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拉利昂出售珍贵海滩建造中资渔港

当地人表示,政府卖掉生态旅游目的地布莱克·约翰逊海滩的决定是一场“社会和生态灾难”。

“这是我们大多数人获得生活来源的地方。我们不知道中国企业想带来什么样的发展。” 图片来源: 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

2018年,刚刚就任总统几个月,朱利叶斯·马达·比奥(Julius Maada Bio)便宣布终止前总统欧内斯特·巴伊·科罗马(Ernest Bai Koroma)提出并获中国资金支持的国际机场项目。这个被高调宣传的马马玛国际机场(Mamamah International Airport)预计耗资4亿美元,比奥认为这是一笔“亏本买卖”。

比奥认为,中国的贷款计划是一场不能带来任何经济效益的“骗局”。然而三年后,同一届政府却在一场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即将开展一笔类似的交易,将塞拉利昂一处最宝贵的生态旅游资产以5500万美元的价格出售。

5月,首都弗里敦(FREETOWN)附近布莱克·约翰逊镇(Black Johnson)的100多公顷原始森林和海滩正被出售给一家中国企业建设渔港的消息在当地引发轩然大波。有传言称,这片区域其实是要建一座鱼粉厂,不过塞拉利昂政府否认了这个说法,也没有证据显示中方有类似计划。塞拉利昂官方表示,这个港口将为金枪鱼船和其他大型渔船提供停泊设施,从而能够增加国内市场的鱼类供应,并提升出口能力。

black johnson sign, sierra leona
布莱克·约翰逊社区坐落在弗里敦城外通往西区半岛的高速公路旁。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

这个拟议项目将何时投入运营尚不清楚,但是土地所有者和民间组织已经表示强烈反对。

土地所有者们称,这个项目将迫使居民搬迁,渔民将无法捕鱼和贩卖,而当地妇女的采购和销售也会变得更难。在致总统比奥的一封公开信中,当地民众称这笔交易是一场“社会和生态灾难”。

环保工作者则认为拟建项目将产生严重的环境影响,破坏原始热带雨林,减少鱼类种群数量,造成环境污染。塞拉利昂生态保护协会(Conservation Society of Sierra Leone)名誉主席萨玛·班亚(Sama Banya)博士问道:“难道为了在布莱克·约翰逊海滩发展商业化捕鱼,我们就要抛弃这一切吗?”

民间组织绿色风景(Green Scenery)发布了一份声明,要求政府公布交易条款。按照塞拉利昂法律,开展此类项目之前必须获得环境影响评估许可。

失去土地和生计

迄今为止,塞拉利昂政府就此事唯一公开发表的评论不过是该国渔业和海洋资源部部长于5月10日签发的新闻稿

这位部长表示,建设港口是为了确保当地市场鱼类产品的稳定供应,项目将以塞拉利昂提供土地入股、中国政府提供资金的方式进行建设。

新闻稿指出,项目涉及的包括滨海区在内的部分土地属于政府所有,其余土地将通过强制收购取得,预留的土地补偿款款大约为130万美元。

蒂托·汤米·格班德瓦(Tito Tommy Gbandewa)可能会失去超过一公顷的土地,其中包括他的海滨度假村——蒂托天堂生态民宿。据他说,补偿款远远不及该地产的价值。

“政府推进各项计划的时候没有征询我们的意见。我们不知道为什么,”格班德瓦说道,并称当地居民还遭到了当局的恐吓威胁。“他们每次来都会带着一些武装警卫、地痞和测绘师。有时候他们一进村这儿就好像战区。人们都逃跑了。”

卡迪亚图·塞赛 (Kadiatu Sesay)是一位在格班德瓦的度假村工作的有着三个孩子的单亲妈妈。她说:“我在这里工作,挣钱养家,供孩子们上学。如果他们把度假村关了,我就没工作了,家里人也会跟着受苦。”

卡迪亚图·塞赛在蒂托天堂生态民宿工作,她担心会因为度假村关门而失业。图片来源: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

一位名叫布里玛·博卡里(Brima Bockarie)的度假村工人对塞赛的处境感同身受,他说:“这是我们大多数人获得生活来源的地方。我们不知道中国企业想带来什么样的发展。”

鱼粉厂传言

布莱克·约翰逊海滩被卖掉的消息在社交媒体上引发了有关这块土地其实是要被用来造一座鱼粉厂的激烈的争论和猜测。“拯救布莱克·约翰逊海滩”(#SaveBlackJohnsonBeach)上了推特热门话题,所有者们用这个方式筹集资金,用于造势要求对这一项目进行司法审查。

目前,鱼粉厂已经成为西非日渐突出的一个问题。这些工厂将当地捕获的鱼类加工成鱼粉,然后出口到全球各地的鱼类和牲畜养殖场。为了满足鱼粉厂的需求而进行工业化捕捞极大地破坏了鱼类的种群数量,而留给当地渔民的鱼类资源却逐渐减少,他们不得不到更远的海里去捕鱼,即便如此,捕到的鱼也越来越少。在邻国,人们还将当地鱼粉工厂与那里的土地和海洋污染联系起来

西非很多鱼粉厂有中资背景,但也有一些是西班牙、土耳其和其他一些国家的。

人们担心在布莱克·约翰逊地区建一家工业鱼粉厂会摧毁那里的鱼类种群。该项目涉及的一部分土地在旱季会成为泻湖,那里是鱼儿们入海前繁殖和育苗的场所。

但是,渔业和海洋资源部部长艾玛·科瓦·贾洛(Emma Kowa Jalloh)在新闻稿中反驳了这种说法。她说:“渔业和海洋资源部已经看到了社交媒体上关于要在布莱克·约翰逊海滩建设鱼粉厂的传闻。……我们希望民众能够清楚,要建的是一座渔港,不是社交媒体所说的鱼粉厂。”

