鱼粉加工厂威胁冈比亚粮食安全

鱼粉厂带来的过度捕捞和环境污染给冈比亚旅游业造成了负面影响,因此尽管面临更多的就业机会,当地民众对这些外资工厂的抵制情绪日渐增多。

加工厂未经处理的废水把淡水泻湖染成了红色。图片来源:市场发展基金会

三个鱼粉加工厂的建立,让冈比亚西南沿岸地区原本宁静的社区变得分崩离析。

起初,不少当地人认为新产业能够带来急需的工作岗位,村里的老人也对厂方愿意出资修建道路和市场的承诺满心欢迎。但是慢慢地,这些工厂未经处理排放污水的做法让当地环保组织越来越担心。不少年轻人发起示威并与工厂支持者发生冲突,几名抗议者也因此被捕。

2018年7月,苏莱曼·博扬和4名年轻人参与抗议位于贡朱尔的Golden Lead鱼粉厂,并因此未经起诉而被捕。他说:“因为我参与了这个行动,我的家人已经抛弃我了。我妈妈现在也不像以前那样经常跟我说话了,因为她觉得我不听她的话。”

如今,越来越多的当地人开始响应环保人士的号召,要求关闭这三家鱼粉加工厂。鱼粉是用野生渔获粉碎烘干制成的,主要用于喂养价值更高的养殖鱼。人们担心,工厂带来的过度捕捞会耗尽这里的鱼类资源,而这是冈比亚人重要的蛋白质和生计来源。

鱼粉加工厂抬高当地鱼价

成群的当地妇女拿着塑料盆站在岸边,等待渔船靠岸后清洗渔获。而站在一旁的渔夫阿桑·恩东却说:“现在有时一周都打不到什么鱼。”

然而恩东所在的贡朱尔村庄海滩上却常常到处都是腐烂的鱼:渔民毫无节制地捕鱼,以为可以都卖给鱼粉厂,但他们经常捕得太多了,超过了加工厂的处理能力,所以只能倒掉。沙滩上到处都是被海浪冲上岸的腐烂死鱼。

恩东和其他一些当地人越来越觉得这几家新建的鱼粉加工厂是导致他们渔获日渐减少的罪魁祸首。2016年9月,Golden Lead成为第一家落户贡朱尔的工厂。随后,又有两家中资控股的鱼粉厂落户萨尼扬村和卡尔通村。这两个渔村都位于冈比亚西南沿海30公里长的海岸线上。


像恩东这样的传统手工渔民发现,他们一方面无法与机械化拖网渔船竞争。另一方面,工厂还用现金收买一些渔民,让他们优先为鱼粉加工厂供货。传统手工渔民自然也不是他们的对手。这些拖网渔船和预付渔船大多来自邻国塞内加尔和几内亚比绍。他们以邦加鱼和小沙丁鱼等中上层小型鱼类为目标,而这也是冈比亚富含生物多样性水域中的传统主产鱼类。

“一艘本地渔船一天可以捕100篮鱼,而一艘拖网渔船最多可以捕1000篮,”恩东说道,“如果这种不可持续的捕鱼方法继续下去,我们的鱼类资源肯定会耗尽。”

冈比亚是非洲面积最小的国家,四周被塞内加尔包围,同名的冈比亚河环绕边境缓缓流过。随着非洲西北海岸鱼粉与鱼油(FMFO)产业的快速发展,冈比亚也已经成为了这个行业的一个全球枢纽。冈比亚的鱼油鱼粉产品主要出口到中国,而且中国是蓬勃发展的水产养殖市场中份额最大的国家。另外,鱼油鱼粉还可以作为动物饲料。

最近,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和市场发展基金会两家国际非政府组织进行的两项独立调查警告称,冈比亚的鱼粉鱼油的生产规模是不可持续的,如果不加遏制,很有可能威胁该国的粮食安全。

绿色和平(非洲)今年6月曾发布了一份题为《鱼类浪费》(A Waste of Fish)的报告,考察了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和冈比亚等国的鱼粉加工行业。近些年来,上述国家共成立了50家鱼粉加工厂。据估计,每生产1公斤鱼粉要耗费4到5公斤的鲜鱼。

报告强调了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建议,呼吁尽快减少次区域内邦加鱼和小沙丁鱼的捕捞强度,因为这对“上述国家,特别是塞内加尔和冈比亚两国的粮食安全和民众生计非常重要。”

绿色和平(非洲)高级海洋活动经理伊布拉西马·西塞博士表示,尽管冈比亚的鱼粉产业规模较小,但“这里的情况反而更加严峻。对冈比亚人来说,即便只有一座鱼粉加工厂也是一个大问题。而在塞内加尔,人们还有其他更多的贸易活动。”

捕鱼和相关活动是至少20万冈比亚人的主要收入来源。鱼类占当地民众动物蛋白质摄入总量的一半以上。市场发展基金会10月发布的《灾难性捕鱼》(Fishing for Catastrophe)报告指出,过去5年,由于鱼粉鱼油加工捕捞导致邦加鱼种群数量出现波动,受到粮食安全危机影响的人口比例从原来的5%上升到了8%。

