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海采矿》播客:联合国的国际海底管理局是否真的有能力保护我们的海底?

可持续亚洲系列播客《深海采矿》第四集将探讨全球是否真的准备好了将采矿带到海底。

图片来源:NOAA

为了开采公海海底,深绿矿业等公司需要获得联合国机构国际海底管理局(ISA)的许可。截至目前,ISA只发放了勘探许可证,而海底矿物的实际开采则要等到其完成《采矿守则》之后。《采矿守则》是一套前所未有的法规,旨在控制公海海底的采矿行为以确保其造福全人类。守则的制定已耗时近20年,但随着勘探许可证面临到期,ISA面临的尽快通过守则、开启海底采矿的压力也越来越大。世界准备好了吗?考虑到采矿利益集团强大的影响力,以及民间社会无法足够监督ISA的情况,这个联合国机构真的能完成保护海底的任务吗?

订阅收听系列播客:优酷 | APPLE PODCASTS | SPOTIFY
了解更多信息,请访问可持续亚洲

收听第一集《牺牲海底值得吗?
收听第二集《巴布亚新几内亚的海底采矿教训
收听第三集《深海平原上的“淘金热”?

嘉宾:

马修·吉安尼,深海保护联盟
邓肯·柯里,深海保护联盟
杰拉德·巴伦,深绿矿业
格雷戈里·斯通,深绿矿业
大卫·桑蒂略,绿色和平
海伦·罗森鲍姆,深海采矿运动
理查德·斯坦纳,环境顾问

制作团队:

执行制片人兼主持人:龙美诗
监制:罗况闻
录制:克里斯·伍德
前奏/外奏音乐:亚历山大·莫贝森

录音文本:

龙美诗:欢迎来到可持续亚洲播客系列《深海采矿》,我是龙美诗。

第一集节目中,我们探讨了海底采矿满足人类可再生能源需求的可能性,但也了解到深海采矿如何威胁奇妙的海底生态系统。第二集,我们讨论了首个真正试图开启深海采矿的索尔瓦拉-1号(Solwara 1)项目,以及该项目是如何导致几个国家最终关闭了本国水域内的海底采矿项目。第三集,我们跟随深绿矿业来到公海上,他们的开采方式影响或许会比陆地采矿小,但我们需要确保深海采矿不是在现有基础上用一个全新的采掘业来压垮我们脆弱的星球。

迈克尔·洛奇:海洋法的基本概念是,只有和国际海底管理局签署合同才能进行深海采矿。

龙美诗:国际海底管理局秘书长迈克尔·洛奇2017年在非政府组织皮尤慈善信托基金发表演讲时说。

迈克尔:这个结果就是大家默认,除非经过漫长的审批过程,得到明确许可,否则海底是禁止开采的。在这个意义上,我们可以说一切都是受保护的。

龙美诗: 上世纪90年代,联合国设立了专门负责监管海底采矿的机构国际海底管理局,也就是我们不断提到的ISA。接下来有请深海保护联盟的马修·吉安尼为我们解释ISA的作用。

马修·吉安尼:海底管理局是为了维持海底采矿治理结构而设立的重要机构,没有它的规范,任何人都能随意开采深海矿藏。

龙美诗:本集节目中,我们将探讨ISA本身及其目前工作方式中存在的问题。但请记住:如果没有ISA,任何人都将能毫无限制地挖掘海底矿藏。

龙美诗:所以,让我们继续回到深绿矿业这个例子。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是夏威夷和墨西哥之间公海海底的一片巨大的区域。深绿矿业希望开采其中的一片。但深绿矿业需要为此获得海底管理局的许可。有请环境律师邓肯·柯里……

邓肯·柯里:要获得许可你必须有一个担保国。深绿矿业是由瑙鲁共和国为其子公司瑙鲁海洋资源做的担保。

龙美诗:瑙鲁海洋资源有限公司,简称NORI。因为只有国家可以向海底管理局申请许可证,所以深绿矿业就找到了瑙鲁这个太平洋岛国,合作成立了NORI公司。海底管理局给这家公司颁发了勘探许可证,允许其探明该区域的海底结核及其成分,从而确定是否具有开采价值。

