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PCC最新报告:地球的海洋和冰层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最新报告的主要作者为我们解读报告中的警示。

Glacier calving into the sea, Neko Harbour, Graham Land, Antarctic Peninsula, West Antarctic

冰盖融化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海平面加速上升的主要原因。图片来源:Andreas Alexander / Alamy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IPCC)在新发布的报告中警告称,人类毫无疑问正在让地球变暖,这在大气、海洋和极地地区引发快速的变化,并导致世界各地极端天气事件增加。

8月9日,IPCC 发布了备受期待的《第六次评估报告》的第一部分。来自世界各地的234位科学家在报告中归纳汇总了气候科学的最新成果,以显示地球因升温而正在发生的变化,以及这些变化对未来的影响。

《对话》(The Conversation)采访了该报告海洋、冰层与海平面上升章节的主要作者之一、气候科学家罗伯特·科普,意在了解正在发生的深刻变化

对话:在您看来,IPCC这份报告传递出的最重要的信息是什么?

罗伯特·科普(以下简称“科”)在最基本的层面上,气候变化的事实已经明确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了,相关证据也在不断累积。

人类活动导致地球正在以至少是数千年来所未有的速度变化,这些变化正在影响地球的每个区域。

人类造成了大量温室气体排放,其主要来源有化石燃料燃烧、农业、森林砍伐和废弃物分解。 图片来源: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

虽然有些变化在数千年内都无法逆转,但通过强有力、快速和持续的温室气体减排,可以使一些变化得到减缓、甚至是逆转。

2015年《巴黎协定》的目标是将全球温升相比工业化前的水平控制在远低于2摄氏度以内。然而,要实现这个雄心勃勃的目标已经时间不多了。这需要全球二氧化碳排放不断下降,并在2050年左右或之前达到净零排放。

对话:关于海洋和极地地区,科学家现在最关心什么?

1970年左右以来,全球海平面一直加速上升,上世纪的上升幅度是至少3000年来最大的。

2013年IPCC发布《第五次评估报告》,以及2019年发布《气候变化中的海洋与冰冻圈特别报告》(Special Report on the Ocean and Cryosphere in a Changing Climate )以来,关于冰盖加速消失的证据愈发清晰。

过去十年间,全球海平面以每年平均4毫米左右的速度上升,其原因主要有两个:高山冰川和两极冰层融化,以及海水受热膨胀。

冰盖融化是上世纪90年代以来海平面加速上升的主要原因。有明确证据表明冰川和格陵兰冰盖融化以及海洋变暖与人类影响有关。海平面上升正对沿海社区造成重大影响,包括上世纪60年代以来,全球很多地区沿海洪灾发生的频率几乎翻了一番。

之前的IPCC报告发布以来,科学家在模拟研究冰盖行为方面取得了重大进展。与此同时,我们对冰盖物理学也有了更多的了解,包括认识冰盖变得不稳定的潜在方式。我们虽然还不太了解这些变化的潜在速度,但如果温室气体排放继续无节制地增长,冰盖消失的速度会更快。

这些研究进展证实,未来数百年海平面将继续上升,对沿海社区构成的威胁也将不断升级。

一直到2050年,全球海平面上升基本已成定局:无论各国以多快的速度减排,到本世纪中叶,全球海平面都很有可能平均上升15至30厘米。

但是全球的排放选择对2050年之后的海平面上升预测的影响会越来越大。如果各国继续目前的排放路径,到2100年温室气体排放可能会让气温升高3到4摄氏度,全球海平面将很有可能上升约0.7米。如果能够依照《巴黎协定》将温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那么海平面就不会升那么高,到2100年很有可能会升高半米左右。

高影响路径下,IPCC对全球海平面平均上升幅度的预测(单位:米)及温室气体排放水平。数据来源:IPCC《第六次评估报告

此外,全球减排幅度越大,极地冰盖变得不稳定的可能性就越低。这种不稳定很难用模型加以预测,但却会导致海平面大幅上升。

在我们所考虑的最极端的排放情境下,不能排除冰盖迅速融化,导致本世纪末海平面上升近2米的可能性。

幸运的是,如果全球变暖被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那么海平面上升超过2米就需要几百年的时间——如此情况就可控得多。

对话:海洋或冰层是否正在接近气候临界点(tipping points)?

“气候临界点”是一个模糊的术语,不同的人用法都不一样。IPCC将临界点定义为“临界阈值,一旦这个阈值被突破,那么系统将以极快或不可逆的方式重新进行调整”——例如,一旦升温超过某个临界点,气候动态变化就会导致冰盖大量丧失。

由于该术语非常模糊,所以IPCC 通常关注的是一个系统的变化特征——例如,系统的变化是否是突然的或不可逆的——而非是否符合“气候临界点”的严格定义。

系统可能会突然发生变化的一个例子,是被称为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the Atlantic Meridional Overturning Circulation,AMOC)的大规模海洋环流,墨西哥湾流就是其中一部分。地质气候证据告诉我们,大西洋经向翻转环流过去变化很快,预计本世纪变化速度会减弱,如果它彻底崩溃,欧洲地区的变暖就会放缓,美国大西洋沿岸海平面就会上升,风暴路径和季风周期也都会改变。但大多数证据表明这样的崩溃本世纪内不会发生。

关于极地冰盖突然变化的证据比较混杂,但有明确证据表明冰盖的变化在数百年到数千年的时间内是不可逆的。

如果我们能够把气温上升幅度控制在1.5摄氏度以内,那未来两千年间海平面预计将上升2到3米;如果地球持续变暖且升温幅度达到5摄氏度,未来两千年间海平面将上升20米。

北极夏季海冰在过去40年间大幅减少,目前已经是一千年来规模最小的时候。有人认为这也是一个具有“临界点”的系统。但是实际上这个系统并没有临界阈值,这在科学上是很清楚的。相反,北极夏季海冰面积减少与全球温度升高大致成比例,如果温度稳定,预计海冰也会稳定下来。

对话:相比上一份报告,科学家现在对飓风有没有新的了解?

自从2013年IPCC发布上一份评估报告以来,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相比40年前,飓风的强度更大,而且增强的速度也更快。还有证据表明美国的飓风移动速度变慢,导致降雨量增加了。

但现在还不清楚这是不是受温室气体的影响——颗粒物污染减少也有重要影响。

全球变暖最明显的影响是大气变暖后容水量更高,造成更多极端降雨,2017年哈维飓风就是这种情况。展望未来,预计飓风和飓风降雨会继续增加。目前还不清楚飓风总量将如何变化。

对话:234位科学家参与撰写了此次报告,然后需要195个国家的政府就决策者摘要达成一致。观点如此之多,会影响结果吗?

科学家撰写这种报告的时候,一个关键目标就是准确捕捉科学的一致和分歧点。

例如就冰盖变化而言,科学界针对有些[冰盖变化]过程已经达成广泛共识,有些过程的科学研究还刚刚起步,存在强烈的分歧。但了解这些过程对于试图管理风险的决策者而言可能非常重要。

这就是为什么,比如说我们不仅要讨论最可能的结果,也要关注可能性很低或者未知但潜在影响很大的结果。

IPCC编写这份报告的流程完全透明——我们花了三年时间来写这份报告,期间作者们需要回应超过5万条评审意见。各国政府也有参与,它们必须对准确反映基本评估的决策者摘要逐行进行核准——通常在这个过程中能够让决策者摘要更加清晰。

我很高兴这次和以往一样,与会各国政府都签署通过了一份准确报告气候科学现状的摘要。

本文转载自《对话》(The Conversation)

翻译:YAN

The Conversa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