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树林保护应因地施策

新的研究表明,红树林保护应该考虑到各国不同的背景并强调监管的作用。

mangrove forests

图片来源: Kate Evans / CIFOR, CC BY-NC-ND 2.0)

红树林在维持健康的生态系统方面发挥着关键作用。这些位于海陆交界处的独特栖息地支持着生物多样性,改善了水质,并保护海岸线免受洪灾和侵蚀。它们还是强大的碳汇,比热带雨林储存的碳多四倍

尽管红树林如此重要,但它们正在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为了给农业、水产养殖以及道路和港口等沿海基础设施腾出空间,1996年以来,世界上已经有超过6%的红树林被砍伐

为了减缓破坏,联合国在2020年启动了生态系统修复十年计划,重点是重建红树林和其他栖息地,以提高生物多样性,减轻气候变化的影响。但是,即使红树林的困境得到了国际社会的关注,人们对驱动毁林辟地的首要因素却知之甚少。

一项调查这些因素的新研究发现,各个国家的红树林损失率差异很大,并且受到各个国家环境管理质量的影响。尽管这些发现看起来很直观,但它们强调了改善政府监管的重要性,而不是一味指责当地社区破坏红树林。

单靠保护区不足以保护红树林。

澳大利亚格里菲斯大学(Griffith University)全球湿地项目的海洋生态学家、该研究的第一作者米沙·图斯克维尔(Mischa Turschwell)说,导致红树林消失背后有复杂的政策、社会和经济因素。

全球范围的红树林保护计划往往采用的是整齐划一的一套方法,没有做到因地制宜,因而并非无往不利。图斯克维尔说:“为了保护红树林,你确实需要在制定解决方案时将国家背景差异纳入考量。”

图斯克维尔及其同事从研究 地图入手,这些地图显示了1996年到2016年间世界红树林空间的变化。然后,他们模拟了不同的人类压力(比如人口密度和森林破碎化)是如何影响全球和国家范围内的红树林损失率的。他们还考查了一个国家的监管力度是否会影响该国境内红树林栖息地的减少。

在这20年中,红树林数量减少最多的地区是亚洲——特别是孟加拉国、缅甸、印度、巴基斯坦、越南和斯里兰卡——以及巴哈马群岛。相反,斐济和新西兰是1996年以来红树林减少幅度最小的。研究发现,在缅甸、沙特阿拉伯和印度尼西亚,人口密度是最可能导致红树林减少的原因。

1996年到2016年世界红树林面积的变化(按地区分)

地区 1996 面积 (平方公里) 2016 面积 (平方公里) 变化 (百分数)
北美、中美和加勒比地区 22,702 21,072 -7.18%
东南亚 46,789 44,060 -5.83%
中东 334 319 -4.54%
东部和南部非洲 7,630 7,329 -3.95%
南美 19,632 19,063 -2.9%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 10,332 10,037 -2.86%
南亚 8,701 8,492 -2.4%
太平洋岛屿 6,410 6,327 -1.29%
西部和中部非洲 20,107 19,857 -1.24%
东亚 159 159 +0.55%
数据来源: Mangrove Restoration Potential (IUCN, 2019)

 

分析还揭示了人类压力与红树林减少之间的一些联系。1996年红树林栖息地业已破碎的国家到2016年就更有可能遭受更严重的红树林损失。

反之亦然。1996年红树林面积较大的地区随着时间的推移红树林减少的幅度也较小,这表明早期的保护措施对红树林的面积产生了持久的影响。

破碎化是生态系统退化的一个主要驱动因素,图斯克维尔解释说。“破碎的森林对人类来说更容易进入,这使其更容易受到持续的木材采伐和极端天气事件的破坏。”

在孟加拉国、菲律宾、巴基斯坦和美国,保护区的存在减缓了红树林的损失,尽管作用有大有小。

图斯克维尔说:“我们发现保护区在减少红树林损失方面发挥了真正重要的作用,在发展中国家尤其如此。因为在这些国家,保护区是减轻红树林压力的主要、有时甚至是唯一的手段。”

令人惊讶的是,红树林破坏与一个国家的环境法规力度没有直接关系。但是管制确实抑制了某些压力的影响,比如人口密度。上述研究的作者解释说,在哥伦比亚的亚马逊地区和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孙德尔本斯红树林(Sundarbans)也看到了这种现象。

图片来源:Kate Evans / CIFOR, CC BY-NC-ND 2.0

图斯克维尔说,由于造成红树林损失的因素很多,应该采用多种解决方案来减少红树林破坏。例如,增加社区生计项目可以提高低收入国家保护区的效益。

红树林生态系统作为 基于自然的气候变化解决方案日益受到肯定,有助于实现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和爱知生物多样性目标等全球行动的目标。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气候变化本身给红树林保护带来了巨大的挑战,大自然保护协会的沿海湿地战略负责人艾米丽·兰迪斯(Emily Landis)说。澳大利亚北部偏远地区红树林大量死亡就是由气温上升及其给周围生态系统带来的连锁反应造成的。

兰迪斯补充说,单靠保护区不足以保护红树林。“未来要想更好地管理红树林就必须把适应不断上升的海洋温度、内陆植被带迁徙、以及不断增加的风暴强度等因素都考虑在内。”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