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西哥海马非法入华追踪

海马作为一种中药材在中国的需求很大,但随着墨西哥出台出口禁令,两国之间的海马贸易转入地下。

Longnose sea horse (Hippocampus reidi), holding on coral, Cozumel island, Mexico, Caribbean

2018年7月19日,甄大全(音译)登上了伯利兹经墨西哥城转机飞往上海的航班。在墨西哥城国际机场接受检查时,海关人员注意到他的行李发出一股强烈的鱼腥味。

经过搜查,海关人员在甄大全的行李箱里发现了六只黑色的袋子,里面装有81只海马、海参以及不能辨别来自何种鱼类的鱼鳔。很多这些来自墨西哥或经墨西哥城转运的海产品据说有壮阳的功效,因此大部分被用来入药。海马碾碎后用来泡制药酒或制成药膳,被认为可以补肾、调理阴阳,还能够治疗男性阳痿和女性不孕。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海马消费国,每年消费量约500吨。虽然在没有合法许可证的情况下从墨西哥出口海马最高可被判9年监禁,但近年来由于贸易双方的执法能力和力度都差强人意,导致走私活动愈发猖獗。

据墨西哥联邦环保署(the Federal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Profepa)称,2001至2019年间该署共从企图走私的人员处缉获95589只海马。鉴于有相当一部分走私没有被墨西哥有关部门通报,实际数据可能远高于此,9万多只的数字只是最终离开墨西哥边境的海马的冰山一角。

通过墨西哥的政府信息公开程序获取的记录显示,联邦环保署缉获的走私海马中有64%的目的地为中国香港、北京和上海。

走私人员通常选择香港作为中转站,因为那里的管制更加宽松,贸易商也已经建立起偷运至内地的路线。


海马走私:甄大全的审判

被捕的同一天,甄大全在安赫丽卡·卢西奥法官(Judge Angélica Lucio)的法庭上认罪,然后被审前羁押。根据墨西哥《生态平衡与环境保护综合法》(General Law of Ecological Balance and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以及《野生动物综合法》(General Wildlife Law),海马是“受特别保护”的物种。所有种类的海马,包括四种原产于墨西哥水域的海马,都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附录二中的物种,而墨西哥也是该公约的缔约国。从这三个法律框架来看,海马属于脆弱物种,但尚未面临灭绝的危险——只要不损害种群,在受管制的前提下进行一定的贸易是允许的。但2012年,墨西哥颁布的海马出口禁令把这一受管制的贸易也停止了。

尽管有这项禁令,甄大全这类走私犯除了罚款之外,很少受到其他制裁。卷宗显示,这一次检方有足够证据将甄大全送进监狱并罚款22696美元,但法官仅判罚6600美元就将他释放了。

前墨西哥联邦环保署联邦环境犯罪与诉讼处处长伊斯雷尔·阿尔瓦拉多(Israel Alvarado)表示,由于腐败以及联邦环保署工作人员和司法人员缺乏培训,此类案件几乎都是以这种方式结案。

“在这种案件中,法官们倾向于轻判,因为吃海龟蛋、石首鱼内脏或海马就让人坐牢,似乎太严厉了,”阿尔瓦拉多说。

根据墨西哥联邦环保署的记录,2001至2019年间,他们在缉获走私海马后共提起56起检控,甄大全只是其中之一。在其中至少36起案件中,走私海马是在墨西哥城国际机场缉获的。

漏网之“马”

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海洋与渔业研究所海马专家萨拉·福斯特(Sarah Foster)称,干海马很容易被带出境:“干海马体积小,容易保存,通常要么混在其他海产干货中,要么夹带在私人行李中,要么通过其他难以追查的路线走私。”

福斯特还说有证据表明,绝大多数被带出境的干海马或冻干海马都是非法的,没有按《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的要求进行管理或监控。

“大量干海马通过DHL等快递公司运送,”墨西哥国家渔业研究所(Mexico’s National Fisheries Institute ,Inapesca)研究员艾丽西亚·波特(Alicia Poot)说。“只有当快递员知道是非法货物的情况下才会上报,但大多数情况下他们并不知道,”她还说。

据墨西哥下加州前渔业秘书处官员亚伯拉罕·威尔塔(Abraham Huerta)介绍,墨西哥出于有限的研究目的偶尔会允许出口海马,前提是要提供经过环保部门批准的管理计划。

但2012年的禁令意味着,目前墨西哥不会为商业消费目的而发放海马出口许可。这也将海马贸易推向了地下。

贸易中心香港

需求侧监管不严、执法不力也导致非法海马贸易猖獗。笔者走访了出售海马的香港店铺,发现工作人员非常乐于将海马走私到内地。


海马在香港的海产干货店很常见,但价格很高,根据大小和产地的不同每一百克价格在900到1500港币之间。

在市场上如此常见的海马,却没有体现在香港政府统计处的数据中。该处数据显示,过去十年间合法进口的干海马明显减少,从2010年的近8000公斤稳步下降至2019年的仅221公斤。

根据香港的数据,2009至2011年间从墨西哥进口的海马数量陡增,从200公斤跃升至900公斤,相当于25万只海马。但墨西哥既没有向《濒危野生动植物物种国际贸易公约》报告这些数字,也从未解释出现这一贸易量偏差的原因,福斯特称。

海马一旦抵达香港,即可随意销售,无需任何文书许可。但销往内地仍需要许可证,这让潜在买家望而却步。

“但你自己就不要带,…因为海关会抓,”旺角一家海产干货店的店员在暗访拍摄的影像中说。

店员声称店里的干海马主要进口自美洲,用于入药。他解释说正规的快递服务不会送到内地,但他可以安排送货,需要额外收费。“我们有渠道,”他说。

上环的另一家海产干货店店主则说,试图走正当程序把干海马送到内地是无意义的。“一定是走私才能走到,”他说。

他解释说申请出口许可证的税很重,但他可以帮忙:“我可以帮你搞定。有人肯收你的钱就可以。但你自己出费用。”

中医与海马

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副教授张世平说,中医认为海马可以滋补肾气,调理阴阳。

“背后的药理成份与雄性或性激素有关。性激素随年龄增加而下降。所以老人家需要补充性激素,”张世平说。

张世平强调称,一些中医会开海马的方子,是因为他们认为海马对健康有益,但很多买来炖汤、食用的人并没有医生开的处方。

张世平还说,海马可以用疗效类似的草药代替,但尽管鼓励使用替代品,香港和内地对海马的需求依然存在。


福斯特认为海马贸易禁令并没有奏效,获得从墨西哥以及中国香港至内地的合法出口许可证门槛很高,导致的结果是变相助长了非法走私。在缺乏有效执法措施的情况下,各方至少要做到确保海马贸易活动在现有的国际海马保护框架内运作,她说。

“墨西哥可以考虑取消禁令,转而采取措施推动合法和可持续的贸易。海马贸易是有办法做到可持续的。”

 

英文原文首发于中外对话项目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