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纪录片《海洋阴谋》带来哪些思考?

号召人们“不吃鱼”的纪录片《海洋阴谋》引发的争议,在让更多人关心海洋环境问题的同时,也激起了关于可持续渔业解决方案的辩论。

Bycatch in Northern Indian Ocean Fisheries

悬挂伊朗国旗的金枪鱼捕捞船在北印度洋海域捕获了一条魔鬼鱼,副渔获会导致非目标物种的过度捕捞。图片来源:© Abbie Trayler-Smith / Greenpeace

纪录片《海洋阴谋》(Seaspiracy)最近在全球海洋保护领域引发巨大关注和争议。除了触目惊心的画面,该纪录片最吸引眼球的是它以“嘲讽”的姿态抨击和否定了多个海洋保护机构和渔业行业为实现“可持续捕捞”而做的努力,并呼吁观众“不再吃鱼”,因为任何渔业捕捞都是不可持续的。

在上线一周后,它就在首播平台网飞(Netflix)获得了播放量前十的位置。无数的人在预告片的各种播放平台下表达他们前所未有的震撼和对“不吃鱼”呼吁的响应。

这部片子所讲的大多数问题是真实存在的,包括兼捕和“幽灵渔具”对鲸豚的伤害、太平洋中巨大的塑料垃圾带、拖网的破坏力、有害渔业补贴造成的过度捕捞、渔业观察员面临的安全隐患、渔船劳工奴役、水产养殖污染以及养殖对幼杂鱼的消耗。只是此前,这些问题很少会引起海洋保护“圈外”公众的广泛关注。从这一方面来讲,“渔业阴谋”让更多人意识到海洋环境存在的问题,开始关注海洋环境和资源的可持续性。

但是以这种方式提升公众意识也存在弊端,使观众对海洋问题的认识失于偏颇。对于该影片的批评主要集中在它过于追求轰动性,把最坏的情况作为普遍情况进行渲染;“不吃鱼”的呼吁过于西方精英主义,忽视了渔业作为发展中国家重要蛋白质来源的事实;以及对一些科学研究成果进行了误用,例如“2048年海洋将变空”的争议性研究结论。

实际上,工业捕捞导致渔业资源迅速下滑的问题早已是重要的全球性议题,针对破坏性的、不可持续的渔业捕捞活动,各国政府、民间社会和企业均在探索有效的管理措施。从成立区域性的渔业管理组织(RFMO),到世贸组织(WTO)框架下的取消有害渔业补贴谈判,到各国设置的禁渔期,以及行业推动的可持续捕捞认证等,都是不断被提出和完善的解决方案。

“海洋阴谋”所引起的讨论热潮,也正好给了参与海洋保护工作的研究者、政策制定者和行动者回应的契机,让我们听听他们怎么说。

 

王松林,青岛海洋研究会秘书长

“海洋阴谋”可以说是一部科学事实和主观臆断、启示与误导、关爱与歧视杂合纷呈的大片。

影片指出全球范围内的渔业资源正在严重衰退,这非常正确。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报告显示全球约2/3的渔业资源已经被过度捕捞和充分捕捞。中国的渔业资源衰退问题比大多数国家更加突出。

2/3

联合国粮农组织的报告显示,全球约2/3的渔业资源已经被过度捕捞和充分捕捞。

它同时指责了民间组织与商业集团在共同利益的驱使下,存在可持续认证“漂绿”问题。这虽然有些以偏概全,但相关问题确实存在。中国就有“问题企业”获得过可持续渔业认证。“漂绿”问题从无到有,从偶发到频发,最终会严重伤害由民间组织和行业携手艰辛创建的基于市场的可持续认证和生态标识体系。

我们这些海洋环保组织的确应该反思:如何与企业开展更加有建设性的合作?如何避免国际和国内的可持续海鲜的认证和评级体系的遭到商业利益的绑架?如何更好地扮演商业界的“诤友”角色,而不是“附庸”?

然而“海洋阴谋”给出的素食倡议过于简单草率。少吃甚至不吃海鲜真可以拯救海洋吗?鱼、虾、蟹、贝等海鲜为数十亿人提供了生存必须的蛋白质和多种营养物质。全面放弃海鲜,人类可能需要种植更多的陆地作物,这意味着将更大面积的森林和草原开垦为耕地,消耗更多淡水,施加更多的肥料、农药,甚至使用更多的塑料制品(比如农用保温或节水的地膜),最终海洋还得承受这些陆源的伤害。更何况还有数以亿计的挣扎在贫困边缘的生计渔民和养殖渔民们,他们何以为生?

