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拉圭寻求与阿根廷和巴西合作保护洄游鱼类种群

乌拉圭政府希望组成一条区域阵线来应对外国船队在其领海周边的过度捕捞。

Tanker being unloaded of cargo, Montevideo

乌拉圭蒙得维的亚港,一艘货轮正在卸货。西南大西洋丰富的海洋生物资源吸引着全球各地的捕捞船队。图片来源:Alamy

西南大西洋丰富的渔业资源吸引着全球各地的船队。它们来到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三国领海之外的这片水域开展捕捞活动。尽管有过度捕捞之忧,但该地区却不像其他许多地区那样,拥有渔业管理组织或治理体系。

自去年新政府就职以来,乌拉圭一直试图改变这种状况。

来自中国大陆、中国台湾、韩国和西班牙的捕捞船队聚集在阿根廷、巴西和乌拉圭专属经济区外的海域中寻找鱿鱼等物种,并且经常停靠在乌拉圭的蒙得维的亚港

西南大西洋的商业捕捞活动(2013年-2019年)


按下播放键,查看远洋捕捞船队在巴西、阿根廷和乌拉圭专属经济区外围的捕捞活动。来源:全球渔业观察(Global Fishing Watch)

 

过去20年间,南美大陆两侧水域里的船只数量稳步增长,引发与沿岸国家政府的争端。去年,中国船只在厄瓜多尔被指从事非法捕捞,阿根廷政府则在本国水域抓获了三艘非法捕捞渔船。

这一情况推动了关于建立规范专属经济区以外地区捕捞活动的区域性倡议的讨论,这可能推动设立捕捞限额、禁渔期和保护区,并且使准确记录捕捞活动及其合法性成为可能。

随着总统路易斯·拉卡列·波乌(Luis Lacalle Pou)执政进入第二年,乌拉圭正试图推进这一倡议。这也与去年政府宣布将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将该国10%海域纳入保护相一致。

区域渔业组织

乌拉圭国家水产资源部主任杰米·科罗内尔(Jaime Coronel)告诉中外对话海洋,乌拉圭自去年以来一直在与巴西就建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RFMO)进行对话。“有必要在这片区域建立一个管理系统,就像世界上其他地方一样。”他说。

大多数拥有大规模渔业或复杂生态系统的公海海域都建立了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这些组织促进了政府间的合作,帮助改善金枪鱼、剑鱼等面临持续捕捞压力的物种的前景。整个大西洋区域内有两家管理金枪鱼的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而西南大西洋却没有一家管理非金枪鱼物种的区域渔业管理组织。

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负责评估资源,监测船只以及采取保护措施等。很多组织还有权依照“生态系统方法”对渔业资源进行管理。

根据《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 Convention on the Law of the Sea),各国有义务合作保护公海海洋生物,并有义务制定管理措施,对与他国共同开发的资源进行管理。各国甚至被要求建立区域渔业组织。

尤其重要的是,区域渔业组织具有保护生物多样性的潜力。各国一直在就一项叫做“BBNJ”(国家管辖海域外生物多样性保护)的具有里程碑意义的全球协议进行谈判。最近一次会议原定于2020年召开,但因疫情而被推迟。

西南大西洋沿岸各国尚未就任何国际水域的管理和治理方案达成一致,也没有组织起来阻止外国船队在其领海周边占那里的鱼类和鱿鱼的便宜。

科罗内尔称,乌拉圭外交部一直在和巴西商讨建立西南大西洋区域渔业组织的事宜,并在由阿根廷、巴西、乌拉圭和巴拉圭组成的关税同盟——南方共同市场(Mercosur)内部提出了这一想法。但科罗内尔提醒道,要让这个想法实现,所有国家必须达成一致。

科罗内尔说,在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渔业委员会2月的最新一次会议上,阿根廷表示,除非改变其模式,否则它不愿意就区域渔业组织进行谈判。但该国尚未提出一套国家管辖海域外区域的替代性治理制度。

科罗内尔解释称,在接下来一个月左右的时间里,乌拉圭将不会与阿根廷举行会谈,这部分是为了让阿根廷有机会提出区域渔业组织以外的方案。

一个信息交换网络

乌拉圭海军司令何塞·路易斯·埃利松多少将(José Luis Elizondo)告诉中外对话,乌拉圭与美洲海事当局区域合作网络(Regional Operational Cooperation Network of Maritime Authorities of the Americas)的一个工作组之间的合作也取得了进展。

双方的目标是建立一个数字平台,帮助各国汇总所有船只的信息,包括那些实施或支持未报告和未受管制的捕捞活动的船只信息。

埃利松多解释称,目前各国各自为战来打击这类活动。而平台一旦投入使用,将提供海上交通信息,尤其是针对那些在转运鱼类、燃料或其他货物的船只。

美洲海事当局区域合作网络的工作组将试图提高人们的认识,寻找解决办法,探索如何影响未报告和未受管制的捕捞活动,因为“它威胁着我们这些国家的食物安全”,埃利松多补充说。

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的捕捞活动(IUU)和不善的管理危及公海鱼类乃至所有物种的自然更新。而与此同时,根据一份联合国的报告,申报的、合法的和受到管制的捕捞活动为全球30亿人提供着蛋白质和食物安全。

乌拉圭的渔业资源

鲸类动物保护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Conservation of Cetaceans)和Oceanosanos项目协调员、海洋生物学家安德烈斯·米烈西(Andrés Milessi)援引官方数据告诉中外对话:2018年有45种具有商业价值的物种在乌拉圭被捕捞。2019年,最主要的五种渔获物分别是海鲈鱼、无须鳕、牙鳕、红鲻鱼和蓝尖尾无须鳕。

这些鱼大部分是被单独或成对作业的拖网渔船、延绳钓,或者是手工捕捞者的刺网捕获的。

Traditional fishing boats moored in the harbour of Piriapolis, Uruguay. The country’s fishing volume has fallen more than 50% over the past 40 years.
停泊在乌拉圭皮里亚波利斯港(Piriapolis)的传统渔船。过去40年间,该国的捕捞量减少了50%以上。图片来源:Alamy

米烈西告诉中外对话,在乌拉圭沿岸捕捞到的物种主要是在那里和巴西、阿根廷之间洄游。阿根廷和乌拉圭已经成立了一个联合技术委员会,负责研究和分析渔获量,并制定渔业管理措施,并就捕捞量提出建议。但增进西南大西洋各国之间的协调对保护无须鳕等在三国之间洄游的物种来说是有帮助的,米烈西补充说道。

“我们必须以允许物种生长、繁殖,保持种群健康,不会达到崩溃极限的水平开展捕捞活动。”迈尔斯西说。“为了实现这一点,国家们必须组织起来监管自身领海之外通常是针对洄游物种的捕捞活动。”

 

翻译:Y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