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极钻探诉讼将成挪威环保里程碑

环保组织以侵犯健康环境权为由要求挪威停止北极钻探的法律诉讼得到了50万人的支持。

Campaigners assert Norway violated its constitution with the 2016 award of 10 oil and gas licences in the Arctic Ocean’s Barents Sea

环保组织称挪威在2016年发放的10个巴伦支海油气许可证违反了宪法。图片来源:©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环保组织将敦促挪威最高法院阻止在北极地区的油气钻探,本周拉开帷幕的这一诉讼案具有里程碑意义,诉讼的焦点是挪威政府的政策是否侵犯了宪法规定的权利。

在定于11月4日至12日举行的听证会上,原告绿色和平北欧分部以及“自然与青年”(Nature & Youth)似乎胜算不大。政府根据环境法批准在荒僻的巴伦支海进行油气勘探的主张已经得到两家下级法院的支持。

但环保人士今年已经召集了一些有影响力的支持者,包括联合国人权与环境问题特别报告员 戴维·博伊德David Boyd)和瑞典青少年气候倡导者格蕾塔·桑伯格。她说北极的石油应该被留在地下。

大约55万人在支持环保人士的请愿书上签名。环保人士认为,挪威这个西欧最大的油气出口国允许在脆弱地区进行钻探的做法,不仅违反了本国宪法,还违反了《欧洲人权公约》。计划钻探的地区有着丰富的鳕鱼、黑线鳕和帝王蟹资源。

诉讼还指责挪威未能履行在2015年《巴黎协定》下做出的削减温室气体排放的承诺。

170万桶

挪威日产石油量

由19名成员组成的最高法院将审理此案。受新冠疫情的限制,一些法官会通过视频参与庭审。形成裁定可能需要数周时间。

绿色和平挪威负责人弗罗德·普莱姆(Frode Pleym)说:“我们希望就石油问题展开更大的辩论。”北极钻探成本高昂,在几乎完全黑暗的冬季,任何石油泄漏都不可能清理干净。

“我们当然想赢。这听起来像是老生常谈,但即使我们在程序上败诉,也不意味着失败。诉讼把这个问题提上了公众和政策制定者的议事日程。”

这些环保组织也得到了挪威“祖父母气候运动”组织(Grandparents Climate Campaign)的支持。他们诉讼的核心是,挪威2016年发放的10个巴伦支海油气许可证违反了宪法。这是20年来首次发放巴伦支海的开采许可,包括挪威国家石油公司(Equinor)、雪佛龙(Chevron)、康菲(ConocoPhillips)和卢克石油(Lukoil)在内的13家公司获得了开采许可。

《挪威宪法》第112条规定,“每个人都有权享有有利于健康以及保持生产力和多样性的自然环境”。条款还指明,为了子孙后代,这项权利应该得到保障。

挪威政府反驳指出,该条款在列举上述权利后,也赋予其制订相应规则的法定权力。总检察长办公室在一份法庭文件中写道,如果巴伦支海勘探许可证“违反了(宪法)第112条,那就很难说挪威石油政策哪些部分不违宪了”。

左右为难的挪威

长期以来,挪威一直在保护环境和保护油气行业的就业之间左右为难。石油收入帮助挪威积累了1万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

保守党首相埃尔娜·索尔贝格(Erna Solberg)说,挪威支持《巴黎协定》的目标,即将全球变暖控制在比工业化前水平高1.5摄氏度的范围内,但同时也计划在未来几十年继续生产化石燃料。挪威政府认为,该国可以通过以天然气取代污染更高的燃煤发电来帮助欧盟减少排放。

挪威每天生产约170万桶石油,大约排在世界产量第15位。挪威石油管理局估计,巴伦支海剩余的油气储量相当于200亿桶 石油。这一区域已经有两个油气田正在运营,即斯诺赫维特气田(Snoehvit)和哥里亚特油田(Goliat)。

北极钻探成本高昂,在几乎完全黑暗的冬季,任何石油泄漏都不可能清理干净。

过去一年里,环保人士更强烈地主张北极钻探侵犯了基本人权。他们说,碳排放正导致全球温度升高,加剧致命的热浪、洪水和强风暴。

挪威政府则认为这一论点牵强附会。

挪威总检察长弗雷德里克·瑟杰尔斯泰德(Fredrik Sejersted)在写给最高法院的信中指出,“气候变化导致挪威人死亡的风险与勘探许可证之间的联系显然并不满足对特定个人构成‘真实而迫切’风险的要件”。

绿色和平组织的普莱姆(Pleym)说,如果环保人士败诉,他们可能会向斯特拉斯堡的欧洲人权法院上诉。

国家应该对排放负责吗?

根据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萨宾气候变化法律中心(Sabin Center for Climate Change Law at Columbia Law School)和Arnold & Porter律师事务所共同运营的一个数据库,全世界大约有1700起与气候变化有关的法律案件。

萨宾中心的丹尼尔·梅茨格Daniel Metzger)说,其中只有少数案件提到了《巴黎协定》。最著名的是荷兰最高法院2019年的一项裁决,认为荷兰政府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做得太少,并令其在2020年前将温室气体排放量在1990年的基础上减少25%。

梅茨格说,当政府有制定某项政策的权力时,法院一般不愿意介入。他说:“实际上,任何地方都有一些让法院避免干预其他政府部门的不成文的规定。”。

即便如此,挪威最高法院有时也会作出不利于行政部门的裁决。例如,2010年它在一个税务案件中推翻了下级法院的判决,裁定船东胜诉。

奥斯陆大学(Oslo University)法学教授汉斯·彼得·格拉弗(Hans Peter Graver)说,“很难预测”北极钻探案的结果。他说,环保人士的一些论点很好,但推翻现有法律将是一个巨大的飞跃。

卑尔根大学(Bergen University)法学教授恩斯特·诺德维特(Ernst Nordtveit)预测,挪威政府将再次获胜,这与2020年1月上诉法院的裁决一致。

这一裁决站在国家一边,但也给了环保人士一些希望,因为它承认挪威应对其他国家使用挪威产油气所导致的排放负责。

挪威政府认为,只有在挪威境内发生(从钻井到提炼)的排放才与他们有关。但这些排放只占化石燃料总排放量的5%左右,而其余95%的排放都是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