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洋采矿:一份危及人类和地球的提案

暂时禁止海底采矿可以让我们有机会收集所需数据,从而判断是否可以在不造成任何不可逆转的损害的前提下授权进行海底采矿。

deepsea mining sinonophore china dialogue ocean

图片来源:NOAA, CC BY SA

在人类历史中,我们第一次必须回答这个问题——是否应该开采海底矿藏?国际海底管理局(International Seabed Authority)最早可能在今年批准关于允许在国际水域进行海洋采矿的法规。但是,一些科学家、国家政府和社区领袖最近却认为匆忙开始海洋采矿的做法是不负责任的,并一致呼吁暂时禁止这项计划。

有关海洋矿产开采的决定关乎我们所有人。被提议开采的公海区域作为人类的共同遗产空间受到特殊的管理。它属于我们所有人,塑造它的未来是我们共同的责任。

海洋矿产开采的风险问题将成为今年召开的若干场国际会议的讨论议题。参加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世界自然保护大会(World Conservation Congress)的科学家和非政府组织将就一项呼吁暂时禁止海洋矿产开采的动议进行辩论和投票。今年晚些时候,《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将在中国昆明举行,会议能否就全球生物多样性保护目标达成一致也吸引了众多关注。公约的一个工作组强调,海底采矿是一个可能给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带来新风险的行业。国际海底管理局将于2021年7月举行年度大会,这是公海商业采矿首次有可能合法化的关键时刻。

但是就在这些讨论甚至还没有开始的时候,在太平洋、大西洋和印度洋就已经有超过100万平方公里的海域被预留给了深海采矿权。

海底采矿的任何方面都是超大规模。太平洋上的大型采矿区宽度与美国大陆相当,长度从夏威夷直到墨西哥。单个勘探区的面积可能比瑞士国土面积还大。计划进行海洋采矿的企业规模也非同小可,其中就包括一家全球最大武器制造商的子公司。采矿设备同样也很庞大,第一代海底挖掘机的重量是一台推土机的30倍。

ocean mining bulk cutter
加拿大的勘探公司Nautilus Minerals大大型海床切割设备。图片来源 © Nautilus Minerals

图谋海洋采矿权争夺的既有中国、俄罗斯、英国和日本等大国,也有一些小岛屿国家。太平洋岛国在这个问题上意见并不一致。斐济、瓦努阿图和巴布亚新几内亚等国家呼吁暂时禁止海洋采矿。另一些国家则骄傲宣称自己将成为首批实施公海采矿的国家。例如,瑙鲁最近就与一家加拿大海洋采矿公司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殖民时期,瑙鲁与外国列强建立了类似的伙伴关系,让它们露天开采自己的土地,用《纽约时报》的话说,这使它成为了“地球上环境破坏最严重的国家”。而巴布亚新几内亚最近与外国合作开采海洋矿产计划的失败,导致自己背上了1.57亿澳元(约合1.2亿美元)的沉重债务。

匆忙开展深海采矿的行为已经引起了科学家和非政府组织的强烈不满,他们担心它可能会给生态带来灾难性的影响。90多个非政府组织,以及包括大卫·阿滕伯勒爵士(Sir David Attenborough)和西尔维亚·厄尔博士(Dr. Sylvia Earle)在内的一些海洋领域的知名人士呼吁暂时禁止这一行为。

深海采矿目标区域有着丰富的生物多样性,那里的大多数物种尚待被发现。这些地区的许多深海物种往往生长缓慢、寿命长、生命力脆弱,就像海底红树森林一样。在这些栖息地生活着的珊瑚或许是地球上寿命最长的活体动物,有些甚至是在金字塔建成时代诞生的。当然,这里还有可爱的网红章鱼,以及失落之城等地质奇观。

科学家还使人们注意到海底采矿可能还会带来大规模悬浮物卷流的风险,它们可波及数十到数百公里。这些水下尘埃云可能会导致海洋生物窒息,降低渔业生产力,并导致有害毒素进入金枪鱼和其他海鲜体内。

我们总是在新行业的环境影响出现之后才对其进行研究。

研究人员还强调,远古时期以来一直安全存储在海底沉积物中的碳再次被扰动可能会造成的气候影响,我们了解得还不够彻底。当年采矿实验给海底留下的伤疤几十年后在视觉和生态上都几乎没有“愈合”的趋势。这一科学发现凸显了这些深海地区的脆弱性和缺乏韧性。

在这些有关是否开采海底矿藏的国际对话的背景下,联合国不久前发布了“海洋科学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计划(2021-2030年)”(以下简称“海洋十年”)。其使命是加速科学发展,帮助自然和人类以最有效的方式管理海洋。而海洋采矿地区比任何领域都更迫切地需要、也更缺乏这些数据。

鉴于海洋采矿可能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的潜在严重负面影响,至少全面停止推进海洋采矿才是谨慎之举,并且利用“海洋十年”提供的机会,收集各种必要的可靠信息,以确定是否可以在不对海洋造成损害的情况下授权进行海洋开采。

我们总是在新行业的环境影响出现之后才对其进行研究。这种做法导致地球遭受了许多令人遗憾的破坏,从大规模石油泄漏,到整个食品供应网络遭受DDT杀虫剂的污染。对于海洋这个对人类和生物多样性都至关重要的前沿生态系统来说,这种模式是不可行的。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