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导致海底采矿谈判偏离正轨

海底采矿相关谈判被迫推迟,有矿业公司因此考虑强行通过采矿计划。

manned submersible Shenhai Yongshi (Deep Sea Warrior) prepares to carry out a night dive in the South China Sea

图片来源:Alamy

今年对海底采矿来说本应是一个关键之年,但此前为起草深海采矿条例所做的工作却有可能因为全球新冠疫情而前功尽弃。制定这套条例是为了让在独一无二的深海生态系统中开采贵重金属有法可依。

负责海底采矿事宜的联合国独立机构国际海底管理局(ISA)原本将2020年定为通过“深海采矿条例”的最后期限。该条例将允许在国家管辖范围以外的深海开采钴、镍等矿物。谈判代表们一直希望采矿条例能够在7月举行的ISA夏季年会上取得实质性进展。此次年会还将投票决定迈克尔·洛奇(Michael Lodge)能否在接下来的四年里连任秘书长一职。

更大的不确定性在于:海底矿业公司深绿(DeepGreen)正考虑援引一项从未使用过的规则,迫使ISA在两年内允许开展海底采矿,无论届时通过了怎样的法规。

本月早些时候,ISA仍计划于7月在其位于牙买加首都金斯顿的总部举行此次会议,尽管其它主要联合国会议纷纷取消。“重要的工作基本上没有间断,正在继续,”ISA发言人在当时给中外对话海洋的一份声明中说。但5月19日,ISA正式宣布会议将推迟至10月举行。

必须确保目前的危机不被用作任何决策“走捷径”的借口,这一点至关重要。

“秘书处会继续与牙买加政府紧密合作,保证ISA的工作在可能的情况下有效开展,”洛奇在声明中说。

推迟会议可能会导致168个成员国、矿业承包商和环保人士围绕如何推进条例的起草,尤其是环境保护相关内容的起草产生更大的争论。

“必须确保目前的危机不会成为任何决策‘走捷径’,绕过法定程序、忽视包容性和良好治理等现行规范的借口,这一点至关重要,”国际律师、深海保护联盟(Deep Sea Conservation Coalition)成员邓肯·加里(Duncan Currie)表示。该联盟在ISA拥有观察员地位。

ISA已经发放了30份勘探合同,涉及的海底面积超过130万平方公里。获得合同的企业既有国有企业,也有跨国公司和初创企业。其中中国获得了五份合同,是所有国家中最多的,涉及的海底勘探及潜在开采面积 23.8万平方公里(几乎与新西兰面积相当)。

“我们希望能够确定采矿条例,”深绿矿业首席执行官杰拉德·巴伦(Gerard Barron)表示,这家加拿大注册公司拥有三份太平洋底多金属结核的勘探合同。“作为承包方,我们希望在2023年投入运营,我们现在投入了大量的工作和资金,这是要担风险的。投资者想看到确定性。”

因此,深绿矿业考虑启用所谓的“两年条款”。该条款也被有些观察员称为“核选项”。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采矿承包商的担保国可以通知ISA理事会承包商打算申请批准开始采矿的计划。随后理事会有两年时间完成采矿条例的制定。若逾期未能完成,理事会必须根据当时制定的任何规则,“暂时核准该工作计划”。

“这个一直在考虑之中——没有排除这么做的可能,这是肯定的,”巴伦谈及启用两年规则时说。他强调,这么做取决于能否获得理事会多数成员的支持。理事会由36个成员国组成,是ISA内部的决策机构,目前采矿条例的起草工作也由其负责。

深绿矿业拥有的三份勘探合同分别由瑙鲁、基里巴斯和汤加这三个南太平洋岛国担保。要想启用“两年条款”则必须由其中一个国家正式提出申请。

危险的一步

环保人士对可能随之而来的灾难性的环境后果感到担忧。

“两年条款一旦启用,深绿矿业的申请根据目前的法规草案得到批准,深海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将受到巨大的影响,”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公海问题高级顾问、ISA密切观察员克里斯蒂娜·格杰尔德(Kristina Gjerde)说。“在批准商业开采之前,我们需要更好地了解深海环境,以及深海海底采矿对海洋生物和海洋系统的影响。”

Bioluminescing coral and perhaps a sponge
Bioluminescing coral and perhaps a sponge, North Atlantic (Image: NOAA)

加里称此举将“有损ISA自身的声誉。深绿矿业,或者任何担保国居然能这么不负责任,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本周,一份由民间组织联合发布的报告警告说,在太平洋采矿将给海洋环境带来不可逆转的伤害。

此次疫情也放缓了人类探索深海生态系统的科研脚步。而ISA起草环境法规需要以这些科研工作获得的数据为依据,从而完成在推进采矿的同时保护深海生态系统的双重(但互相矛盾的)任务。(《国家地理》杂志去年的一项调查发现,迄今为止矿业公司尚未收集到足够的生物数据对采矿的环境影响进行评估。)

居家令导致狄娃·阿蒙(Diva Amon)博士这样的海洋科学家无法进入实验室。阿蒙博士是伦敦自然历史博物馆的深海生物学家,一直在研究海底采矿目标区域发现的新物种。她可以使用遥控车拍摄的图像在家完成一部分工作,但并非全部。

“我正在对两种来自采矿合同区的物种进行描述,但由于无法进入实验室进行基因分析,这项工作被耽搁了,”她说。

科学家们还因为封城令和旅行禁令无法开展深海科考,无法参加相关会议。因为疫情的原因,科考活动被推迟,会议也纷纷取消,科学家因此无法通过会议分享自己的发现。

“我们正打算开启一场大规模的海洋环境科考活动,”巴伦称,并指出此次活动可能会被推迟至少数月。

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今年二月的ISA会议上,代表们曾表示反对进行视频会议。

“应该推迟谈判,直到所有各方都认为安全合适了,再进行会晤,”深海保护联盟联合创始人马修·吉安尼(Matthew Gianni)表示。

另一方面,巴伦认为ISA应利用此疫情的机会,以更具创新性的方式来履行自身义务。“可以看到,被迫远程办公可以让你取得更大的进步,”他说。

阿蒙则从更哲学的角度看待疫情导致多个高级别海洋会议被推迟这件事。“虽然我担心海洋领域会失去动力,”她说,“但这段时间也许会让我们有时间思考未来要走的路。”

编者注:在ISA正式宣布会议延期后,本文于5月22日进行了修订。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