贡朱尔环保人士艾哈迈德·曼江表示:“我们的粮食安全正遭受严重威胁。大多数冈比亚人每天的生活费不足2美元,当地人正面临着与鱼粉加工厂的直接竞争。”

熏鱼制作是一项当地居民尤其是当地妇女的传统生计来源,但随着捕获量减少导致鱼类价格上涨,这项生计来源也受到了威胁。熏鱼制作人阿卜敦·乔夫表示:“我们从渔民手中买鱼的价格要比鱼粉厂高。以前,我们买一篮子鱼只要100冈比亚达拉西(约合2美元),而如今已经涨到500冈比亚达拉西(约合10美元)了。”

冈比亚熏鱼加工厂
熏鱼加工厂。图片来源:市场发展基金会

很多人已经消费不起鱼类这种重要的蛋白质来源了。贡朱尔村民尼德·曼妮是一位带着三个孩子的寡妇,她说“市场上的鱼太贵了,我们现在已经吃不起了。”

一个非常不可持续的行业”

过去两年,在受鱼粉鱼油加工影响的社区,一些当地环保与渔民团体一直在向政府施压,要求政府关闭加工厂。但是目前来看,他们的努力必然失败。

今年9月,冈比亚渔业部长詹姆斯·戈麦斯在国民议会上重申了政府对鱼粉鱼油生产的支持,表示不会立刻考虑关停这些工厂,并一再强调,之所以坚持上述立场,是因为针对邦加鱼和小沙丁鱼等中上层小型渔业资源的年度调查数据显示,“冈比亚水域最多可以满足5家鱼粉加工厂的原料供应”。

这与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建议恰恰相反。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联合国高级渔业官员也对戈麦斯说法提出了异议,并表示,根据市场发展基金会的调查,“目前在冈比亚地区还没有进行过任何的科学渔业研究”。

渔业协会也对信息的缺失表达了不满。冈比亚手工渔业发展协会负责人、海洋生物学家道达·塞内表示:“我们一直呼吁政府取得鱼粉加工厂的生产数据。但是并没有人能够提供这些数据。政府就让这些工厂为所欲为。”

2019年5月,市场发展基金会通过参访一些环保人士和地方民众,以及对官方数据进行分析,让我们对晦涩不清的冈比亚鱼粉鱼油供应链有了一些了解。

市场发展基金会活动经理娜塔莎·赫尔利表示:“目前我们所看到的一切说明,这是一个非常不可持续的行业。通过统计数据我们震惊地发现,仅Golden Lead这一家鱼粉加工厂的年产量就消耗了冈比亚年渔业捕捞总量的40%,而它只是三家鱼粉加工厂中的一家。”

冈比亚当地的鱼市
当地的鱼市。图片来源:市场发展基金会

调查还发现,尽管这几家鱼粉加工厂已经在冈比亚运营了几年时间,但是无论是联合国粮农组织还是冈比亚政府都没有冈比亚鱼粉鱼油生产或出口的相关记录。

市场发展基金会预测,未来几十年全球养殖鱼类饲料的需求将出现激增。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水产饲料生产国,也和冈比亚的鱼粉生产也有联系。

赫尔利表示:“不少冈比亚鱼粉鱼油产品最终都销往中国,但并不一定是直接出口。”

市场发展基金会调查发现,至少有一家冈比亚加工厂将大多数鱼粉销往越南,在当地黑市贴标换牌后再出口到中国。报告指出,这样做既绕开了严苛的中国食品安全管控,又躲过了两国尚未签订鱼粉出口协议的法律空缺。

赫尔利补充道:“我们发现,冈比亚当局实际上并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们了解的信息都来自工厂报告。” 

没有兑现就业承诺

冈比亚前总统叶海亚·贾梅在任期间,为满足私利把所有行业都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2017年1月,他在结束了长达22年的独裁统治之后,流亡赤道几内亚。冈比亚也就此进入民主时代。现任总统阿达玛·巴罗果断采取一种更加宽松的管理方式,鼓励外商投资。

在贾梅统治期间,腐败盛行,冈比亚国库因此几近亏空,冈比亚国内大多数地区都需要进行改革。巴罗政府一上台,就立即与中国恢复了外交关系。如今,冈比亚已经与中国签订协议,成为促进基础设施建设、推动经贸往来的“一带一路”的一部分。与中国的协议计划向冈比亚提供3300万美元的发展援助,其中包括渔业和农业发展投资,以及另外400万美元的军费资金。市场发展基金会的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还免除了冈比亚1400万美元的国债。

