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海洋保护区成为帕劳大选辩论的焦点

太平洋岛国帕劳保护鱼类种群和促进生态旅游的计划有没有达到预期效果?当地的人们有不同的意见。

Scuba diver watching Palau Nautiluses (Nautilus belauensis), Palau
帕劳约20%的劳动力受雇于旅游业。图片来源:J.W.Alker / Alamy

即将离任的帕劳总统汤米·雷门格绍(Tommy Remengesau)正面临一股日益高涨的批评浪潮,矛头直指曾被认为是该国最伟大成就之一的一片海洋保护区。

帕劳国家海洋保护区(PNMS)被联合国海洋大会誉为“全球最具雄心的海洋保护措施之一”。保护区自2020年1月1日起全面投入运作,其目的是保护帕劳的近海鱼类种群以及全球金枪鱼种群。

保护区设立前,当地人主要在海岸附近捕鱼,外国渔船则在近海捕捞黄鳍金枪鱼、鲣鱼和大眼金枪鱼等主要用于出口的鱼类。

保护区成立后,帕劳80%的专属经济区禁止各类捕捞和采矿活动,面积约50万平方公里,略大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剩余20%的水域被划为“国内捕捞区”,允许手工捕捞和一些商业捕捞,用于供应帕劳国内市场。

帕劳国家海洋保护区

但禁止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和日本的大型金枪鱼捕捞船队却产生了意想不到的后果:本地市场金枪鱼供应短缺。

因此,当地渔民就会更多地捕捞石斑鱼、鲷鱼和鹦嘴鱼等岩礁鱼类,而这些鱼类恰恰都是保护区要保护的鱼类。

将80%的水域划为禁渔区对于一个人口1.8万的岛国而言是一件大事。这是“值得保护的重大资源,”当地非政府组织艾比尔协会(Ebiil Society)执行理事安·辛格(Ann Singeo)称。他曾参与了保护区的游说工作,并与帕劳渔民一起确定保护目标。保护区本应能够让当地渔民捕捞更多的金枪鱼。

视频: 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视频将上传至优酷频道,尽请关注。

 

帕劳经济严重依赖旅游业,约20%的劳动人口就职于旅游部门。加大海洋保护力度符合帕劳发展高端旅游业的目标。为了旅游产业升级,以及缓解基础设施压力,帕劳于2016年减少了包机航班的数量。尽管2020年初新冠疫情爆发前帕劳的旅游业曾有向好的迹象,但旅游收入一直没有达到2016年以前的水平。

与此同时,帕劳本国的渔业产业能力却没有得到相应提高,无法在较深水域开展金枪鱼捕捞作业,导致保护区设立时的各个目标(即保护鱼类种群和珊瑚礁,促进渔业、生态旅游和粮食安全)之间产生了冲突。

2015至2020年的实施期已于1月结束,帕劳又将于11月迎来总统大选,该保护区的上述缺点成为政治焦点。

即将结束第二届任期并卸任总统一职的雷门格绍在任期内制定的标志性政策和国家远景规划一直倍受其潜在继任者的诟病。

Palau’s fishers currently only have access to small boats like these, unsuitable for offshore or large-scale commercial fishing
帕劳渔民目前只能使用这种小船,不适合近海或大型商业捕捞。图片来源: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

雷门格绍承认,保护区带来了一些“意想不到的后果”。他告诉中外对话:“缓解岩礁捕捞压力确实是保护区的目标之一,但这个目标不可能一夜之间就实现。在确保当地人能够捕捞到(金枪鱼等)远洋中上层鱼类这个问题上,我们是非常认真的。外国人拥有并运营的船队长期以来一直把持着我们的远洋渔业,这也削弱了我们的粮食安全。”

对渔民的游说团体而言,保护区的吸引力主要在于其承诺会扭转当地渔民和外国工业捕捞船队之间悬殊的力量差距。辛格解释说:“渔民真的希望法案能通过,因为他们想让属于帕劳人民的渔业资源重新回到自己的手中。”

外国商业船队不仅船更大,可以在更深的水域捕捞金枪鱼,还把副渔获卖给当地酒店和餐厅,与帕劳渔民竞争国内市场。

With foreign commercial fleets no longer supplying Palau’s domestic market with tuna and bycatch, local fishers are catching more reef fish in an effort to meet demand.
外国商业船队不再向帕劳国内市场供应金枪鱼和副渔获后,当地渔民为满足市场需求,只能更多地捕捞岩礁鱼类。图片来源: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

珊瑚礁研究基金会(Coral Reef Research Foundation)2017年的研究证实了设立保护区的必要性。牵头开展这项工作的斯蒂文·林菲尔德博士(Dr Steven Linfield)称,“考虑到目前的捕捞压力,一些物种产卵能力严重下降导致其处于种群无法自我补充的边缘”。

捕捞压力导致帕劳群岛各地近岸鱼类种群数量、渔获量以及渔获物平均规格在稳步下降,因此迫切需要加强渔业管理,林菲尔德说。

根据夏威夷大学研究人员2019年发布的帕劳国家海洋保护区—社会经济基线项目(Palau National Marine Sanctuary-Socioeconomic Baseline Project)报告,保护区生效前每年约有165至284吨远洋中上层鱼类和865吨岩礁鱼类进入当地市场,而供应其他国家的则更多得是远洋中上层鱼类。

帕劳自然资源、环境与旅游部长乌米奇·森格博(Umiich Sengebau)承认,外国捕捞船队留下的捕捞真空一时之间很难解决。

“帕劳已经开始感受到(当地市场金枪鱼供应)短缺的不利影响,但这个问题正在解决中,”他说。

视频: 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视频将上传至优酷频道,尽请关注。

 

