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令世贸渔业补贴改革延期

新冠疫情爆发过后,世贸组织成员国恐怕无法在今年达成终止有害渔业补贴的协议。

二十多年来,世界贸易组织(WTO)的164个成员国一直在努力达成一项协议,从而停止有害的渔业补贴。

2018年,全球渔业共获得350亿美元的公共资金补贴,其中220亿美元为有害补贴,因为这些补贴大部分以燃油税豁免的方式扩大了捕捞能力。

根据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今年是达成这项协议的最后期限。但是专家们一致认为,要实现这个目标非常困难。

世贸组织已经取消了原定于6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部长级会议,在疫情防控措施取消之前相关谈判只能暂停。

世贸组织发言人基思·罗克韦尔(Keith Rockwell)表示,由于疫情爆发,许多驻日内瓦代表团与本国及其他代表团的联络能力都受到了制约,而应对疫情目前成了他们在世贸组织相关工作的头等大事。

哥伦比亚大使、世贸组织渔业补贴谈判委员会主席圣地亚哥·威尔斯(Santiago Wills)尚未提出有关该协议的草案整合稿。他试图保持在线对话,但是这对其中几个国家的代表团来说有些困难,因此延缓了整个协议进程。

在最近由智库查塔姆研究所(Chatham House)主办的一次网络研讨会上,威尔斯(Wills)表示仍对今年达成协议抱有希望,但是目前“仍有许多问题亟待解决”。尽管疫情导致各方之间的协调“变得困难”,但是他坚定地认为,所有代表团达成协议的意愿依然非常强烈。

皮尤基金会(Pew Charitable Trusts)消除有害渔业补贴项目经理伊莎贝尔·贾勒特(Isabel Jarrett)说:“各成员国必须着手起草协议草案。但是,由于无法面对面地展开谈判,而虚拟谈判的难度又太大,所以我们无法对后续谈判给出明确的时间表。”

其他需要解决的挑战

世界自然基金会墨西哥办公室(WWF Mexico)海洋项目高级经理恩里克·圣胡尔霍(Enrique Sanjurjo)表示,在新冠疫情爆发之前,各国已经取得了谈判进展。但目前情况看起来并不理想,而且他认为今年不可能达成协议。

“各国已经在某些方面达成了共识。例如,他们同意不应该对非法捕捞和捕捞已经遭受过度开发的鱼类进行补贴。”他说,“但是关于非法捕捞,以及过度开发的鱼类品种等问题的定义仍然存在分歧。”

除此之外,各方对于消除补贴对发展中国家手工或小规模渔民的影响也存在分歧。这些群体非常依赖政府的支出和减免,这也是印度等几个国家坚持推进特殊和有差别的待遇的原因。

环境咨询公司瓦尔达集团(Varda Group)负责人雷米·帕尔芒捷(Remi Parmentier)又提出了一个新的变数。在疫情期间,各国为渔业提供了一揽子援助或补贴计划。例如,美国的2.2万亿美元的经济拉动方案中就有3亿美元是针对渔业的。

“有关新冠危机的政府援助计划应该包含哪些内容,目前仍然存在广泛争议,围绕渔业补贴的讨论也是其中一部分。这是一个改变思维方式的机会。”他说,“许多人会说,我们不应该支持化石燃料补贴,同样的话对渔业也适用。”

目前,各方提交的议案都包括禁止向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渔业以及捕捞已过度开发的鱼种进行补贴这项内容,但是在实施方法和改革限度方面却各有不同。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远洋捕捞船队。去年,中国提出了一项限制并逐步减少补贴的建议。贾瑞特(Jarrett)说,尽管中国在谈判中相对“低调”,但实际上从其提交的这项议案就可以看出中国的“意愿”,凸显了中国对本国渔业补贴的态度转变。

世贸组织规则要求必须以协商一致的方式达成最终决定。贾瑞特表示,目前还没有达到这个阶段。她说:“我们需要所有决策者高度的政治参与,因为这可以帮助扭转某些方面的立场。”

 

欧盟、日本、中国、美国和俄罗斯的渔业补贴支出最多。

联合国粮农组织(UN 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sation,简称FAO)的数据显示,随着工业捕捞船队的不断扩大,90%的渔业资源都被完全开发。

“如果我们不能在谈判中放弃分歧,早晚有一天我们会面临无鱼可捕的困境。其实,这种状况在某些地方已经出现了,而且如今仍在持续。”罗克韦尔补充道。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