球海洋保护的领导者。智利共建立了25个海洋保护区,覆盖了其42%的海域。其海洋保护区面积从2010年的46.3万平方公里扩大到今天的130多万平方公里,并因此使部分鱼类种群得到了恢复。


智利是第一批公开船只跟踪数据的国家之一,并推动邻国拒绝为从事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IUU)活动的船只提供避风港。

智利和阿根廷还提出了在南极洲建立海洋保护区的建议。智利还是可持续海洋经济高级别小组的成员,该小组最近发布了一份关于海洋应对气候变化潜力的报告

然而,智利仍面临挑战。大多数海洋保护区都在远海,只有1-2%在近海。专家们一致认为,接下来的任务将是确定有价值的区域,并与社区合作,同时力求不影响手工渔民。

“我们重视海洋保护区的创建,但国家必须在渔业活动范围之外、更靠近海岸的地方开辟新的保护区域,”《国家地理》“原始海洋计划”的负责人亚历克斯·穆尼奥斯说。“智利的例子可以帮助其他国家创建更多的海洋保护区。”

智利非政府组织Terram的负责人弗拉维亚·利伯罗纳说,该国的海岸是生物多样性热点地区,应该得到进一步保护。在那里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有助于能源和造纸等行业实施更好的环境标准,保护海洋。

智利最近提出了一项新的国家自主贡献计划,目前正公开征询公民社会的意见。这项新承诺是到2030年减排47%,而不是最初提出的30%。该国的目标是到2050年实现碳中和。

这个国家自主贡献计划还包括一套关于海洋的具体措施。按照环保人士的要求,智利立志要在沿岸海域建立新的保护区,并在2025年之前为所有现有和未来的保护区制定管理计划,其中包括适应气候变化影响的行动。

智利非政府组织FIMA的项目主任加布瑞拉·布尔迪勒斯说,10个海洋保护区没有管理计划,即使有,措施也没有得到执行。她说,这意味着新的国家自主贡献计划将面临重大挑战。

“保护海洋的最佳方式是将温度上升限制在1.5摄氏度以内,这是《巴黎协定》规定的。对于智利来说,实现这一目标意味着要进一步提高气候目标,使能源矩阵变得更加清洁,创建更多海洋保护区,特别是在沿海地区,”智利绿色和平组织活动家艾斯特凡尼娅·冈萨雷斯说。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