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将塑造地球的”蓝色”未来

今年即将举行的全球峰会可能是应对海洋、渔业、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危机的最后契机。

Tuvalu island in the pacific ocean

瑞典激进环保主义者格蕾塔·桑伯格在2019年初说: “我们的房子在着火。”她的话在今年全年得到了印证,许多国家的气温破记录,亚马逊地区异常强烈的大火,海洋中的氧气在持续减少

数百万人走上街头,控诉政府的不作为。12月,在马德里举行的COP25联合国气候变化会议上,抗议者们总结了一年来不断高涨的斗志与沮丧。 

只要社会和诸多经济领域在2020年继续以自己的行动助力环境保护,那么我们就有时间加快去年环保行动在国际领域,比如在海洋、生物多样性和气候变化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球峰会上的缓慢步伐。

全球海洋

6月,联合国“高层会议”将在葡萄牙里斯本举行,以推进关于水下生物的可持续发展目标14(SDG 14)的实施。

可持续发展目标共有17项内容,旨在消除贫困,保护地球,并确保人类的繁荣。

联合国成员国于2015年通过了这些目标,每个目标都有具体的子目标。可持续发展目标14的一些子目标有望在2020年实现,包括杜绝各种不可持续的捕捞;禁止鼓励过度捕捞的渔业补贴;并对至少10%的沿海和海洋地区进行保护。

可持续发展目标是什么?

联合国提出的17项可持续发展目标,旨在从2015年到2030年间以综合方式彻底解决社会、经济和环境三个维度的发展问题,转向可持续发展道路。

 

第14项目标为”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


海洋与气候平台政治与国际事务主管洛雷利·皮库特表示:“其中几个目标还远未实现。除了对它们进行评估之外,我们将在2020年之前开始讨论接下来的保护目标。但是,如果大多目标都未能实现,我们就必须考虑这样做还有什么意义。”

由葡萄牙和肯尼亚主持的第二轮“高层会谈”将寻求各方自愿承诺支持SDG 14。

在11月的COP26气候会议上,海洋话题也是重头戏。尽管这个话题受重视的时间不长,但COP25在最终决议文本中强调了气候与海洋之间的联系,并同意从6月份的会议开始就此事展开对话。

预计各国还将在应对气候危机的新的国家自主贡献中具体提及海洋,并在COP26之前提交。一些国家,例如南太平洋岛国图瓦卢,已经率先开始。

“ COP26主席表示希望在议程中保留海洋议题,这表明有关气候与海洋之间联系的讨论将继续进行,”“因为海洋”倡议组织的协调人雷米·帕尔芒捷表示。该组织由30个国家组成,旨在将海洋列入气候变化政策之中。

过度捕捞

世界贸易组织(WTO)将于6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年度会议,目标之一是取消有害渔业补贴。这个问题已经讨论了二十多年了,但是却一直毫无进展。

可持续发展目标14将成为葡萄牙海洋会议的重点,其目标之一是到2020年取消渔业补贴。根据欧洲议会渔业委员会的数据,每年渔业获得的补贴约为350亿美元。

渔业补贴扭曲了世界鱼类市场,严重影响了鱼类种群。但是发展中国家希望保护补贴机制,他们说补贴可以支持低收入渔民。

根据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2016年发布的SOFIA 报告,全球约有60%的鱼类已被充分利用,有30%被过度利用。

“世贸组织关于补贴的谈判进展缓慢,世贸组织清楚这一点。需要最高政治层采取行动。继续让技术谈判者掌控讨论已经不足以解决问题,”帕尔芒捷表示。

A shortfin mako off the coast of New Zealand
新西兰海运的短鳍鲭鲨。图片来源:Alamy

生物多样性

今年10月,昆明将主办生物多样性公约(CBD)第15次缔约方会议。此次会议将建立新的生物多样性保护计划,所以非常关键。

这次会议被称为“生物多样性的巴黎峰会”,希望它能媲美达成全球气候协议的2015年巴黎峰会。

2010年,《生物多样性公约》194个缔约方在日本爱知县举行的会议上通过了《 2011-2020年生物多样性战略计划》,提出了20个总体目标,即“爱知目标”,以终止生物多样性丧失,恢复生态系统。

但大多数目标并未实现。中国作为此次会谈的主办国,职责是将“爱知目标”作为最低标准加以保留,并在其基础上增加新的内容,以确保其得到遵守。

“在人类历史上从未发生过这样的生物多样性减少,”阿根廷生物多样性基金会的生物学家兼主席奥夫杜略·门金表示。“不仅仅是动植物物种,所有生态系统都受到了影响。”

根据世界自然基金会《地球生命力指数》的数据,1970年至2014年(可获取数据的最近年份)之间,全球鱼类、鸟类、哺乳动物、两栖动物和爬行动物种群平均减少了60%,影响了大自然向世界提供新鲜空气、饮用水和其他重要服务的功能。

联合国去年发表的一份重要报告称,造成生物多样性减少的原因有五个:土地和海洋利用的变化;生物体的直接开发;气候变化;污染,以及物种入侵。

“IPBES称我们亟需变革,不能继续沿用当前的生产和消费系统,情势很急迫。”阿根廷环境与自然资源基金会(FARN)副执行主任安娜·迪·潘格拉西奥表示。

气候变化

11月,苏格兰格拉斯哥市将主办气候变化问题第二十六届缔约方会议(COP26)。此次会议将面临巨大的挑战,既需要解决前几年遗留下来的所有问题,还要促使各国采取更具雄心的行动。

COP25本打算推动落实《巴黎协定》的关键问题,例如创建国际碳市场和确保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提供资金等,但却以失败告终,仅在性别行动计划上取得了进展。

“在马德里召开的缔约方大会有明确的使命,但不幸的是,它未能完成任务。今年召开的会议本来的目标是致力于达成更具雄心的计划。但如今看来,我们将继续解决遗留的问题。” FARN的高级气候政策顾问说。

外交官和其他观察家认为,英国应立即努力为谈判提供支持,就像法国人在巴黎峰会之前所做的那样,游说各国。这可能有助于达成初步协议,并在2020年建立比目前零和谈判更为有利的环境。

根据2015年《巴黎协定》,各国承诺将全球变暖限制在与工业化前水平相比2摄氏度以内。但是,根据已经提交的国家贡献(称为NDC),全球将升温3到4摄氏度。

各国今年将更新各自的国家自主贡献,从而加速减排进程。但是,仅有80个国家提出了改进后的减排计划,而这些国家仅占全球排放量的10%。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