因此,更现实和理性的答案是,我们必须不断去发现并革除捕捞渔业和水产养殖的诸多弊端,建立更多得到有效管理的海洋保护区,同时公平对待渔业社区,维护他们的长远利益,共同推动可持续发展。这需要政府、渔民企业、科研机构、民间组织、广大消费者们的共同努力。

 

周薇,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资深海洋项目主任

纪录片《海洋阴谋》得到了我的许多不在海洋领域工作的朋友的关注,是一部难得的“破圈”之作,引发了更多人思考我们所吃的鱼来源何处及其背后的环境和社会成本。

许多人已经对影片所列举的事实信息不够准确的问题进行了分析。不过,影片所反映的过度捕捞、兼捕、底拖网等破坏性捕捞方法,还有助长了过度捕捞的渔业补贴等,是实际存在多年,至今都未很好解决的问题。

影片最具争议之处是将“不吃鱼”作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

影片最具争议之处是将“不吃鱼”作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然而,“鱼”和“捕鱼”都是广泛的概念,不只包括影片中展现的工业化捕捞,对于许多沿海社区的居民和小型渔民而言,鱼是基本的食物来源,捕鱼是基本的收入来源,“不吃鱼”这种“一刀切”的简单方式并非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而是需要更好的渔业政策和及其落实。而为了应对气候变化、污染、以及其他的开发活动对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的破坏,还需要采取更多行动,例如亟需建立一个全球规模的海洋保护区网络。

影片的内容很沉重,但片尾西尔维亚博士的话发人深省: 在保护海洋这件事上,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角色。希望若干年后我们再看这部影片时,能有信心地说,影片所反映的问题都已不再是问题。

Sustainable Fishing in Prachuap Khiri Khan
泰国Khan Kradai湾的手工渔民。图片来源:© Chanklang Kanthong / Greenpeace)

亚历克斯·罗杰斯(Alex Rogers),REV Ocean科学总监

影片呈现的一些统计数据着实令人震惊,例如法国沿海的渔业捕捞每年杀死一万头海豚。问题在于,这是真的吗?在这件事上,科学文献似乎的确支持《海洋阴谋》的主张。研究表明,每年渔业可能杀死超过65万只海洋哺乳动物,不仅有鲸鱼和海豚,还包括海豹、海牛和儒艮。此外,还有32万只信天翁、海燕、海鸥等海鸟死于渔业捕捞。尽管我们知道,只要改变捕捞方式就能防止渔业带来的这些附加伤害。

3/4

猖獗的过度捕捞导致现在海洋中四分之三的鲨鱼和鳐鱼濒临灭绝。

著名的《自然》(Nature)杂志今年发表的一项研究报告称,本世纪初每年有6300万到2.73亿条鲨鱼死于渔业捕捞。这种猖獗的过度捕捞导致现在海洋中四分之三的鲨鱼和鳐鱼濒临灭绝。这种情况下,《海洋阴谋》援引的数字似乎相当保守。因此,虽然我不赞同影片中所有的观点,而且影片中也确实存在一些错误,但其传达的主要信息,即管理不善、不受管制或非法作业所造成的不可持续的捕捞活动正在使许多标志性物种走向灭绝,这点是正确的。

时间已经不多,如果需要海洋继续为人类提供食物、气候调节、教育和灵感来源等重要的生态系统服务,这种肆无忌惮的环境破坏就必须停止。

 

丹尼尔·保利(Daniel Pauly)教授,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海洋与渔业研究所我们周围的海洋Sea Around Us项目负责人 

工业化渔业是个非常大的问题,因为它失控了,拿着补贴做各种坏事。这是实话。但这个问题太大了,无法通过消极的“不行动”,即“不吃鱼”来解决,而是要通过积极的“行动”来解决——无论是非政府组织、民间社会还是公民个人。影片的观点是这些团体的活动都可忽略不计,所有这些事都是一个巨大阴谋的组成部分。影片对于问题严重性的描述与提出的荒谬的解决方案之间存在鸿沟。

影片贬低“海豚安全”(Dolphin Safe)和海洋环境保护组织Oceana的企图很有代表性。同样,我们看到了其中蕴含着的“坏事是亚洲人干的”这种思想。无论就我个人而言,还是在哲学层面上,影片的这个主线都令人生厌。这不是我们现在该有的交流方式。你不能拍一部片子,指责某个地区的一群人需要对某个本质上普遍存在的问题负责。这是最容易避免的坑,而他们却恰恰掉进去了。

