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西大规模原油泄漏 “元凶”仍未查明

神秘船只使巴西半数海岸遭到污染,这突显了全球航运业法规的缺位

volunteers in yellow jackets clean up oil from brazil oil spill 2019

政府工作人员在阿拉戈斯州雅帕拉廷加海滩清理油污。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经过漫长的一天,在巴西伯南布哥州最美的海滩之一收集了数吨原油的范德西奥·塞巴斯蒂昂·桑塔纳感到疲惫和沮丧。

“这些油来自公海,不是从附近漂来的,”他大喊。“您认为我们在岸上的工作已经足够了吗?并没有。”

8月下旬开始,巴西的海滩就受到来源不明的油污污染,有数千名志愿者参与了清洁海滩的工作,桑塔纳是他们中的一员。这些志愿者一直在努力保护他们赖以生存的生态系统和吸引了众多游客的美景。全国各地的媒体上现在都是他们沾满油污的身影。

man holds mangrove root covered in oil slick
在巴西东北部伯南布哥州的红树林区域,志愿者拿着沾满了油污的红树林枝根部。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最初看起来像是小小的一次泄漏事故,现在已经演变为巴西最严重的一场环境灾难。11个州的数百个海滩受到污染,覆盖了该国一半以上的海岸线。至少有106只动物死亡,其中大多数是海龟。

调查人员认为,污染来自于在距巴西海岸数百公里国际水域中航行的一艘委内瑞拉船只发生的泄露。但具体肇事船只仍未查明。

监管缺位

这场灾难凸显了在广阔的海洋中落实全球航运业规则面临的挑战。船只泄漏已经在海上造成了多次灾难。

2002年,“威望号”油轮在西班牙海岸附近沉没,造成该地区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场环境灾难。 2010年,“深水地平线”海上钻井平台在墨西哥湾发生爆炸,造成了美国水域有史以来最大的溢漏事故。去年,一艘载有一百万桶原油的伊朗油轮在中国东海海域与一艘货轮相撞,引发了人们对海洋生物的担忧。

crab trapped in oil from brazil oil leak
在阿拉戈斯州雅帕拉廷加市的一处海滩,一只螃蟹被原油粘住。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尽管许多专家都认同全球航运业的法律法规非常全面,但在具体执行上却高度分散。有时,船舶检查是三个不同国家的责任:对船舶进行登记的船旗国、船舶停靠的港口国,以及船舶航行水域所属的管辖国。

船东通常会去找一个“方便旗”,即在法规薄弱的国家注册船只。近年来,许多此类国家的监察能力已经得到大大提升。但是,一些最受欢迎的船旗国,例如巴拿马和希腊,有成千上万艘需要检查的船只,这可能使他们不堪重负。

oil tanker at sea
伯南布哥州海岸是最先发现漏油的区域。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框架非常好,”位于罗德岛州纽波特的美国海军战争学院国际海事法教授詹姆斯·克拉斯卡说。“但并没有得到很好的遵守。有一些问题国家在破坏该系统。非法网络、犯罪网络依然存在。”

这些网络通常与非法捕鱼有关。受到贸易制裁的国家有更多理由对走私者视而不见,而这也让上述网络成为了人们担心的一个问题。

这些网络经常使用暗船——关闭雷达收发器,避开监视系统。有人发现这些网络在走私委内瑞拉原油以逃避美国的制裁。巴西官员担心他们可能是这场灾难背后的真相。

但这只是猜测。泄漏的源头仍然是个谜。圣保罗大学海洋研究所的研究员伦德拉·贡萨尔维斯说,治理体系分散会导致一些问题无法得到报道,如泄漏等。解决该问题是加强国际安全网络的关键。

“海洋的国际治理存在空白,”她表示, “而且必须要弥补这一空白。”

阻止黑色浪

桑塔纳在巴西东北部的一个滨海小镇Cabo do Santo Agostinho出生、长大。他今年36岁,是一名桨板老师,每年能接待数千名游客。

他说:“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上过学(或)有工作,” “我们依靠旅游业为生。”

man holds mangrove roots covered in oil from brazil oil spill 2019
范德西奥在伯南布哥州的红树林区域清理油污。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当“中外对话”见到桑塔纳时,他已经清洁海滩17天了。他踩在桨板上收集油污,手上戴着四副手套,以免弄脏了手。