杰拉德·巴伦:那么,我们来谈谈NORI…我们现在有勘探许可,期限是15年。

龙美诗:这15年里其他国家都不能勘探该区域。深绿矿业首席执行官杰拉德·巴伦是这么解释的。

杰拉德:他们给予我们获取开发许可的专属权利,换句大家不喜欢听的,就是开采许可。

龙美诗:一个国家只要认为自己掌握了足够的信息,可以开始采矿,就能申请开采许可。

杰拉德:开采许可期限是30年,还可以延长。

龙美诗:目前还没有国家获得开采许可,所以公海中还没有采矿活动。这是因为海底管理局需要先制定采矿规则,例如需要达到的环境标准,或者应该向联合国支付多少费用才能开始海底采矿。这套规则被称为《采矿守则》,已经起草了近20年,初稿签署于2000年,包括在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勘探结核需遵守的规则。但现在我们谈论的是开采,用海底管理局秘书长迈克尔·洛奇的话说就是…

迈克尔:我们有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来做正确的事,事实上这个尚未成型的行业可能是最规范的行业。

格雷戈里·斯通:如果我们重新来过,说:“大家好,现在公海海底有一种资源,大家打算怎么处理?”然后可能会有人说:“我认为我们应该建立一套规则,让地球上每个人都能参与,都有发言权。这套规则可以尽可能多地吸取人类多年来学到的教训,需要什么预防措施,”现在就是这个情况。

龙美诗:按照深绿矿业的格雷戈里·斯通的说法,如果海底管理局的做法没有问题,制定适当且严格的规则,我们实际上可以用一种比过去更加环保、公正的方式获取可再生革命所需的矿物。前提是他们的方法正确…

大卫·桑蒂略:现在已经签发了那么多勘探合同,大家更多地开始讨论开采,讨论制定规范开采的指导方针,可此时,我们离准确理解国际海底管理局会如何实施这些规则以及会通过影响评估提出哪些要求还很远。

龙美诗:海底管理局已经向21个承包商颁发了勘探许可,其中一半以上的勘探区域位于克拉里昂-克利珀顿区,也就是深绿矿业正在寻找结核的区域。所以,这21个利益相关方正在等海底管理局完成采矿守则,然后就能开始采矿。

我们刚刚听到的是绿色和平组织的大卫·桑蒂略博士,他并不是唯一一位对海底管理局匆忙制定法规表示担忧的人。让我们了解一下《采矿守则》中需要有哪些内容,以及现在的进度。首先是收益共享。这个概念很好。联合国起草《海洋法》时决定公海上的任何活动都应造福于全人类。因此,深海采矿的任何收益理论上应该造福每个人。

马修:一些国家,比如智利,还有南非,他们担心海底采矿会影响自己的陆地采矿作业和经济。

龙美诗:这些国家拥有自己的陆地矿产,会直接参与竞争。这种情况下,铜等常见矿物可能会贬值。

邓肯:这当然是其中一种可能。海底采矿一旦开启,来自海底的大量矿物要么会让矿产价格趋于平稳,要么会大幅下跌。如果是后者,那些靠陆地矿产为生的人或国家可能会出现严重的经济混乱。

龙美诗:以南非为例,采矿业占其国民经济的10%左右。刚果民主共和国是22%,刚果几乎所有的出口收入实际上都来自铜、钴等矿产品。

马修:《海洋法公约》中规定,国际海底管理局签发许可或允许海底采矿的前提是,其规模不应对主要依靠陆上同类金属开采的发展中国家经济产生不利影响。

龙美诗:所以《采矿守则》需要想办法补偿这些国家的损失,这是个大难题。

感谢赞助商

龙美诗:《采矿守则》难以解决的另一个问题就是责任。让我们把话题转回深绿矿业,如果他们搞砸了,造成环境破坏,瑙鲁就得善后。

邓肯:这样就留下了缺口。我是说,例如,如果NORI和深绿的钱用完了,留下可能价值数亿美元的烂摊子,那就没有人来收拾残局了。

龙美诗:所以这是《采矿守则》需要厘清的另一个问题。还有,让我们再来看一下环境影响评估。(比方说)深绿矿业完成勘探,拿着报告回到海底管理局,报告中详细说明了结核上的生态系统可能受到什么样的破坏。这些结果又由谁来负责核实呢?是否有深绿公司需要遵守的事项列表?