小规模手工渔业实际上是大规模渔业的受害者,但影片过分偏离对渔业话题的理性讨论,甚至都没有展开辩论。

制片人阿里·塔布利兹(Ali Tabrizi)提出的问题实际上是有解决方案的。对工业化渔业的补贴是导致过度捕捞的一个主要原因。世贸组织正在讨论结束补贴的问题。影片的另一个问题在于忽略了小规模手工渔业。我们食用的三分之一的水产品来自于小规模手工渔业。在大多数国家,手工渔民和工业渔业是竞争关系,它们完全不会丢弃渔获,也不使用移动设备进行大量捕捞。小规模手工渔业创造就业,不存在犯罪、过度捕捞或像工业渔业那样获得大量补贴的问题。

小规模手工渔业实际上是大规模渔业的受害者,但影片过分偏离对渔业话题的理性讨论,甚至都没有展开辩论。

Fishing boats in the harbour at Elmina, Gold Coast, Ghana, Africa
加纳埃尔米纳港的手工渔民。图片来源:Alamy

迪西亚·贝尔哈比卜(Dyhia Belhabib,加拿大生态信托基金会(Ecotrust Canada)渔业首席调查员

这部纪录片是企图将渔民的形象刻板化、污名化的又一次尝试,是根深蒂固的白人救世主心态和殖民宣传在作祟。其科学基础存在缺陷,风格居高临下。阿里·塔布利兹没有很好地解决他假装发现的一个众所周知的问题。他的中心思想——停止吃海鲜——丝毫没有建设性。认为每个人都能做出选择,或者鱼类只不过是食物这种“何不食肉糜”的想法,深深根植于那些信息闭塞的头脑之中。

十多年来,关于认证和漂绿问题一直早有记录,并不新鲜。并不是说所有认证体系都是无效的。我们需要下更多的功夫填补漏洞,并对有问题的环节进行审计。

环保界有自己的问题,每个人也都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

环保界有自己的问题,每个人也都在努力解决这些问题。我们在参与和面对政界和沿海居民的过程中汲取经验教训。Oceana、环境正义基金会(EJF)等组织都学到了很多,他们的工作非常顾及民众、环境和他们的文化。

不吃鱼并不是解决我们面临的问题的方法。全球每片海洋都必须有符合其实际情况和适合当地社区的解决方案。没有一种解决方案是万灵药。一些情况下,我们需要学习土著居民几百年来掌握的渔业管理经验。还有些情况下,(通过公正、包容的程序设计并实施的)海洋保护区会有帮助。还有一些渔具回收措施也能发挥作用(注意“幽灵渔具”不是导致塑料污染的主要因素)。不是所有的水产养殖都很糟糕,也不是所有渔民都不好。大多数人希望继续捕鱼,并且想要保住自己的“钱”途(即海洋)。

 

菲利普·周(Philip Chou),海洋环境保护组织Oceana高级顾问

好的一面是《海洋阴谋》强调了海洋面临的诸多重大威胁——这也是Oceana每天都在致力于解决的问题。影片不好的一面是提出了许多似是而非的主张并且犯了一些错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认为可持续捕捞是不可能的这个想法。这是非常不正确的。管理良好的渔业在全球各地都有例子,包括让栖息地、鱼类种群和沿海社区共同走向繁荣的小规模和商业化努力。数据很清楚——采取基于科学的渔业管理,鱼类资源就能恢复。

管理良好的渔业在全球各地都有例子,包括让栖息地、鱼类种群和沿海社区共同走向繁荣的小规模和商业化努力。

否定可持续渔业的概念就是忽视数亿人的需求,特别是沿海发展中国家。对这些国家的人而言,鱼类既是生计,也是蛋白质和微量营养元素的重要来源。Oceana不仅没有放弃渔业,反而是积极致力于政策改革,让工业船队不再以有失公正的方式从依赖渔业的社区手中抢走鱼类资源,也不在它们本不应出现的海域从事非法捕捞。

解决大多数重大问题需要政治意愿、足够的能力和一定程度的技术知识。这正是Oceana的作用所在。我们的活动通过取得政策上的胜利,推动在全球捕捞鱼类最多的国家水域实施以科学为基础的渔业管理,从而增加海洋物种丰度。Oceana正在与盟友合作制止为过度捕捞提供资金、并在无意中支持非法捕捞的有害渔业补贴。Oceana主张出台相关政策,从而提高海洋透明度,并让政府和公司为自身绿色承诺负责。若能妥善管理渔业,并采取保护海洋栖息地所必须的措施,我们就可以拥有物种丰富、健康、生物多样化的海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