像桑塔纳一样,成千上万的巴西人聚集在海滩上,拼命地清理着油污,他们大多是自发的。在没有合适的设备或正确指导的情况下,他们奋力地清除着沙滩、红树林和岩石上黏糊糊的油块。

在“中外对话海洋”访问的两个州中,数十家鱼摊和餐馆门前冷落。店主说,销售额下降了80%。

“客户认为鱼和贝类受到了污染,”在奥林达市一家鱼店工作的德米特里奥·梅洛说。“他们害怕。”

更糟糕的是,这里的许多渔民生活贫困,依靠卖鱼为生。例如,今年51岁的玛丽亚·多·索科罗和她的丈夫和女儿一起住在滨海小镇诺瓦·克鲁兹的一间20平方米的木屋里。

“鱼被油污染了,”她说,“没人会买这些鱼。”

环境被破坏到什么程度目前仍是未知数,但是十多个国家环境保护区受到污染。伯南布哥州巴雷罗斯市环境总监瓦尔米尔·拉莫斯·达席尔瓦也走出办公室,帮助其他居民进行清理。

“我们主要担心河口,”他说, “这是巴西污染最少的河口之一。这不仅会影响生物多样性,还会影响渔民。那就是他们的收入来源。”

river estuary brazil, pernambuco state
在伯南布哥州的红树林区域,临时的浮动障碍物被用于阻止石油污染的扩散。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从八月到十一月下旬,已有800多个海滩一点一点地被石油侵袭。有些海滩,志愿者曾经清除了大部分的油污,但没过几周,就又被污染了。

桑塔纳在烈日下工作,没有薪水,他看着自己镇上的许多人因为无法捕鱼而挨饿。但是他也明白他们所做的事情都不足以遏止这股黑色“浪潮”。

“我们现在所做的这项工作不能再有下一次,” 桑塔纳说道,“但是我们没有船只去公海,而且我们没有任何工具来阻止即将漂来的石油。”

对反映迟缓的政府失望

渔民、环保人士和学者们都对政府的无动于衷感到失望。

城市官员无视环境标准,将海滩搜集来的石油随意丢弃在垃圾掩埋场和废弃建筑物中。 志愿者没有得到医疗救助,且没有足够的设备来清理石油。

skips full of sand contaminated with crude oil
伯南布哥州Boca da Barra海滩上清理出的被原油污染的沙子。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许多人指责极右翼总统贾尔·博尔索纳罗政府失职。博尔索纳罗在灾难开始后的第41天,即10月5日,才下令对此事进行调查。

10月18日,联邦检察官甚至采取法律措施迫使政府采取行动。

“政府坚持说一切都好。可事实并非如此,”检察官拉米罗·罗肯巴克对记者说,“事情非常严重。”

无法完成的任务:寻找根源

如此大规模的漏油似乎很容易找到源头。一艘巨大的油船在海上挣扎,并伴随着大量原油溢出。这样的事情很容易就能被注意到。船舶公司通常都会上报此类事件,飞机上也很容易就能看见。

可这次不同。研究人员认为,漏油事件发生在到达巴西海岸之前的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即使船曾经挣扎过,也会消失不见。

我们头顶的卫星收集和存储数据的能力有限。他们无法捕捉到详尽的海洋表面图像来找到溢油的根源。面积小于500平方米的东西几乎看不见。

许多人,包括巴西国家环境保护局在内,都表示不可能用卫星抓住罪魁祸首。但是有些人还是这样尝试了。

莱昂纳多·巴罗斯经营着一家名为Hex的公司,该公司专门研究地理空间技术。他和他的团队自告奋勇帮助政府。

“毫无疑问,最大的挑战是数据的获取,” 巴罗斯说。 “这个问题增加了工作的复杂程度,甚至让它成了一项创新性的工作。”

pile of black boots covered in oil from brazil oil leak 2019
伯南布哥州Itapuama海滩政府搭建的基地里,志愿者们清理油污时穿的胶鞋。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他们使用模型确定了洋流和风向,从而确定了原油可能溢出的大致区域:来自非洲的南赤道洋流流至巴西东侧后,沿海岸分为南北两支。其他研究人员也赞同。

然后他们收集了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和欧洲航天局的卫星图像,并对其进行了处理。他们在距巴西海岸约700公里的地方发现了200多公里长的污迹,以及一艘他们无法识别的船。

然后,他们使用自动识别系统收集船舶位置的数据,该系统可以跟踪所有按规定打开雷达收发器的船舶。在他们认为泄漏发生的时间,Hex能够在该地区找到四艘船,只有一艘携带委内瑞拉石油——挂希腊国旗的Bouboulina。