中国驻冈比亚大使马建春之前曾表示,中国希望增加渔业领域投资。中国政府表示,这类发展有助于推动冈比亚经济发展,增加就业。

中国投资者拥有所有这三家鱼粉加工厂(Golden Lead、JXYG和Nessim)的全部或部分股权。

Golden Lead加工厂鸟瞰图
Golden Lead加工厂鸟瞰图。图片来源:市场发展基金会

冈比亚投资与出口促进署(GIEPA)一位匿名消息人士表示,包括鱼粉加工厂在内的各类国际投资者只要能够创造就业,通常都可以获得税收优惠。

然而这些工厂却辜负了人们的厚望:他们直接雇佣的当地人很少,而且是一些低技能的岗位,比如保安或临时工。

2015年,三家鱼粉厂中最大的一家Golden Lead来到贡朱尔的时候,曾经承诺修建一个全新的鱼市,还要铺设一条连接渔村和主要城镇的道路。艾哈迈德·曼江说:“他们还承诺要雇600多个年轻人。目前,他们也就雇佣了60个当地人,而其他的承诺也都没有兑现。”

对旅游业的影响

鱼粉鱼油生产不仅没有带来预期的社会效益,还严重影响了当地刚刚起步的生态旅游业。民宿店主抱怨,鱼粉鱼油生产副作用太大,前来感受沙滩和红树林美景的游客都被吓跑了。

彩虹小屋紧邻Nessim鱼粉加工厂。店主拉敏·乔拉说:“很快就不会有人来萨尼扬沙滩旅游了。海滩上到处都是死鱼,气味难闻,游客们已经没办法去海滩休息或下海游泳了。”

冈比亚海滩死鱼遍布
海滩死鱼遍布。图片来源:市场发展基金会

旅游业贡献了冈比亚国内生产总值的20%,是该国就业人口最多的行业之一。在当地,最近几年出现了15家左右的生态旅馆,并为当地人提供了一种基本生活保障。在年轻人失业率高达40%的情况下,这非常重要。

卡尔通村斯黛拉探险之家的经理拉敏·卡玛拉说,由于JXYG工厂在加工时常常发出恶臭,他不得不裁员。他说:“游客们如今在房间里都没法睡觉了。在工厂建成之前,我雇用了14个年轻人。现在客人不来了。我也只能让他们回家了。”

萨尼扬的Nessim工厂和贡朱尔的Golden Lead工厂均被发现违反废水管理条例,将未经处理的废弃物倾倒入大海。比如Golden Lead附近的博隆费涅野生动物保护区的淡水泻湖就经常会变成令人震惊的血红色。

2017年5月,环保组织首次发现了一条向泻湖排污的管线。生物化学家艾哈迈德•曼江解释说,水面呈现红色是由磷酸盐引起的藻类大量繁殖造成的。艾哈迈德在沙特阿拉伯工作,但是会定期回到家乡贡朱尔。环保组织牵头对泻湖水样进行了独立检测,结果发现,湖水中含有大量的致癌性砷酸盐。他们认为,这些污染导致河流和红树林沼泽中的鱼类和牡蛎死亡。而当地人也报告称,在湖水中洗澡后会出现皮疹。

冈比亚国家环境局(NEA)撤销了Golden Lead的执照,并于2017年6月向企业所有者发起了环境损害诉讼。但是在支付了2.5万美元的庭外和解金后,Golden Lead很快就恢复了运营。

环保人士严重怀疑,是冈比亚渔业部长干涉并阻止了国家环境局对Golden Lead的法律行动。2017年,环保人士对Golden Lead提起了民事诉讼,目前诉讼仍在审理中。

环保人士称,过去几个月在贡朱尔附近海域又发现了新的排污管,不断有死鱼被冲上岸,而泻湖也再次变成红色。

自上而下的阻力越来越多

自2017年以来,环保人士就污染问题举行了多次抗议。他们甚至遭遇了来自自己社区内部的抵抗,其中一些人因此被捕。

这些工厂直接通过村里的老人和发展委员会向当地社区捐款,节日期间还发放大米和食用油等礼物。因此,社区领导和长者对工厂往往是支持的态度,但反对者则对这些善举持怀疑态度。

来自贡朱尔的环保主义者拉敏·杰西说: “宰牲节(伊斯兰节日)的时候,工厂会给村里的长者发钱。我们正努力让长者们明白,这笔钱其实是为了让他们保持沉默。我们不仅要反抗企业的不公正待遇,而且还必须调和社区内部的矛盾。”

绿色和平的西塞对此也表示认同,“社区已经出现了分裂。鱼粉工厂有自己的策略让当地居民保持缄默。情况很复杂。已经有人受到威胁,甚至不愿意谈论这个问题。工厂也有自己的支持者。他们有一个网络,但外人看不到。”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鱼粉行业带来的负面影响。有人认为,这是一个向政府施压的好机会。

杰西补充道: “我们正在争取每一个人。我们希望整个社区都发出同一个声音,这会让我们所做的事情更有分量。那时,我们将再次向政府提出要求。”

绿色和平组织(非洲)支持他们的行动。西塞说:“现在,我们正在与社区会面,帮助他们组织起来并面对这些问题。我们希望大家团结起来制定一项行动计划,向国会议员和部长施加压力。”

 

穆斯塔法·曼尼为本片文章提供了额外报道支持。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