当被问到都采取了哪些行动时,森格博称其所在部门已率领当地渔民代表团访问日本和印度尼西亚以了解渔业合作社的情况,并计划帮助当地渔民从印尼购买一支由竿钓渔船组成的船队。与其他捕捞方式不同的是,竿钓渔船每下一次竿只能钓上一条金枪鱼。此外,帕劳还向日本购买了一艘竿钓渔船,并将于2021年交付使用。

他还说,该部已经购买了一个20英尺长的集装箱供当地渔民用作冷库,且不久将开始建设一个专门供当地渔民出售渔获的市场。

日本政府与该部合作向渔民提供捕捞技术培训。另外,该部还将通过太平洋岛国论坛渔业局(Pacific Islands Forum Fisheries Agency,简称FFA)的项目发展基金(Project Development Fund )向当地渔民提供小额补助。

鉴于与日本的伙伴关系,2019年帕劳修改了保护区法律,允许来自冲绳的日本延绳钓渔船在帕劳港口卸载渔获。这样一来,日本的渔船不仅能在帕劳的国内捕捞区与当地渔民竞争,而且还把捕到的渔获出口。这种做法也将两国之间的伙伴关系推上了风口浪尖。

Bigeye tuna
帕劳附近密克罗尼西亚水域日本延绳钓渔船甲板上的大眼金枪鱼。图片来源 © Alex Hofford / Greenpeace

为了让外国远洋渔船无需穿越禁渔水域即可进入国内捕捞区,帕劳还调整了国内捕捞区的边界。

保护区法律生效前,冲绳渔船每年在帕劳水域捕捞的渔获在500至1500吨之间。

总统雷门格绍辩称,设立保护区是为了“着眼大局”,是为了实现全球30%的海洋保护目标做贡献。生态保护界正在推动将这一目标纳入《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公约》。2021年5月,公约第15次缔约方会议将在昆明举行。

雷门格绍称,设立保护区意味着帕劳正在引领一项改善海洋健康的全球性倡议。

负责管理该保护区的帕劳国际珊瑚中心(Palau International Coral Reef Center,简称PICRC)委托美国马萨诸塞大学渔业生物学家亚历山大·菲卢斯博士(Dr Alexander Filous)对黄鳍金枪鱼的迁徙模式进行研究。

Fisheries biologist Dr Alexander Filous heading home after a day of tuna tagging
在追踪了一天的金枪鱼后,渔业生物学家亚历山大·菲卢斯博士正返航回家。图片来源: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

项目使用先进的卫星监测声学技术追踪金枪鱼,研究黄鳍金枪鱼幼鱼颅骨的化学成分也可以确定其出生地和生长地是哪里。这项研究有助于提升帕劳渔业的效率,实现经济多元化,确保粮食安全,PICRC首席执行官伊曼南·戈尔布(Yimnang Golbuu)说。

帕劳在强化海上安全执法方面也取得了进展。雷门格绍称帕劳已获得了国际社会的支持,包括今年将有一艘来自澳大利亚的新巡逻艇;与慈善机构Vulcan达成技术伙伴关系;来自日本财团基金会(Nippon Foundation)的技术专家为海岸警卫队提供培训;与美国政府和海岸警卫队的合作也在加强。

With international support, including a new patrol boat gifted in 2018 by Japan’s Nippon Foundation (white vessel in foreground), Palau’s marine law enforcement capabilities have improved greatly in recent years.
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其中包括日本财团基金会2018年赠送的新型巡逻艇(照片正中的白船),帕劳的海上执法能力近年来有了很大提升。图片来源: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

但11月的大选决定着保护区的未来。

总统候选人、前总统约翰逊·托里比翁(Johnson Toribiong)表示,该保护区不过是“写在纸上的花架子”,需要重新考虑:“靠当地渔民无法真正保证金枪鱼的供应,必须有延绳钓渔船才能捕到大量金枪鱼,”他说。“船只、船员、燃料、冰、鱼饵——都不便宜——把金枪鱼运往日本的飞机也是。”

其他三位总统候选人表示,他们愿意根据国家面临的经济形势对保护区进行重新评估。

热门候选人萨兰格尔•惠普斯(Surangel Whipps Jr)表示,保护区是一项很好的举措,但未能实现其建立本土金枪鱼捕捞业的初衷:“我们已经看到了它的局限性……让我们努力改进,真正致力于发展当地渔业,不幸的是,我们还没达到这一点。”

视频: 理查德·布鲁克斯 / 中外对话,视频将上传至优酷频道,尽请关注。

 

自然资源、环境与旅游部长森格博也为保护区辩护。他说,政治家应该了解其复杂性,并称即使外国船队不复昔日光景、金枪鱼出口减少,帕劳仍能从这些船队身上获得其他经济收益。根据八国签署的《瑙鲁协定》中的围网渔船按日计费入渔模式(Vessel Day Scheme,简称VDS),船队每作业一天至少要支付8000美元。

森格博表示,2016年帕劳获得了超过500万美元的VDS收入,从延绳钓渔船获得的收入为475480美元。尽管水域内捕捞活动很少,帕劳还是能获得收入。

雷门格绍称保护区“符合我们的历史和传统,是一项反映国情、着眼于未来和推动可持续发展的政策”,为了政治恩怨而废除保护区将损害帕劳的声誉。

“我们独特的国际吸引力将严重受损,”他说。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