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时尚文化背后的塑料污染

时装产业开始努力削减行业污染和碳足迹。

A Chinese worker labors at a textile factory in Yangzhou, Jiangsu
江苏扬州的纺织工人。 图片来源:Alamy

一说起“塑料污染”,难免让人想起美丽海滩上或深海中的废弃塑料瓶、塑料袋、渔具和烟蒂。然而,这些随着海水浮浮沉沉的废弃物只是塑料污染问题的冰山一角。那些细微如丝的塑料纤维虽然不是肉眼可见,却无时不刻地出现在水流和大气中,聚集在海滩、潮间带、甚至是北极海冰里。这种细如发丝的塑料本质上就是一种合成微纤维,属于塑料微粒的一种。

研究估计,进入海洋环境的塑料中只有大约60%是肉眼可见的,剩余大部分都分解成塑料微粒沉入海底,而这种无形的水下超细纤维则主要来自合成纤维(如涤纶、人造丝和尼龙)制成的衣物。海洋生物若摄入此类物质,生命安全就会受到威胁。2016年,用于生产纺织纤维的塑料产量为6500万吨,占同年塑料总产量的近20%。不仅如此,时尚产业相关塑料生产造成的污水和碳排放总量也非常可观。

人类社会的塑料织物

环境科学家注意到,聚酯(羊毛等织物的主要成分)是环境中最常见的一类超细纤维,并开始研究纺织品如何以及为什么会释出这么多超细纤维。2017年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发布的《新型纺织品经济:重塑时尚产业未来》(A New Textiles Economy: Redesigning Fashion’s Future)一文中详细解释了快时尚行业如何在过去几十年中通过 “快速推陈出新、不断丰富的时装系列、以及低廉的价格”拉升了市场对含有塑料成分的成衣的需求。

6500万吨


2016年纺织制品消耗的塑料总量, 相当于地球上的每个人可以分配到20件羊绒夹克衫。

快时尚需要大量的初级塑料生产来维持增长;该报告估计,2015年服装原材料中有63%是初级塑料,再生材料比例不到3%。另外,超过一半的快时尚服装在一年内就被淘汰。制衣过程中,会向初级微纤维中添加抗氧化剂、染料或阻燃剂等各种塑料添加剂。织物染色和处理过程产生的废水占全球废水总量的20%,而快时尚需求增长可能会导致更多的危险化学品排入海洋。

加速“无塑料时尚”发展

为了响应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的倡议,法国总统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在2019年的七国集团会议上首次发布了“时尚契约”(Fashion Pact)。这份32家公司与150个品牌(包括古驰、香奈儿和耐克)共同签署的协议包含了一系列共同目标,努力减少时尚产业的环境影响,鼓励服装公司和品牌:1)到2050年实现温室气体零排放; 2)保护物种和恢复自然生态系统; 3)减少使用一次性塑料。例如,斯特拉·麦卡特尼(Stella McCartney)就用再生聚酯和升级再造材料取代了其时装中使用的初级塑料。

与斯特拉·麦卡特尼相似,Everlane、阿迪达斯、Rothy’s、Girlfriend Collective、巴塔哥尼亚和H&M等品牌也都开始将聚酯纤维、汽水瓶和渔网等制成的再生塑料用在自己的产品中。一些品牌和企业甚至承诺自己的供应链将彻底不再使用初级塑料。例如Everlane的ReNew 系列服装所使用的面料是由与日本和中国台湾的机构合作收集的塑料水瓶制成的。这些物品经过分类、消毒、研磨,然后融化并纺成细纱,最终用于其他新的产品。使用再生材料可以减少织物生产过程中的废水和碳排放。

产业领导者们可以加入《时装行业气候行动宪章》(Fashion Industry Charter for Climate Action),共同努力在2050年前实现净零排放,或者也可以参与“时尚关爱环境运动”(Conscious Fashion Campaign),与全球领导者协力推动可持续发展目标的落实。此外,由可持续服装联盟(Sustainable Apparel Coalition)领导、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atural Resources Defense Council)担任顾问的“清洁始于设计”(Clean by Design)项目利用跨国公司的购买力来最大程度地降低其国外供应商对环境的影响。尽管都是自愿行为,但是这些企业正在构建一个网络,更加认真地看待整个纺织产业供应链,为围绕合成纤维和超细纤维污染开展更有雄心的工作奠定了基础。

