抵达利比里亚的“超大拖网渔船”引发渔业资源之忧

授予六艘来自中国的渔船捕鱼许可证可能给当地渔业资源带来压力,利比里亚正仔细权衡其中的利弊。

Chinese supertrawler in Liberia

三艘属于深圳浩航远洋渔业有限公司的渔船停靠在蒙罗维亚港。图片来源:匿名提供

上个月,六艘中国籍拖网渔船抵达西非国家利比里亚首都蒙罗维亚,它们给当地渔业和社区带来的潜在影响引发了当地的讨论。

利比里亚以前从未见识过这些所谓的“超大拖网渔船”的规模和捕捞能力,它们的先进程度超过了目前以底栖鱼类(例如鲷鱼和石斑鱼)为目标的工业船队。而这些底栖鱼类正是当地驾小舟捕鱼的渔民们维系生存的基础。

这六艘50米长的渔船(浩远渔860、861、862、863、865、866)2018年在中国建造,属于深圳浩航远洋渔业有限公司,该公司由深圳滨海明珠实业有限公司全资所有。

尽管利比里亚当局已经完成了许可证发放前的检查,但还未正式向其发放许可证,原因是中国农业农村部准许这些船只在利比里亚水域进行捕捞的相关许可已于3月31日到期,目前无信息显示这一许可是否已更新。

利比里亚国家渔业和水产养殖管理局(NaFAA)总干事艾玛·梅蒂·格拉斯科(Emma Metieh-Glassco)介绍说,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港口国措施协议,利比里亚不能给未获得船旗国许可的渔船发放捕捞许可证。

何为《港口国措施协议》?


要求各国不得向非法捕捞渔船开放港口,并实时共享相关信息的一项联合国公约。

利比里亚之前已经准许大连国际合作远洋渔业有限公司拥有的六艘中国底拖网渔船在其水域捕捞。虽然与包括其邻国塞拉利昂在内的其他西非国家相比,利比里亚海域的工业远洋船队规模要小得多,但环保团体和当地社区仍然担心,新增的渔船会给鱼类种群带来压力,并威胁利比里亚手工捕鱼业者的生计。

与许多邻国相比,利比里亚在过去十年中一直是可持续渔业管理的典范。2010年,该国为工业船只设立了6海里的禁捕区,目的就是保护支撑着约3.3万人生计的近海手工渔业。

“超大拖网渔船会与手工渔民竞争,” 渔业小镇罗伯茨波特(Robertsport)的社区管理协会秘书长约翰·亚当斯(John Adams)说。“我们在10年前恢复了渔业物种,这些种群需要得到保护。”

然而,经济形势恶化使利比里亚无力推进自己的“扶贫”议程。2018年1月上台的乔治·维阿总统(George Weah)政府迫切希望吸引新的外国投资。

我们不是一个环保主义国家,我们对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更感兴趣。

格拉斯科说:“我们不是一个环保主义国家。我们对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更感兴趣”,她还表示,即将出台的政策会力图增加获准作业的拖网渔船的数量。

新立法已将工业渔船(如捕虾船)禁捕区的范围从6海里以内缩小到4海里以内,并改变了“半工业”船只的定义。理论上来说,这为规模较大的船只进入以前的手工渔船专属捕捞区开了口子。然而,这一变化并未允许上述六艘新抵达的拖网渔船在近岸六海里区域内开展捕捞作业。

尽管如此,亚当斯担心,这些拖网渔船可能会“在夜间潜入6海里区域,干扰我们渔民的作业。”

即使是在这一范围之外作业也会给当地渔业社区带来风险。环境正义基金会(EJF)执行主任史蒂夫·特伦特(Steve Trent)说,这些新船“可能会将沿海社区所需的幼鱼一网打尽”。该基金会最近启动了一个项目,支持利比里亚渔业社区的管理,减少非法捕鱼事件的发生。

格拉斯科表示,一旦确认这些渔船获得中方的项目许可,国家渔业和水产养殖管理局计划试验性地向其中的一到两艘船发放“为期两到三个月”、“仅适用于底栖拖网捕捞”的“试点许可证”,以确定这些船的渔获率。

她说:“在没有记录渔获率的情况下,我们不会给六艘巨型船只颁发许可证,马上就为全部六艘渔船颁发许可证也是不明智的。”

china supertrawler arrive in liberia
停靠在蒙罗维亚港的六艘拖网渔船引发对当地渔业和社区潜影响的讨论。图片来源:匿名提供

目前对利比里亚的鱼类种群数量还缺少足够的数据和相应的分析,但2011年完成的一项评估显示,对工业捕鱼来说,每年6000公吨的底栖鱼捕捞量是一个可持续的水平。

据NaFAA的研究和统计主任奥斯汀·塞耶·威惠(Austin Saye Wehye)称,2019年,在利比里亚水域合法作业的6艘中国拖网渔船的渔获量为4000至5000吨。

2019年5月,塞耶·威惠对中外对话海洋表示:“我们对鱼类资源的情况并不十分了解,所以不希望吸引更多的工业捕捞。我们正努力保持谨慎,确保我们的种群资源得到可持续管理。”

然而,因其在这些渔船的捕捞许可上的争议性建议,威惠已被NaFAA暂停了职务。

今年早些时候,NaFAA将手工渔船的捕捞许可费提高至原来的十倍,使得本就因基础设施和冷链不足而举步维艰的手工渔业受到了进一步的重创,导致在双方就此展开谈判前,渔船在港口停滞了近两个月。

利比里亚的渔业法要求NaFAA“根据现有的最佳科学依据对该行业进行管理,以保持或恢复种群数量,维持可持续产量”,并禁止对超过可持续水平的捕捞计划发放许可证。

格拉斯科表示:“如果利比里亚已经达到了它的最大可持续产量,我们就不可能给任何船只颁发许可证。”

特伦特表示,给新增船只发放许可将“面临重大风险”。“为什么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把有价值的产品和食物送出国家呢?”

“如果最大可持续产量计算错误(这是有可能的),渔业资源就会遭受重创。”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