中国的支持

中国驻塞拉利昂大使馆经济商务处参赞杜子君表示,塞拉利昂政府请求中国政府帮助建设这个港口。杜子君称:“中方将在塞拉利昂方面完成相关工作后决定项目立项和实施的细节。”

中文资料提供了更多有关这一交易的细节。这些资料显示,项目打算建造一座连接西非渔业供应链的工业渔港,而不是秘密建设一座鱼粉厂。

据中国渔业龙头省份山东省的新闻媒体“胶东在线”报道,这座港口属于中非合作论坛援建项目。烟台开发区渔港发展有限公司将通过与塞拉利昂政府、中国铁路国际集团成立的合资企业参与港口建设。项目计划投资3.2亿元人民币(约合5000万美元),将“通过开展国际招商、国际中转和转口贸易,建设一个远洋渔业海外基地”。

渔业和海洋资源部部长贾洛表示,自20世纪70年代以来,塞拉利昂政府就一直“渴望”修建一座渔港,但是由于资金投入巨大而未能实现。

塞拉利昂目前大部分工业捕捞的渔获都要先在船上冷冻后再转运到大型冷藏船上进行出口。而中国商务集团的一份材料称,如果塞拉利昂能够拥有一座专门的、具有工业化加工设施的渔港,那么,不仅可以满足本国庞大且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而且可以通过加强的空运通道将新鲜的鱼、虾和鱿鱼等产品出口到海外。

贾洛表示,港口不仅会创造收入和就业,还有助于加强本土船舶维修和保养方面的能力。

中国大使馆参赞杜子君补充说,这个项目将有助于塞拉利昂发展自己的渔业。

中国国际渔业博览会的网站上写道:“(这个港口)将增加塞拉利昂国内的鱼类资源,增强其国际市场出口能力。渔港设施将包括废物管理系统,可将海洋废物和其他废物再循环成有用的产品。”

项目透明度有待提高

班亚博士仍然持怀疑态度。“我是否需要提醒所有该项目的支持者们,这个提议将对我们的环境产生怎样的灾难性影响,特别是旅游业和它声称支持的渔业?”

他补充说,政府应该公布可行性研究结果,从中可以了解项目对环境的潜在影响。

他的观点得到了法律研究和司法倡导研究所(Institute for Legal and Advocacy for Justice,ILRAJ)和纳玛提塞拉利昂(Namati Sierra Leone)两个组织的响应。两者一份联合新闻稿中要求政府对项目进行环境和社会影响评估,并提供布莱克·约翰逊海滩经评估是该项目最佳地点的证据。

被出售的布莱克·约翰逊海岸线的一部分。图片来源: 阿卜杜勒·布里玛 / 中外对话

2017年,世界银行曾以环境安全为由,拒绝了一项在布莱克·约翰逊建设渔港的项目提议。

一个布莱克·约翰逊土地所有者团体还要求按照塞拉利昂2008年《环境保护法》第23和24条规定,公布项目的环境影响评估结果。

但是,当地政府依然没有回应这些问题。

杜子君说:“项目的选址和环境影响评估均由塞拉利昂政府根据自己的法律和行政程序确定或进行。”

中塞关系

据中国大使馆网站介绍,塞拉利昂是中国在西非最大的对外直接投资目的地国家之一。双边贸易额从2000年的860万美元增长到2019年的5.1亿美元; 2020年前八个月双边贸易额达到3.2亿美元。此外,中国企业还在当地创造了4500个就业岗位。该国也受益于中国制造的价格低廉的商品,特别是手机和电子配件。

2018年,中塞两国政府签署了有关增加渔业投资的谅解备忘录。根据这份备忘录,将优先进行鱼类资源综合评估和一座渔港的建设。但是,2019年9月进行的鱼类资源评估的报告不仅未向公众披露,也没有进行相关的公开意见咨询。

塞拉利昂四分之三的工业捕捞都由中国船队完成。合法捕捞的鱼获量非常大。一艘工业拖网渔船一天可以捕捞100吨鱼,相比之下,小规模手工渔船一年只能捕捞17吨。工业拖网渔船只需支付很少的许可费,而且它们的实际渔获量通常远超申报量。

High sea control of Chinese fishing trawler FU HAI YU 1111 by Sierra Leone fishery inspectors
2017年,福海渔1111号拖网渔船在塞拉利昂水域附近的公海上被发现携带非法渔具,该船随后被扣押至首都弗里敦。图片来源 © Pierre Gleizes / Greenpeace

这些大型渔船使用的是先进的捕捞设备和航行里程更长的发动机,当地渔民根本无法与之抗衡。有些人认为这些船队虽然是合法的,但由于它们捕捞的渔获出口海外,因此并不利于地方经济。

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IUU)的捕捞活动加剧了塞拉利昂的渔业困境。不少渔获没有进行申报,而缺乏跟踪装置和执法能力薄弱也使得外国渔船有了可乘之机,侵占了当地人迫切需要的收入。

据估计,塞拉利昂渔业年收入本可以达到5000万美元,但由于监管不足和非法捕捞,实际收入还不足1800万美元

港口建设是否可能停止?

“绿色风景”正在敦促比奥总统彻底放弃布莱克·约翰逊项目,并兑现政府保护环境的承诺。

土地所有者们在公开信中指出:“如果允许这种情况发生,将危及整个国家的粮食安全,因为塞拉利昂人民80%的蛋白质摄入来自鱼类。手工捕鱼还是大多数沿海家庭的主要生计来源。”

像格班德瓦家的民宿那样的旅游业将在一夜之间被关闭,导致很多人失业,生活陷入困境。土地所有者们在公开信中补充道,“这个项目必须停下来。”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