99.8%


的废弃塑料制品被排放到了海洋中,且大部分为微型塑料。

为了满足消费者和股东的绿色环保需求,各大公司和品牌也正在努力获得由非营利性组织B Lab颁发的公益认证,以表明其“在社会和环境效益、公开透明及法律责任方面都达到了最高标准,能够合理平衡机构利润和远期目标”。

这些行动形成了一番令人鼓舞的趋势,但是却很少有企业会放弃使用合成纤维并直面微纤维的问题。此外,消费者必须仔细阅读产品商标,防止被企业“漂绿”行为蒙蔽,误以为后者在环境方面的表现要比实际情况好,尤其是在塑料微粒方面。2010年H&M推出“在意环保”(Conscious Collection)系列服装时,挪威消费者管理局就曾批评该公司“夸大产品可持续性,对消费者形成误导”,例如没有说明每件衣物中可回收利用材料的具体使用量。所以,信息透明必须渗透到品牌的方方面面,以便消费者充分了解其环境影响。此外,这些解决方案(包括使用再生塑料)都无法阻止超细纤维进入海洋中这一难题。 

超细纤维的分解

生产和洗涤衣物以​​及正常的磨损都会导致超细纤维从织物上脱落。每年,合成纤维的生产和正常使用会导致约19万吨微纤维进入环境。根据设备的不同,洗一次衣服可以释放70万根超细纤维。户外服装品牌巴塔哥尼亚(Patagonia)和加利福尼亚大学圣塔芭芭拉分校(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Barbara ,简称UCSB)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波轮式洗衣机的超细纤维脱落量是滚筒式洗衣机的两倍多。我们的废水处理厂只能拦截其中约40%,其余则全部流入河流、湖泊和海洋。

microplastics
图片来源:Chespeake Bay ProgramCC BY-NC 2.0)

合成超细纤维的普遍存在以及拦截难度意味着,它们才是真正的问题所在。它们通过土壤、水、甚至空气散落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大约占据了海洋环境主要微塑料污染的35%。一旦进入环境,它们就会被鱼类和其他野生动物摄入体内,进而可能损害动物以及包括人类在内的食用链上游生物的健康。

像巴塔哥尼亚和UCSB这样携起手来致力于创新和解决超细纤维污染问题的公司和科研人员不在少数。Cora BallGuppyfriendFiltrol等产品都是为了与洗衣设备配合,拦截更多的超细纤维而设计的。不过,这三种产品均需要手工去除和处理超细纤维,给使用者带来了额外的成本负担。虽然这些创新产品并不能完全解决洗衣机产生的超细纤维掉落问题,但仍然是在每个家庭解决这一问题的实例。

聚焦上游

时装行业开始着手降低自己的碳排放和污染足迹,这些公司的产品也因此获得了消费者更多的关注和需求(2016年至2019年间,“可持续时尚”的网络搜索量显著增加)。艾伦·麦克阿瑟基金会(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认为,当前的品牌行动更多地是解决下游影响,而不是在上游生产环节中开发出更好的非合成纤维面料。时尚产业面临的这些来自行业内外的改革压力为材料科学、化学以及环境科学领域的创新解决方案提供了更多机会。例如,材料科学、化学领域的新纺织技术开发呈现出了巨大的发展潜力。而对环境科学而言,企业、科学家、环境监管机构和政策制定者在供应链的每个环节上都有机会充分了解自身对于环境中的超细纤维污染及其环境影响能够发挥怎样的作用。

作为一位环境科学家,我的博士学位论文主要探讨了聚酯超细纤维对马萨诸塞州牡蛎的影响。当前对超细纤维的研究仍存在空白,这促使我在这一领域继续努力。我爱环境,也爱时尚(谁说白大褂与漂亮的服装不搭?)。我相信,我们可以借此机会发现能够推动时尚产业朝着可持续未来发展的契机。在塑造可持续、无塑料的时尚文化的过程中,强化纺织行业内有关超细纤维影响的相关科学研究至关重要,

本文最初发表在威尔逊中心博客New Security Beat上。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