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动汽车产业能够推动矿业变得更负责任

东南亚地区敏感而脆弱的珊瑚礁正面临镍矿废料倾倒带来的风险,但采矿业上游的清洁能源产业可以带动整个产业链的绿色化。

Tailings being loaded into a truck at a nickel mine in South Sulawesi, Indonesia.

图片来源:Alamy

印度尼西亚东部和巴布亚新几内亚周围的海域位于极富生物多样性的“珊瑚三角区”内,这里是世界上一些集中度和濒危度最高的珊瑚礁所在地。珊瑚礁生态系统除了对全球环境至关重要之外,它所提供的鱼类栖息地还是影响当地社区生计的重要商业和手工业渔场。

与此同时,该地区的镍矿藏正在吸引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注意,它们制造电池离不开镍和锂、钴等其他金属矿物。预计到2030年,镍的需求将增长6倍。印尼已经是世界上最大的镍生产国,为了满足这一不断增长的需求,它正在大幅提高产量。

但是需要一场深刻变革来应对已经困扰该国矿业多年的污染问题——尾矿深海处理。印尼长期反对这种做法,援引证据指出尾矿会严重破坏脆弱的珊瑚礁并进一步对已经受患于煤电厂的渔业造成压力。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承诺,将与任何一家能够以“高效且环境友好的方式”开采镍的公司签订一份“巨大的合同”。2月初,特斯拉向印尼政府提交了一份投资提案。次日,该国宣布新矿业项目将不被允许向海洋倾倒废弃物。

这是一个企业有能力要求其产品中所用的矿物来自负责任方式的开采的例子。它们必须善用这种权力来确保通往清洁能源经济的道路上不会充斥着矿山废料。

每年,矿业公司向海洋、河流和湖泊直接倾倒超过2.2亿吨的危险废料,即尾矿。尾矿是从矿石中提取矿物后留下的泥渣。它们含有生产过程中使用的化学品和砷等天然元素,当暴露在空气或水中时会变得有毒。这种危险的混合物会扼杀生活在海底的脆弱生物。它们也会随海水扩散,污染居民消费的海鲜,破坏珊瑚礁和其他栖息地。

 A healthy coral reef in Indonesia
印度尼西亚海域的健康珊瑚礁。图片来源:Alamy

海洋倾废是处理矿山废料的一种既便宜又方便的方法,但由于其对环境和健康的影响,在世界大部分地区已被逐步淘汰或禁止。一些矿业公司对此跃跃欲试,而一些政府又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与此同时,世界上最大的银行和投资公司们则从中获利。

如果印尼贯彻其关于放弃海洋倾废的诺言,那么两个重大项目必须有更安全的方案来管理数以千万吨计的废料,其中一个是印尼莫罗瓦利(Morowali)工业园的扩建,另一个是奥比岛(Obi Island)上的一个新的加工设施。两者背后都是中国公司,后者在镍供应链的几乎每一部分都扮演着关键角色。

虽然将印尼从乐意允许海洋倾废地区的名单中删除是一件鼓舞人心的事,但需要指出的是该决定仅适用于新矿。世界上最大的海洋倾废矿——纽蒙特矿业(Newmont Mining)的巴都希贾乌(Batu Hijau)项目——恰恰位于印尼而且没有改变的迹象。邻国巴布亚新几内亚现存和已规划的矿有着类似的污染问题。

来自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压力都与日俱增,要求他们尽可能负责任地为电动车电池和其他低碳技术采购矿产资源。

经过验证且技术和经济可行的尾矿管理替代方案已经在整个采矿行业广泛应用。通过提高现有矿产资源的利用和再利用效率,我们可以将额外开采的需求降至最低。

金融行业也在做出反应。花旗集团(CitiGroup)、渣打银行(Standard Chartered)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已禁止或严格限制为海洋倾废提供融资。挪威主要资产管理公司Storebrand最近因瑞木公司旗下的镍矿和钴矿对环境造成不可接受的破坏而从其母公司中冶集团撤出投资。瑞木公司每年向珊瑚三角区水域倾倒数以百万吨计的矿山废料

电动汽车的推广对提高空气质量和减缓气候变化有好处,但不应以牺牲偏远地区的海洋和陆地生物多样性为代价,也不应使当地居民和工人的生活边缘化。希望从清洁技术中获利的公司必须利用其市场影响力,确保其产品中使用的材料是负责任地开采出来的,无论是来自印度尼西亚的镍,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钴,还是来自阿根廷的锂。

这样做会给他们带来市场优势。特斯拉不是唯一拥有要求可持续产品的客户的企业。来自消费者和投资者的压力都与日俱增,要求他们尽可能负责任地为电动车电池和其他低碳技术采购矿产资源。如果不能成功解决这个问题,清洁技术公司的声誉,甚至清洁能源转型本身的声誉都有可能受到损害。这样的后果将会和气候灾难一样可怕。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