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对海洋至关重要

全球渔业观察首席执行官托尼·朗回顾了2019年,并制定了2020年的目标。

在公海捕获的满满一大网的金枪鱼。图片来源: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在一个十年行将结束之时,做出5到10年的可持续承诺对各国政府和各行各业来说,都是一个诱人的命题。在海洋领域也是如此。

然而,在新的十年即将到来之际,我们现实显然与理想背道而驰。随着2019年的结束,我们正在迅速接近海洋治理和保护的关键期限。大家普遍认为,我们将无法实现自己设定的大多数目标。

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什么?

 

联合国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旨在从2015年到2030年间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维度的发展问题,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

 

第14项目标为”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

例如,关于海洋和海洋资源保护和可持续利用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中有四项目标是2020年不太可能实现的。那些关于规范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的(IUU)和破坏性捕捞以及落实科学管理和消除有问题渔业补贴的措施,不仅对全球渔业观察,而且对我们大家都具有特别的意义。

如果不保护海洋,我们就无法有效地解决贫困问题,实现包容和可持续发展,或扭转自然损失的趋势。但我们离实现这些目标还差得很远。尽管各国元首在2017年首次举行的联合国海洋会议上(在我有幸主持的一场中) 明确重申了这一点 ,但许多海洋健康指标显示, 危机正在加剧

例如,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IPBES)五月份的 全球评估证实,世界上约三分之一的渔场被过度捕捞,其余大部分渔场也达到极限;同时,最准确的估计显示,全球约 20%的捕捞可能是非法的。此外,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最近发布的《 气候变化中的海洋和冰冻圈特别报告》显示,海洋热浪、海平面上升、珊瑚死亡和冰层消失都将对人类、基础设施和自然造成毁灭性影响。

并非全输

毫无疑问,我们必须大力提高自己的“竞技”水平,但并非全盘皆输。今年,我们在海洋治理方面看到了一些显著的进展,尤其在国际海事组织关于渔船安全的《 开普敦协定》生效方面势头极好。这可以 减少商业捕捞人员的危险,并有助于消除债役劳工和非法捕捞——海上恶劣的工作条件往往与非法捕捞有关。

除此之外,联合国粮农组织《 港口国措施协议》(PSMA)的 批准国数量大幅增加(目前有62个成员,包括欧盟)也意义重大。根据该协议,各国可以拒绝涉嫌IUU捕捞的渔船或运输船只入港,这实际上关闭了它们进入市场的通道。如果实施得当,它将改变游戏规则。各国之间的合作,特别是关于所有船只的信息共享(例如它们的注册情况、所有权和捕捞权,这样被一个港口拒绝进入的船只就不能溜进下一个港口)是PSMA的组成部分,也是其有效性的关键。PSMA的效果最终将取决于中国等主要港口国和大型经济体的批准和坚决执行。

2020年,各国有机会通过实施这些政策来保持上述势头,以此来表明它们有效治理海洋和管理其商业船队的决心。

机遇之年

未来的一年充满机遇,可以利用这些成果,激发政治意愿,为海洋治理的重大变革和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14积聚动力。

明年4月,联合国将根据海洋法敲定一项新的公海生物多样性条约的文本,这对于结束公海上的有罪不罚现象至关重要;葡萄牙将在6月主办第二次联合国海洋大会;帕劳将在8月主办“我们的海洋”大会;分别于10月和11月举行的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会议都将重点讨论以海洋为基础的解决方案,以应对自然的损失和气候变化。

与所有预防犯罪的任务一样,遏止IUU捕鱼显然是可持续发展目标14中最难实现的那一部分。但全球渔业观察组织完全有条件来协助完成这一任务。

PSMA要想成功地解决IUU问题,可追溯性是关键。如果能追溯所有鱼类的来源,那么任何港口检查员,以及最终的买方、贸易商或消费者,都可以避免买到非法商品。

通过制定明确的透明原则,船舶行为将得到改善。至关重要的是,强调港口的作用意味着根据船只的合规程度(而非不合规程度)与船只接触,并对那些缺乏良好行为证据或活动历史不够清晰的船只进行盘问和检查。

这种方法让各国得以利用有限的海上或空中资源,在适当的时间和地点对其水域内的可疑活动和未经授权的船只采取行动,从而加强了执法力度。

例如, 美国海岸警卫队在北太平洋巡逻时使用了全球渔业观察的数据和分析。结果发现,与上一次巡逻相比,登船检查次数增加了3倍,确认的违规行为增加了8倍。我们与印度尼西亚和巴拿马当局合作,在国际刑警组织协调下 逮捕了MV NIKA号。这是一艘臭名昭著的流氓船只,受到多个司法管辖区的通缉,自2006年以来,该船已七次更名换旗。

2019年8月13日,美国海岸警卫队靠近北太平洋上的一艘渔船。供图 © 美国海岸警卫队

提高透明度让政府和业界在渔业管理过程中能够作出明智的决定,并有助于强化这一关键的全球共同利益。通过这种方式,我们正在影响着海洋。

只需更多数据

透明度本身依赖于数据的提供和共享。一些国家正在效仿印度尼西亚和秘鲁的做法,通过全球渔业观察公开船只跟踪数据。

今年10月,巴拿马公布了其船只跟踪数据,显示该国约150艘国际渔船以及约200艘挂巴拿马国旗货船(在海上接收渔获,然后将其转移到港口)的情况。这是朝着实现其渔船队伍完全透明迈出的重要一步。

