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未能在最后期限前达成渔业补贴协议

外界期待已久的渔业补贴协议本应在今年底达成,但各国之间的分歧导致谈判被推迟到2021年。

Fishing boats depart a Zhejiang port on the day the four-and-a-half month closed season ended, 16 September 2020

在历经20多年的谈判之后,世贸组织最近宣布将无法在2020年最后期限之前达成取消有害渔业补贴的协议。各国将在明年1月继续谈判,以解决合并案文中存在的争议。

谈判代表们被赋予的任务是取消对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IUU)捕捞的补贴,并且禁止某些助长捕捞产能过剩和过度捕捞的补贴。但受新冠疫情限制和美国大选影响,今年的谈判被推迟了。

根据欧洲议会渔业委员会(European Parliament’s Committee on Fisheries)的统计,全球每年的渔业补贴总额约为350亿美元(2280亿人民币),其中200亿美元以燃料补贴、税收减免等形式发放,目的是提高大型捕捞船队的捕捞能力。

30%

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数据,被评估的鱼类种群中30%被过度开发。

“受新冠疫情的影响,成员国对2020年的时间表看法不一,但大家都决心取得有意义的结果”,谈判主席圣地亚哥·威尔斯(Santiago Wills)在一份声明中写道。他表示,虽然错过最后期限令他感到失望,但他并不气馁,并称协议有可能会在明年年初达成。

本月早些时候,长期以来一直支持取消有害补贴的联合国海洋事务特使彼得·汤姆森(Peter Thomson)告诉中外对话海洋,他并不担心错过最后期限的问题。“我知道(谈判)正在取得积极进展,但我不纠结于时间问题——关键是有没有取得进展,而我相信答案是肯定的。”

终止有害补贴是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SDGs)的一部分,并且被视为明年昆明生物多样性大会和英国格拉斯哥气候峰会召开前在海洋可持续性方面可以取得的关键进展。


虽然2001年以来谈判一直在进行,但随着世界鱼类种群继续衰退至可持续水平以下,现在迫切需要取得新的进展。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最新数据,被评估的鱼类种群中,约60%已经被完全开发,30%被过度开发。

海洋管理委员会(Marine Stewardship Council)最近的研究表明,就在世贸组织围绕有害渔业补贴问题开展谈判的这20年间,遭受过度捕捞的鱼类种群从27%增长至34%,部分原因就是这些补贴。

专家认为,补贴扭曲了全球渔业市场,并且加速了渔业资源的枯竭。本月,经合组织的一项渔业评估也批评了此类补贴,并警告目前的渔业政策正继续助长过度捕捞。

新冠干扰

3月,正当世贸组织准备合并案文的时候,面对面的会议因新冠疫情而暂停召开。原定于6月在哈萨克斯坦举行的世贸组织部长级会议也被延期,而且至今没有安排新的会期。各国因此利用线上会议继续谈判。

6月,威尔斯分发了协议合并文本的首份草案,并于11月初对其进行了修订。目前的版本中有几个段落、短语和词语被加了括号,说明各国对此没有达成一致。尽管如此,威尔斯和观察人士认为今年还是取得了很大的进展。

“我们很失望成员国错过了最后期限,现在仍有很多工作要做”,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会(Pew Charitable Trusts)消除有害渔业补贴项目经理伊莎贝尔·贾雷特(Isabel Jarrett)表示。“但进展还是有的,我们首次实现让所有成员就同一份文本展开谈判。”

剩下的挑战

尽管今年取得了进展,但要在2021年达成协议仍然存在一些障碍,包括如何判断补贴“好坏”的讨论。欧洲国家希望禁止任何没有积极影响的补贴,另一些国家则认为所有补贴都不好,应一律予以取消。

另一个棘手的问题是如何对待发展中国家。一些国家,比如印度,就主张自己应免受几乎一切限制。此外,由于世贸组织允许成员国自行确定自己的发展中国家身份,一些谈判代表难以接受某些发展中国家的要求。

当威尔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的立场会“根据所讨论(问题)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他们“都在各自为战”,弥合分歧的灵活度取决于各国的发展阶段,他补充说道。

有害补贴

 

当威尔斯在一次新闻发布会上被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他说发展中国家在谈判中的立场会“根据所讨论(问题)的不同而有所不同。”他们“都在各自为战”,弥合分歧的灵活度取决于各国的发展阶段,他补充说道。

尽管中国是全球提供渔业补贴最多的国家,并拥有全球最大的远洋捕捞船队,但它一直坚持自身的发展中国家身份。2018年,中国渔业补贴拨款达72亿美元,占全球总额的21%,其中58亿美元由于被用于扩大捕捞能力,因而被认为是有害补贴。中国在谈判中的立场和政策被看做是达成协议的关键。

“世贸组织成员必须确保渔业补贴协议文本中没有可能破坏保育目标并导致现状继续下去的漏洞” ,贾雷特说。“被寄予的任何灵活措施的目的,必须有助于发展中国家放弃有害补贴。”

观察人士还认为,美国决意阻止世贸组织任命新的总干事也影响了谈判进程。尼日利亚前财政部长恩戈齐·奥孔乔-伊韦拉(Ngozi Okonjo-Iweala)被认为是这一职位的主要候选人。乔·拜登在美国总统大选中胜出可能有助于推动这一进程。

环境咨询公司瓦尔达集团(Varda Group)主管雷米·帕门蒂埃(Remi Parmentier)表示,谈判代表们长期以来一直在讨论余下的一些技术障碍,现在是时候做出真正的政治承诺了。

“近年来渔业补贴的谈判已经变成了一场假面舞会。既然现在各位代表都戴上了新冠口罩(面具),他们就应该脱下政治面具,达成实质性的协议”,帕门蒂埃说。“形势从未如此有利。”

国际环境与发展研究所(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Environment and Development)蓝色经济研究员安娜贝尔·布拉登(Annabelle Bladon)表示:“错过这一最后期限不仅危及发展中国家数百万依赖海洋资源的女性、儿童和男性的生计,还会影响以海洋作为主要蛋白质来源的数十亿人。世贸组织必须利用这段额外的时间达成一项能够有效保护民众福祉和海洋健康的协议,不能再浪费时间了。”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