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拉帕戈斯争议凸显远洋渔业监管重要性

厄瓜多尔专属经济区外徘徊的数百艘远洋渔船所引起的国际关注或许将促进中国完善远洋渔业管理体系。

fishing activity in Galapagos Islands

在加拉帕戈斯群岛北部附近捕获的鲣鱼(Skipjack tuna)和其他渔获物。图片来源:© Alex Hofford/Greenpeace

厄瓜多尔生物多样性丰富的加拉帕戈斯群岛周围徘徊着的340艘渔船(其中大多为中国渔船)吸引了全球媒体的关注,这可能标志着深海捕鱼法规分水岭时刻的到来。

这片海域上的船队既不是什么新生事物,也没有证据证明其从事非法活动,但随着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大会(COP15)即将于2021年5月在昆明召开,国际社会对中国远洋渔业愈加密切的关注可能会促使中国加强对远洋捕捞船队的监管。

今天,中国大陆、日本、韩国、中国台湾和西班牙这五个经济体占国际水域总渔获量的80%。沿海各国已经加强了对本国专属经济区(距其海岸线200海里内水域)的渔业监管,并实行渔获配额制。然而,专属经济区以外的水域仍基本不受管制。

“远洋渔业的肆意掠夺威胁着全球生态系统的微妙平衡,”前厄瓜多尔环境部长、目前负责加拉帕戈斯群岛海洋保护战略的约兰达·卡卡巴德斯(Yolanda Kakabadse)表示。

虽然在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海域逡巡的船只可能并没有进入厄瓜多尔的专属经济区,而且绝大多数船只都使用“钓钩”捕捞鱿鱼,这种技术的兼捕渔获比延绳钓更少,但考虑到鱿鱼是海洋食物网的重要组成部分,对邻近地区产生生态影响仍需得到重视。

“海洋生物不受专属经济区边界限制,它们会跨界移动,”卡卡巴德斯说。“加拉帕戈斯群岛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海洋生态系统之一,但是这里的鲨鱼、蝠鲼和海龟数量都在减少,鸟类和陆地物种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此前在这片海域作业的中国渔船曾有违法记录。2017年,厄瓜多尔海岸警卫队曾截获了一艘载有大量鲨鱼肉的中国船只,其中包括濒危的锤头鲨。

如果远洋捕捞船只上没有驻船观察员监测渔获大小以及兼捕渔获的情况,那么可追溯性就会存在很大问题。使用冷藏船可以将数十艘船只的渔获转移至港口,从而很难对每艘船的捕获物进行甄别。

“远洋渔业是水产捕捞行业中的法外之地,”追踪这些船队的海洋生态保护专家米尔科·施瓦尔茨曼(Milko Schvartzman)说。“没人知道有多少鱼类遭到捕杀,我们只有从船长的记录中了解情况,而许多船只都从事非法、不报告和不受管制(IUU)的捕捞活动,这是他们的常规行为。”

加拉帕戈斯附近海域有一艘名为“Hong Pu 16”的船只今年4月因闯入阿根廷专属经济区而被扣留。据阿根廷当地渔民的报告,海岸警卫队离开该区域后,有90多艘渔船关闭自动识别系统(AIS)进入了专属经济区。

“西班牙要求其远洋船队不得关闭自动识别系统,”施瓦尔茨曼说。他补充说中国的管理部门较少对船只实施惩戒措施,并且从国家政策角度对远洋渔业发展整体还是持支持的态度。

世纪之交,中国通过“走出去”战略,鼓励本国企业建立并拓展新的海外市场和资源供应链,其中将渔业确定为战略性产业。国家开始为远洋渔业提供燃料补贴,并建造规模更大的船只,从而“将中国建设成海洋强国”。到2020年,中国企业拥有远洋捕捞船只约2900艘,占全球总数的40%。

但近年来扩张速度有所放缓。2016年出台的“十三五”规划设置了3000艘的远洋捕捞船只总量上限。

“因为IUU捕捞,中国面临着全球压力,”绿色和平东亚分部的海洋项目主任周薇表示。“这让中国的声誉受到了真正的影响。2017年以来我们看到针对远洋渔业的政策发生了变化,今年也对法规进行了修订,加大了对IUU捕捞的惩罚力度。”

中国近期宣布在加拉帕戈斯群岛附近进行鱿鱼自主禁渔三个月。该举动表明中国希望改善其远洋渔业的国际形象。

fishing in Galapagos Island
2020年8月7日,厄瓜多尔海军通过雷达在与加拉帕戈斯群岛专属经济区接壤的国际海域发现了捕鱼船队,大部分悬挂着中国国旗。 图片来源: Alamy

“中国很明智,”卡卡巴德斯说。“他们参与多边协议,在意自己的国际声誉,并且在渔业和其他话题上努力成为典范。我相信,一旦明白远洋渔业的破坏性有多大,他们就会采取行动。”

有迹象表明中国已经采取切实措施加强船队管理。2020年初,中国发布了修订后的《远洋渔业管理规定》,其中包括对参与IUU捕捞活动的船长纳入黑名单;改善渔业报告体系;在转运船只上引入驻船观察员;并将每小时的船位监测应答纳入法律要求。

规定首次提及“可持续发展”和更好地控制船队规模。

但落实工作仍是一大挑战。“中国企业的捕捞能力和对他们进行管理与监督的能力之间严重不匹配,”周薇说。

对远洋渔业进行有效的全球监管需要做出更大的多边努力。但施瓦尔茨曼称,所有将远洋渔业纳入联合国“国家管辖范围以外区域海洋生物多样性协定”(BBNJ)的希望似乎都破灭了。

中国也还不是《港口国措施协定》(PSMA)的签署国《港口国措施协定》是由联合国粮农组织管理的一个旨在打击非法捕捞活动的国际框架。它要求各国核查船舶的登记信息,并禁止涉嫌从事非法捕捞活动的船只进入其港口,从而预防非法渔获登陆。

卡卡巴德斯认为,海洋保护区(MPAs)可能是保护专属经济区以外渔业资源最有希望的途径,它是“鱼类种群保护和恢复的避风港”。

厄瓜多尔总统莱宁·莫雷诺(Lenin Moreno)已宣布计划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与其东北方向的哥斯达黎加科科斯群岛之间海域建立一个海洋保护区。

“在加拉帕戈斯群岛以北建立这条走廊将阻碍远洋捕捞船只靠近海岸线,我们希望哥伦比亚和巴拿马能够加入进来,把保护区扩大到本国岛屿周边,使其成为一个多国海洋保护区,”卡卡巴德斯说。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