全球渔业观察地图显示,使用AIS数据探测到的渔船为蓝色,额外的巴拿马船舶跟踪数据(VMS)为黄色。供图:©全球渔业观察

智利政府也承诺通过我们的平台共享船只数据,哥斯达黎加和纳米比亚都宣布有此打算。

我们刚迈出了万里长征的第一步,但随着项目和合作伙伴的范围不断扩大,我们看到了不断增长的势头。正如各国对PSMA的快速接纳,在5年内我们也会看到大量国家共享它们的数据。由于船只数据和捕捞授权的透明度是对PSMA原则的极好补充,两者若能结合起来,非法船只就无处遁形了。

伙伴与研究

今年,我们再次通过新的伙伴关系扩大了影响范围。令我特别自豪的一项重大突破是,我们的全球渔业活动数据已被添加到彭博终端的其他海洋生态系统数据中,订阅用户可以按国家和设备类型查看全球渔业情况。该平台被主流企业使用,覆盖数十万用户,我们希望这种数据的透明使用能促进综合分析和认识,并推动对负责任参与者的投资。

另一项成就是,今年5月加拿大确认为我们的平台提供120万加元资金,以支持其续发展。这是该国在2018年七国集团部长级会议上宣布的1000万加元承诺的一部分。这项合作将使我们能够为那些没有资源来分析我们渔业数据的国家提供定制支持,帮助其打击IUU捕捞。

我们去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核心数据集,现在已经被下载了一千多次。过去三年里,我们与科学家们合作,在这个过程中,免费数据启发了研究,催生了新的发现,这些发现改进了我们管理海洋的方式。

我们在国家地理“原始海洋”计划的研究伙伴利用我们的数据帮助创建了七个海洋保护区,总面积比埃及还大;对欧洲水域海洋保护区的分析引发了关于如何提高其有效性的辩论;我们的地图,以及恩里克·萨拉的分析,现在被世界贸易组织用在消除200多亿美元有害补贴的谈判中,这些补贴有很多是鼓励过度捕捞的。

5月,我们的研究项目获得了一个奖项。技术和合作是我们所有成功的核心。我们提供大数据处理和机器学习,我们的研究伙伴提供海洋科学的深层知识。

国际渔业研讨会|并行活动:基于AIS的全球捕捞活动图集|2019年11月20日于意大利罗马粮农组织总部。供图©粮农组织亚历山德拉·本涅德蒂

为了给2019年划上圆满的句号,粮农组织在11月与AZTI基金会和塞舌尔渔业管理局合作,推出了一个新的基于自动识别系统(AIS)的全球捕捞活动图集。作为同类型的首创者,该图集分析了利用原本用于导航和防撞的AIS监测全球捕捞活动的机遇和挑战 。对我们基于AIS的捕捞跟踪方法的这一审核与验证,不仅使渔业管理人员和决策者充分了解其优势和局限,而且使其价值得到最高层的认可。除了AIS,我们的平台还包括政府操作的船舶监控系统(VMS)数据和夜灯船舶探测。我们很快还会增加卫星雷达数据,并在检验其他新兴的商业系统,如无线电频率探测。

为提高透明度制定方针

要满足全球对野生捕捞海产品的需求,就需要一支全球货船队,即冷藏船或运输船。通过“转运”,它们可以从远离海岸的渔船上提取货物,其活动很难监测和控制,这就为诸如瞒报或漏报渔获量以及贩运武器、毒品和人口等非法活动创造了机会。

在马尼拉注册的“Jetmark 101”号与在巴拿马注册的“金枪鱼公主”号在印度洋公海上进行金枪鱼“转运”。供图©吉瑞·勒扎克/绿色和平

这是一个迫切需要提高透明度的行业领域。我们正在努力提高对海上“转运”的认识和管理,这有助于确保那些靠运输和出售非法渔获谋取暴利的人受到更严密的监控。

转运涉及的海产品范围很广,尤其是金枪鱼。据估计,仅在太平洋西部和中部地区,每年就有价值1.42亿美元的非法捕捞海鲜被转运,其中大部分被持牌渔船瞒报或漏报。作为第一步,我们正与皮尤慈善信托基金合作编写一系列报告,阐明五个金枪鱼渔业区域性管理组织(RFMO)辖区内的转运活动。

第一批报告已根据2017年数据起草完成,每一份都指出了RFMO转运规定没有得到充分执行的重大风险。转运往往具有隐蔽性,这一特点一直阻碍着政策改革,我们的报告有助于揭示正在发生的情况,并为加强监管提供明确的建议。

进入2020年,除了将重点放在大型工业化船只上,我们还将推进从秘鲁到印度尼西亚的一系列项目,试验跟踪小型船舶的新技术。由于小型渔业占全球渔获量的近50%,能否对这些船队进行监测是实现可持续渔业管理的基础。

正当其时

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公开数据有实际的好处。尤其是对资源丰富但能力不足的国家和人民来说,封闭和垄断数据的意图不可告人、很不公平也将适得其反。

虽然我们的公共地图上的船舶跟踪数据经过编辑、汇总,并有72小时的延迟,但我们认为,海洋数据应该是广泛可用的。除非有令人信服的安全原因,否则没有理由不共享这些数据。

即将到来的 联合国“海洋科学促进可持续发展国际十年”可以加强科学研究和技术创新,在现有努力的基础上,提供广泛和自动获取海洋数据的途径。

虽然只有不到5%的海洋真正为人所知,但我们全球渔业观察组织的一贯使命是全面了解海洋,这样我们才能共同为人类和地球做出正确的选择。

目前正是将开放合作、大数据共享和全面透明提升到一个全新水平的大好时机。这将拯救全球海洋,为了共同利益实现积极治理,并保障数十亿海洋资源依赖者的生计。

本文经全球渔业观察授权转载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