马修:作为非政府组织、作为民间社会组织,我们面临的一个问题就是ISA签发的勘探合同是完全保密的。承包者每年必须向管理局提交的所有报告,包括陈述上一年所做的工作,履行合同条款的情况,如环境基线信息相关条款的履行情况等,也都是保密的。ISA代表你、代表我、代表我们大家签发这些合同,我们有权了解合同内容。

龙美诗:嗯,所以环保组织看不到合同内容,也就无法评估其对环境的影响。

邓肯:负责所有这些的法律和技术委员会,现在都是闭门会议。

龙美诗:法律和技术委员会,就是负责审查勘探报告,并向深绿等公司发放许可证的机构。

马修:关于法律和技术委员会为什么给出推荐,以及给出这些推荐的依据是什么,这些问题的相关细节、讨论或内部辩论都没有记录。每个代表公司或国有企业申请勘探许可的国家都获得了许可证,也从法律和技术委员会那里获得了许可推荐,ISA理事会从未拒绝过一个许可申请,也未曾拒绝过委员会的推荐。

龙美诗:所以法律和技术委员会从来没有拒绝过许可申请?听起来好像非常支持采矿?

马修:委员会成员共30人,全部由国际海底管理局理事会成员国提名。这些国家很多都非常支持国际海底管理局的工作能够从授权勘探转向推动商业开采、开发深海矿产资源。

龙美诗:所以,法律和技术委员会成员是由ISA成员国提名的。

马修:目前国际海底管理局成员严格意义上包括167个国家和欧盟,所有批准《海洋法公约》的国家都自动成为ISA的一方或成员。但每年出席ISA会议的国家只有不到一半。

龙美诗:当然,出席会议的国家往往是那些能从海底采矿中获益的国家,所以应该让民间社会团体参加委员会会议,发挥他们的作用,看看会上讨论的内容是否真能造福所有人。下面有请深海采矿运动的海伦·罗森鲍姆博士为我们解读这一问题。

海伦·罗森鲍姆:只有为数不多的民间社会组织以观察员的身份出席ISA大会,但法律和技术委员会把民间社会完全拒之门外。法律和技术委员会协助举办的研讨会经常是公司代表可以参加,但民间社会成员却不能。

龙美诗:采矿利益集团做的不仅是参加这些会议和研讨会…

理查德·斯坦纳:几十年来,矿产行业一直在这些会议和研讨会上扮演着首要核心角色,展示着自己的目标。

龙美诗:说话的这位是科学家理查德·斯坦纳,曾与巴布亚新几内亚基层组织合作抵制鹦鹉螺公司。

理查德:他们几乎把整个系统玩弄于股掌之间,要什么有什么。看起来是合法的过程,但我真的担心它被行业控制。

龙美诗:关于海底管理局和深绿等矿业公司的密切合作,有一些很有意思的例子。

海伦:瑙鲁政府允许深绿矿业的杰拉德·巴伦作为其在国际海底管理局的代表。杰拉德·巴伦也利用这个机会,试图推动ISA尽快制定法规,并且是有利于企业的法规。

龙美诗:所以民间社会几乎不能参加这些会议,矿业利益集团却在谈判桌上有一席之地。深绿矿业和海底管理局秘书长迈克尔·洛奇之间的关系甚至更为紧密。

海伦:迈克尔·洛奇也客串了深绿矿业旨在吸引投资者兴趣的广告宣传片。

(深绿广告中的)迈克尔·洛奇:陆地资源的开采难度越来越高,人类已经消耗了了最好的资源。未来要从更远的地方获取资源…

海伦:迈克尔·洛奇都坚定地支持深海采矿了,很难想象由他担任秘书长的组织会在制定法规时保持公正。这就将整个问题上升到了联合国层面的问责制度。当然海底管理局等联合国机构的秘书长肯定要遵守一些指导方针,或者行为守则。只是ISA的秘书长居然会给深绿矿业打广告这件事真的是太离谱了。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不相信ISA制定的规则使会不辱使命:保护环境,保护那些将会受海底采矿影响的民众和社区。