联邦警察根据Hex的报告在11月初展开调查,并锁定Bouboulina为主要嫌疑人。但船主——希腊公司Delta Tankers坚决否认任何石油从其船上泄漏。

tourist on beach in Alagoas state brazil, cleaning oil off her foot
阿拉戈斯州雅帕拉廷加海滩上,一位游客试图清理脚上沾染的油污。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本周,巴西环境保护局的代表佩德罗·比内利向国会表示,他的团队认为,Hex所发现的污渍不过是叶绿素(chlorophyll),一种绿色的色素,其反映的是水中浮游微生物的浓度。

比内利说,研究人员现在正在寻找更远距离的潜在罪魁祸首,远至非洲附近。

他对新闻网站G1表示:“时间越久,就越难认定油渍的来源。”

其他独立的研究人员提出了其他理论。阿拉戈斯联邦大学的一位教授认为是一艘名为“旅行者1号”的船。美国非政府组织Skytruth怀疑是一艘名为The Amigos的船。但几天后,他们都收回了最初的猜测。

巴罗斯解释说,自己公司的报告只是帮助调查的一个要素,罪魁祸首也可能是一艘黑船。

他说:“在那个时间段,那个地点……有四艘船,” “这是否消除了身份不明船只也出现在那里的可能性?并没有。”

谁来为污染买单?

调查似乎陷入困境。但是有一些机制可以保护一些国际公约成员国免于受到漏油的影响,即使是在泄漏源头不明的情况下。

其中一个就是国际油污赔偿基金组织。如果发生泄漏事故的责任公司无法负担赔偿,或受害者找不到事故船舶,该基金可以保证向遭受原油泄漏影响的国家支付赔偿金。

但是巴西从未加入该公约,这意味着如果找不到泄漏船舶,它将不会获得任何赔偿。

soldier sitting on beach after cleaning up crude oil, back to the camera
阿拉戈斯州雅帕拉廷加海滩上,一名战士在清理了一上午的油污后坐下来休息。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巴西缺乏健全的海洋监测系统。巴西海军的许多官员都认为,巴西应该更好地保护自己,但这将花费数十亿美元。

“那是谁的错?是什么导致的?巴西是袭击的受害者,”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员说, “这可能发生在任何国家。”

 超出国家管辖范围

 尽管巴西数百个海滨城市的渔民和居民都感受到了漏油的影响,但环保主义者仍在努力对影响进行量化。

绿色和平组织在巴西的气候与能源运动负责人蒂亚戈·阿尔梅达说:“不知道原油泄漏的位置和泄漏数量,我们无法估计其影响。”

puddle of oil on beach from brazil oil leak 2019
尽管清理工作一直在进行,但泄漏的原油仍源源不断的出现在阿拉戈斯州的海滩上。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阿尔梅达解释说,沿海生态系统最为脆弱,因为沿海生态系统也是大多数海洋生物的育苗场所。但是公海的生物也有可能遭到破坏。

在那里,没有人可以要求赔偿。公海不在任何一个国家的管辖范围之内。它们覆盖了地球表面积的一半以上,生活着90%的海洋生物。

各国正在讨论达成一项保护国家管辖海域外海洋生物多样性(BBNJ)的联合国条约,通过它加大对公海的保护。

此外还有一项可能会增加公海保护区数量的条约;目前只有1%的海洋面积受到保护。这项条约还可以为国际水域的环境影响评估创建一个框架。

尽管国际社会似乎终于准备开始正视海洋问题,但有关巴西溢油事故的讨论在很大程度上没有涉及对公海造成的破坏。这并不意味着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不会影响到人类。

工作伯南布哥州Suape海滩附近的志愿者脚上沾染了油污。图片来源:里奥·马拉法亚/中外对话

“原油具有极高的毒性和致癌性,” 阿尔梅达说。“它会慢慢溶解,在这个过程中,它会被海洋生物摄取,并沿着食物链向上传导。”

同时,桑塔纳仍在继续清理着海滩。在“中外对话海洋”访问该市仅两周后,他就报告说,看到又有新的一波石油漂到了圣阿戈斯蒂尼奥堡。

他说,虽然科学家们警告说鱼可能沾染上了有毒物质,但居民们仍旧再次开始捕鱼。

“人们仍在钓鱼和吃鱼,”他说,“他们不是专家,他们不愿相信。”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