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远镜”平台助力打击渔业犯罪

新的在线平台协助执法,从而最终保护鱼类种群和社区居民。

图片来源:© Jiri Rezac / Greenpeace

野生鱼类养活了全球30亿人口。捕鱼是近6000万人的收入和生计来源,他们大多是在家附近的水域驾着小渔船打鱼。

20世纪70年代以来,这些手工捕渔者逐渐被迫与国外庞大的工业化捕鱼船队竞争,使得许多鱼类种群无法持续。非法捕捞活动不仅给渔业带来了额外的压力,还要付出巨大的人力成本。

合法捕鱼成了一项非常危险的工作。非法捕鱼增加了合法捕鱼的风险和死亡人数。在索马里等高风险地区,工业渔船有 93%的时间都是在禁捕海域里捕捞。据估计,每年有超过250人丧生,主要是死于船只闯入沿海社区专属水域时发生的碰撞。

渔业还是跨国奴工问题的诱因之一。据估计,目前有2100万人正在遭受不同形式的渔业奴役剥削。有些人在海上度过数年后逃了出来,有些人却再也回不来了。究竟有多少这样的人,我们无法知道确切的数字,但在泰国等国家,被贩卖的人口约占渔业劳动力的40%。

此外,毒贩们用船运送毒品,而捕鱼业就成了他们的避风港,这导致沿海社区进一步走向衰败。除了这些明显的影响之外,非法捕鱼还破坏了一度繁荣的沿海社区内传统的渔业结构。这是一个全球性的问题,充满不透明性,迫切需要加以解决。

新工具拓宽海上犯罪的打击网络

2019年年底,加拿大生态信托基金推出了Spyglass(“望远镜”)。这是一个发布渔船和水产公司犯罪记录的平台,可以帮助监察部门、非政府组织和各国政府将工作重点放在高风险船只上,从而对其进行更有效的制裁,提升监管力度。平台让那些原本被官僚机构、语言障碍和保密限制层层掩盖的信息大白天下。

利用“望远镜”平台,世界上一些最脆弱的国家可以获得与船只或公司非法捕捞风险以及惯犯相关的信息。该平台将以可持续的方式从这些国家收回监测、控制和监视的成本。通过这个平台不仅可以系统减少大型船只的非法捕鱼和犯罪活动,还可以了解小型非法捕鱼背后的动因。

“望远镜”系统证明了合作和信息共享是如何极大改善一个国家水域保护能力的。例如,当有船队想要进入塞内加尔的渔场时,该国的监察部门可以得到该船队的信息,从而对瞒报载量的船只逐一进行制裁,并拒绝向高风险船只发放捕鱼许可证。瞒报载量的情况很少受到制裁。在几乎没有能力核验此类信息的情况下,制裁更是无从谈起。

“望远镜”平台目前有7400个条目,是渔业领域最大的犯罪信息库。

图片来源:© 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共享信息是关键

该平台表明,非法捕捞和相关犯罪,如那些涉及侵犯劳工权利和毒品交易的犯罪活动,不仅发生在南半球,在发达国家也很普遍。因此,打击非法捕捞需要国际合作和透明化机制,以及针对高风险犯罪的坚实的法规。

但是,获得信息往往很难,尤其是有关渔船及其所属公司的非法行为,以及他们所受制裁等方面的信息。在研究西非渔业的10年中,我对数据共享的难度深有体会。信息不足意味着将许可证颁发给了那些在其他国家众所周知的违法者。尽管进行了尽职调查,但沿海国家往往无法在没有记录的情况下确定其过去的罪行。

显然,建立一个共享此类信息的平台是众望所归。然而,建立这样一个平台面临的一个挑战就是,非法船舶的实益所有人常常隐匿在遍布全球的子公司和空壳公司背后,包括方便旗国家和避税天堂等。

为应对这样的挑战,“望远镜”在研究海上犯罪相关信息时使用了七种语言,并用五种语言进行发布。它力图在非法船只与其实际受益人之间建立起联系,并公开、自由、及时地共享这一信息。

翻译: 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