龙美诗:通过这个播客,我们看到了深海海底采矿可能带来的破坏。规范行业的责任落在国际海底管理局肩上,与此同时采矿利益集团正在给管理局施压,要求其尽快通过《采矿守则》,以便获得开采许可并开始海底采矿。

马修:“要么使用要么失去”这种可能性是其中一个根植于国际海底管理局思维中驱动深海采矿的因素。

龙美诗:2001年海底管理局首次发放勘探许可。中国、韩国、日本和俄罗斯在首批获得许可证的国家之列。到2021年,这些国家必须决定:是申请开采许可,还是放弃,让其他国家接管这片海床?

马修:即使无利可图,一些国家可能也会决定开始采矿,为采矿提供补贴,从而使自己保持对合同区域的控制。

龙美诗:所以现在尽快完成《采矿守则》的动机很明确。我们能否相信海底管理局会制定一个全面的《采矿守则》,相信他会将保护置于利润之上?绿色和平组织的科学家大卫·桑蒂略对此表示怀疑。

大卫:这是《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下的一个联合国机构。《海洋法公约》的主要任务是保护海洋以及海洋物种和生境。不幸的是,我感觉国际海底管理局有些迷失方向了,似乎更热衷与推动海底采矿,而不是保护海洋物种和环境免受人类活动影响。

龙美诗:但深绿的格雷戈里·斯通博士不同意这一点。

格雷戈里:这是一个联合国的民主体系,所以不同意的国家有机会去干预或改变它,投反对票。这是一个漫长的、经过深思熟虑的过程。我的意思是,我们对海底采矿倾注了那么多时间,做了那么多事先的筹划,这是其他采掘行业从未曾有过的。所以,实际过程、框架和监管机构虽然并不完美,但大体上是朝着正确方向发展的。

龙美诗:明年,联合国将启动“海洋科学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计划。联合国称,未来10年将专门调拨资金增进人类对深海的认识。保护团体共同呼吁,在这十年之内不要开启海底采矿,从而借助这一计划,查明深海海底采矿是否是正确的前进方向。

马修:我们常听到一些国家说:“海底采矿是不可避免的,所以我们需要制定法规来减少损害。”但事实并非如此,至少公海海底采矿是可以避免的。海底采矿需要得到国际社会一致同意才能进行。我们认为,既然科学家已经对生物多样性表示担忧:深海采矿一旦开启,生物多样性损失将不可避免,那么,在明知道人类在地球其他大部分地区所作所为的情况下,国际社会怎么可能会为开辟一个导致环境退化、甚至物种灭绝的新领域去找理由。

大卫:我感觉我们正处在风口浪尖。我的意思是,20年前我们就在研究深海采矿,指出其带来的威胁。但那个时候大家认为深海采矿比较边缘化,可能永远不会变为现实。现在我们所处的环境不同了,我认为现在有些人觉得海底采矿必然会发生。如果我们认为这种事情必然要发生,那我们就应该停下来问一句:“哇,如果这件事是必然的,那它对我们的社会组织方式意味着什么?”

龙美诗:深海海底采矿是一个迷人的想法,它可能是一把通往可持续未来的钥匙,但我们必须谨慎,必须吸取过去的经验教训。我们需要共同努力实现循环经济,结束对破坏性采矿的依赖。但现在作为公民,我们需要注意,每个人都需要密切关注海底管理局的情况。因为就像马修说的,只有我们都同意了,海底采矿才能开启。如果这一天真的来了,我们有责任知道什么正处于危险中。

《深海采矿》由龙美诗主持,罗况闻与中外对话联合制作,克里斯·伍德合成。

感谢所有嘉宾为我们揭开这个复杂的问题,感谢Miguel Urmeneta的旁白,感谢亚历山大·莫贝森提供的前奏音乐,弹奏这些音乐的乐器均由回收废弃物制作。还要感谢美国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事实之后》播客提供了迈克尔·洛奇的演讲音频。感谢“可持续亚洲”团队所有成员,Bonnie和Heidi Au,Josie Chan, Crystal Wu 和Jill Baxter。

订阅收听系列播客:优酷 | APPLE PODCASTS | SPOTIFY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