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未能就扩大南极海洋保护达成协议

扩大海洋保护区的谈判被推到2021年,南极海洋保护推动者们哀叹错失良机。

Chinstrap penguins on Elephant Island in Antarctica, southern ocean

今年在南极洲拍摄到的帽带企鹅。图片来源:© Christian Åslund / Greenpeace

上个月参加国际会议的代表们未能就在南大洋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MPAs)达成一致。尽管环保人士强调了气候变化和南极渔业增长带来的紧迫感,但讨论将被推迟到明年。

25个国家和欧盟参加了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第39届年会,该委员会负责管理南极的资源利用。2002年,委员会同意建立一个海洋保护区网络,但进展缓慢。

由于新冠疫情,这次会议比往常要短,而且完全是线上形式。这意味着谈判的时间更少,也没有晚餐和鸡尾酒会这样的非正式磋商机会。与会代表之间的交流不畅,议程有限,海洋保护区讨论更是被归于“其他讨论事项”之下。

而且这次会议的大部分时间都用来讨论新西兰针对一艘俄罗斯船只在受保护水域非法捕鱼而提出的证据。与会代表未能就将其列入CCAMLR的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IUU)捕捞船只名单达成共识,这意味着该船可以继续捕捞。

“我们对整个过程感到非常失望和沮丧。保护资源是CCAMLR的使命,它们(海洋保护区)值得充分讨论,”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南极和南大洋工作主管安德烈·卡瓦纳(Andrea Kavanagh)说。“俄罗斯经过协商,让会议以这种方式进行,并将讨论引入歧途。”

协议未达成

各国拿出了3个海洋保护区提案,但没有一个取得进展。本来人们以为最早提出、并且已经讨论了八年的一个提案,也就是将东南极洲沿岸的 三大片海洋和海床保护起来的提案最有可能有所进展。这片区域有着丰富的冷水珊瑚资源,并且是企鹅的觅食场所。

Antarctica_MPAs_Chinese_map

另一个提案是在毗邻南极半岛的 威德尔海设立一个180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保护区。这个方案最初由欧盟提出,后来得到其他国家的支持。如果建成,它将是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自然保护区。

最后一个是阿根廷和智利联合提出的在南极半岛西边建立海洋保护区。该地区特别容易受到旅游业、渔业活动和全球变暖的影响。多达75%的南极磷虾都栖息在那里,这一事实促使两国携手合作。

南极和南大洋联盟(ASOC)的高级顾问鲁道夫·沃纳(Rodolfo Werner)已经连续十多年参加CCAMLR会议,他说:“在建立海洋保护区和积极应对气候变化方面缺乏进展尤其令人担忧,这让人对公约的领导作用产生怀疑。”

各国于2009年就首个南极海洋保护区达成一致。该保护区位于南奥克尼群岛以南,是一片9.4万平方公里的海域。然后,2016年他们通过谈判成功建立了面积达155万平方公里的罗斯海海洋公园,这也是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公园。(之所以被称为海洋公园,是因为它与永久性的海洋保护区不同, 35年后其地位需要重新谈判。)

但自那以后,谈判一直很棘手。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需要所有26个委员会成员一致同意。一些国家希望建立禁止开采的海洋保护区(禁止捕捞和采掘业在其域内活动),而另一些国家,主要是中国和俄罗斯则希望保持他们的捕鱼权。

不过,今年还是有一些令人乐观的理由。澳大利亚和乌拉圭签字成为威德尔海海洋保护区的共同提案国,而挪威和乌拉圭也签署了东南极洲提案。大多数国家都参加了一份由欧盟提出的强调保护区重要性的声明。

展望未来

代表们将在明年同一时间再次会面,继续讨论保护南大洋的提案。如果疫情缓解,届时可能会以面对面的线下形式举行,而不是线上方式。同时,这次会议也适逢规范南极国际关系的《南极条约》生效60周年。

环保人士认为,这一周年纪念可能会为目前摆在桌面上的三项海洋保护区提案获得通过创造动力。没时间可以浪费了。目前只有 7.5%多一点的海洋被划为保护区,环保专家和组织呼吁到2030年让 30%的海洋受到保护

“在这困难的时刻,我们都需要齐心协力。气候变化和生物多样性危机不会消失。非法捕捞必须被取缔。我们有保护南大洋及其标志性野生生物的解决方案和承诺。现在是我们给世界希望的时候了,”世界自然基金会的克里斯·约翰逊(Chris Johnson)说。

我们不能再眼看着2021年像今年一样缺乏进展。

在这方面,乔·拜登在美国大选中的胜利可能有所帮助。早在2016年,罗斯海保护区的建立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前总统奥巴马和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之间的高层双边会晤。从那以后,新的海洋保护区建立就举步维艰了。

两国关系改善可能有助于推进谈判。澳大利亚麦考瑞大学法学院(Australia’s Macquarie Law School)副教授刘能冶说:“美国是一个非常强大的角色,如果它参与现有的国际体系,可能会让情况改观。”

南极洲和南大洋包含了世界上大约90%的冰和地球上大约70%的淡水。它的洋流维系着世界各地的海洋生物多样性,其中包括南极磷虾,它们从海面移动到深海,将碳从大气中带走。

专家们一致认为,建立一个海洋保护区网络为保护和研究大部分未被开发的自然区域提供了机会。尽管海洋保护区在减少气候变化影响方面收效甚微,但它有助于确保渔业等其他活动不会加剧对该地区的影响。

“尽管许多国家代表为南极保护做出了最大的努力,但很明显,在接下来的一年里,我们需要高层政治家和国家领导人将海洋保护作为一个优先事项。我们不能再眼看着2021年像今年一样缺乏进展,”绿色和平英国分部的海洋负责人威尔·麦卡勒姆(Will McCallum)说。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