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尼西亚的塑料垃圾之危

印度尼西亚正努力减少流入海洋的塑料垃圾,但收效甚微。

Plastic waste on Bunaken Island, Sulawesi

苏拉威西省布纳肯岛上塑料垃圾遍布,每年约有40万吨的塑料堆积在印度尼西亚的海滩上。图片来源:Paul Kennedy / Alamy

联合国将海洋塑料污染称为“一场温水煮青蛙的灾难”。

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印度尼西亚是仅次于中国的第二大海洋塑料污染源头国,其根本原因很大程度上在于过度消费一次性塑料和垃圾管理不善

印度尼西亚拥有一些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和最重要的珊瑚礁生态系统。但是,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这些栖息地面临着从过度开发到塑料污染等诸多挑战。

联合国称,每年约有 800万吨塑料流入海洋。而据印度尼西亚科学研究所(the Indonesian Institute of Sciences)计算,这其中有超过 60万吨来自印度尼西亚。

新冠肺炎疫情大流行让情况变得更糟。废弃的口罩和其他防护装备给该国千疮百孔的垃圾管理体系增加了约 30% 的废弃物

印度尼西亚的海洋塑料垃圾很复杂,部分原因是其沿海社区人口密集。塑料垃圾无处不在,并且会产生跨境影响,塑料随着洋流漂向四面八方,包括无人居住的岛屿。

监而不管

2017 年,印度尼西亚制定了一项国家行动计划,承诺到 2025年减少70%的海洋塑料垃圾。

2018 年政府新颁布了垃圾管理法,并于 2020 年 7 月禁止在小型市场中使用一次性塑料,并对违反规定的卖家处以罚款。然而,在传统集市上,这项政策并未得到严格落实,塑料袋使用仍很普遍。

塑料垃圾沉积在雅加达海岸的红树林保护区,该保护区在流经首都的13条河之一的流域内。印度尼西亚政府已承诺到2025年将减少70%的海洋塑料垃圾。图片来源: Nabiha Shahab / 中外对话

印度尼西亚环境和林业部(the Indonesian Ministry of Environment and Forestry)固体废弃物管理办公室主任诺维扎尔·塔哈尔(Novrizal Tahar)援引他们自己的一份尚未发表的报告称:“2018 年到 2020 年间,印度尼西亚的海洋塑料垃圾已经减少了 15% 以上。”

塔哈尔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UNDP)关于终结塑料污染的网络研讨会上说,印度尼西亚不乏关于垃圾管理的法规,特别是关于海洋塑料垃圾的法规,并表示:“首先,我们采取了监管措施。我们几乎所有的法规都涵盖了从上游到下游的问题……同时我们提高了地方政府的服务和垃圾处理能力。”

缺少消费者的支持

政府的努力似乎不足以遏制这个问题。

绿色和平印度尼西亚办公室的项目官员穆哈兰∙阿萨∙拉西迪(Muharram Atha Rasyadi )说:“我们的垃圾管理系统仍然不是建立在垃圾分类的基础上,而是采用基本的收集-运输-处置方法。”他说:“虽然有一些项目倡导居家垃圾处理,例如堆肥,但主要都是社区独立发起的举措。”

印度尼西亚人在日常生活中很依赖各式各样的塑料袋装产品,例如洗发水和咖啡粉。图片来源: Landscape Indonesia

人们仍然非常依赖一次性塑料制品。许多消费品的包装都是一次性的小袋。拉西迪说,小包装产品,包括洗发水、洗涤剂和咖啡,主要面向的是中低收入阶层,他们只能每天购买少量的这些产品。

许多小包装袋是由不同类型的塑料压制而成,因此价值不高。“很少有回收商愿意处理它们,所以大部分最后的结局就是被填埋或排放到海洋中,” 拉西迪说。

雅加达巨大的垃圾堆

印度尼西亚首都雅加达拥有 1050 万人口。据估计,从该市运往垃圾填埋场的垃圾量从 2017 年的每天 6645 吨增加到 2019 年的每天 7703 吨。

雅加达的大部分垃圾都被倾倒在该市以东约 25 公里的班塔格邦(Bantargebang)垃圾填埋场。自 1986 年投入使用以来,这个 110 公顷的填埋场正在被迅速填满,垃圾堆已经高达 40 米。2016年该市的地方长官签署了一项法令,允许一家市政公司建造垃圾中间处理设施,并打算在城市周边建立多个垃圾焚烧、回收或堆肥场所。那个时候,人们以为这个问题将开始得到解决。然而,进展却很缓慢

送到班塔格邦垃圾填埋场的垃圾仍然是未经分类的混合垃圾。拉西迪说:“有机垃圾高达70%。对于像雅加达这样大的城市,政府没有提供处理所有这些垃圾的基础设施。一些居民自发采取了垃圾处理行动,人们需要靠自己解决问题。”

打不赢战争的橙色部队

官方层面,市政当局为每个街区雇佣了 40 到 70 名清洁工人,而整个雅加达市就有 1.8万多名清洁工人。他们穿着独特的橙色背心,打扫街道、清理运河、清运垃圾,被人们称为“橙色部队”。可是,面对如此庞大的垃圾数量,他们也无能为力。

为了提高团队的能力,该市还雇佣了托加尔∙西纳卡(Togar Sinaga)这样的自由职业者。

托加尔∙西纳卡通过收集家庭垃圾,挑选和出售水桶等可回收材料来贴补收入。图片来源: Nabiha Shahab/中外对话

47 岁的西纳卡在东雅加达附近走街串巷收集垃圾。作为一名受雇于人的垃圾收集者,他没有月薪,主要靠将家庭垃圾运到临时垃圾场来赚取收入,每车垃圾大约能赚 0.70 美元,外加来自房主的小费。此外,分拣和销售可回收材料(如纸箱、金属罐和塑料水瓶)也能让他每周额外多赚 14 美元。

创新和解决方案

改善物流和增加劳动力不足以解决印度尼西亚的塑料垃圾问题。因此,他们现在将希望寄托在创新性解决方案上。

印尼政府与联合国开发计划署 (UNDP) 及挪威政府一起在东南亚范围内发起了一场终结塑料污染的大赛,希望借其解决自身面临的问题。

终结塑料污染创新挑战赛(the Ending Plastic Pollution Innovation Challenge)的第一位获胜者是来自越南的阮武(音译,Nguyen Vo)。她开发了一种用草制成的吸管,其目标是到 2025 年取代 50 亿根塑料吸管。比赛奖金能帮助她扩大产量,她说。

其他初创企业已开始将塑料加工成燃料和其他产品。雅加达的一家社会企业 Landscape Indonesia 正在摸索后一种选择。该公司首席执行官阿古斯∙萨里(Agus Sari )说:“想象一下,如果我们每年可以将 150 万吨塑料废物转化为柴油等效燃料。”这项技术可用于所有类型的塑料,包括低价值的小袋包装。

这个用来装燃料的瓶子是由雅加达的Landscape Indonesia公司用塑料垃圾制成的。印度尼西亚的一些初创公司正在研究各种方案,试图解决塑料垃圾的问题。图片来源:Landscape Indonesia

但拉西迪表示,减少浪费比重复使用和回收更重要。“我们不支持将塑料转化为燃料或将塑料转化为能源的概念,因为它没有解决问题的根源。如果塑料可以转化为能源,那么人们会认为使用塑料没什么大不了的。我们使用了大量不必要的塑料……我们可以从改变我们的行为开始,减少使用,”他说。

本文与威尔逊中心(Wilson Center)的中国环境论坛(China Environment Forum)合作发表的。

翻译:BAI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