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海洋的戏份会不会增加?

因新冠肺炎推迟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将于本月将在格拉斯哥举行。海洋议题在谈判中的分量会有多大?

Marine protected area sign on the beach

将海洋议题纳入格拉斯哥气候大会谈判的呼声渐隆。图片来源:Rosanne Tackaberry / Alamy

世界各国领导人、公民社会团体和媒体将于10月31日至11月12日在苏格兰格拉斯哥参加《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缔约方大会第二十六次会议(COP26)。该会议原定于2020年举行,但因新冠肺炎疫情而推迟。

英国政府希望各国在会议上能提出更雄心勃勃的2030年减排目标,并承诺到2050年实现净零排放的总体目标。这将保证各国有可能实现保持全球平均气温上升不超过前工业化水平2摄氏度,并力争将其限制在1.5摄氏度的目标,这是它们在2015年《巴黎协定》中所承诺的。

英国要求各国优先淘汰煤炭,加快电动汽车的普及化,动员国际气候融资,并遏止森林砍伐。

上一次会议,即2019年的马德里气候大会,被宣传为“蓝色大会”,因为它试图建立将海洋问题和联合国气候变化谈判结合起来的先例。

格拉斯哥气候大会即将开幕,但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海洋问题在当前议程中的分量有多大,但海洋专家们对该领域议题占据重要地位寄予厚望。

海洋在大会上分量几何?

海洋问题可能出现在本届气候大会的正式讨论和附属活动中,由此各国在大会结束时可能就海洋-气候议题发表一份政治宣言。

各国还将在大会上提出其最新的气候承诺,即国家自主贡献(NDC),其中预计将包括具体的海洋目标。

美国环境保护组织瑞尔保护协会(Rare)的政策与伙伴关系高级经理丽莎·辛德勒·默里(Lisa Schindler Murray)表示,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围绕海洋-气候行动的势头将继续增长,各国将会把海洋和沿海生态系统纳入到其各自的减缓和适应目标中。她还预期当地社区在海洋-气候行动中的作用能得到更多认可。

一项由39个发达和发展中国家组成的旨在将海洋纳入气候变化政策的倡议——“因为海洋”(Because the Ocean),将在会议的第一天发布一项新的宣言,以强调海洋与气候的联系。除了要求将海洋目标纳入新修订的国家自主贡献之外,它们还呼吁通过格拉斯哥气候大会和《生物多样性公约》第十五次缔约方大会(本月的第一阶段和明年春天的第二阶段都在昆明举行),采取一种整全方法来同时应对气候和生物多样性危机。

“30×30”目标——到2030年将全球30%的海洋面积纳入海洋保护区(MPA)——的呼声越来越高。这一目标已经出现在昆明大会协议的初稿中,是向大会呈交的提案中最明确并得到最广泛支持的。海洋保护区目前覆盖了约8%的海洋,被认为是增强海岸带生态系统的最佳方式之一,而后者可以捕获和储存大气中的二氧化碳。

Marine protected area sign on the beach
管理良好的海洋保护区是建立海洋韧性和固碳的最有效的工具之一。图片来源:Hanna Tor / Alamy

英国环境、食品和农村事务部的凯特·道森(Kat Dawson)曾表示,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的英国海洋议程包括动员资金落实海洋行动,承认海洋健康是实现《巴黎协定》“1.5摄氏度目标”的关键,支持作为海洋行动基础的海洋科学,支持“30×30”目标,以及海洋的基于自然的解决方案(NbS)。

为什么海洋与气候相关,且反之亦然?

海洋为我们提供食物、贸易、能源和生计。它覆盖了地球表面的70%以上,吸收了约23%的人为二氧化碳排放。它还通过吸收90%以上由人为温室气体排放而带来的多余热量来调节气候。

但我们不能认为这是理所当然的。由于全球变暖,海洋正在慢慢失去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这意味着更多的二氧化碳会留在大气中,从而使地球进一步变暖。

全球变暖给海洋带来了巨大挑战。除了酸化,它还导致了海洋生态系统格局的变化,对物种数量、多样性和分布产生了严重影响,也给人类带来了重大的社会和经济后果。

Coral Bleaching
升温的海水导致珊瑚白化,继而威胁众多依赖这些栖息地的海洋生物的生存。图片来源:Lion Yang / Greenpeace

爱丁堡大学海洋生物学教授默里·罗伯茨(Murray Roberts)说,人们对海洋及其在气候系统中的作用认识不足。他补充说:“现在它们的温度大大升高,并且因为吸收了过多二氧化碳而酸化,因而具腐蚀性。海洋的基础开始崩溃。”

海洋保护是否得到了足够重视?

在临近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之际,各国政府和海洋组织已经在一系列会议上提高了海洋保护问题的关注度,包括联合国在6月组织的一次高级别辩论,以及同月举行的一场关于《港口国措施协定》的会议。

何为《港口国措施协定》?


这是一项联合国条约,要求各国对非法渔船关闭港口,并共享实时信息以帮助实现这一目标。

所有会议发出的信息都是一样的,呼吁在疫情造成的延误之后,在海洋上采取具有“变革性”和可操作性的解决方案。联合国可持续发展目标14中包括减少海洋污染、保护和恢复海洋生态系统、打击非法捕捞,以及终止助长过度捕捞的补贴。

在最近的联合国全球契约组织(UN Global Compact)高级别会议上,美国总统气候问题特使约翰·克里(John Kerry)承认气候危机和海洋危机之间存在着“不可分割的联系”。他表示,美国将支持“30×30”目标和“零排放航运使命”(Zero-Emission Shipping Mission)。零排放航运使命的目标是到2030年至少有5%的全球远洋船舶使用无排放燃料。

联合国秘书长海洋问题特使彼得·汤姆森(Peter Thomson)在最近的一篇评论文章中写道,格拉斯哥气候大会是世界“加强海洋在应对气候变化中作用的最佳机会”。他还公开致信《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执行秘书帕特里夏·埃斯皮诺萨(Patricia Espinosa),要求在格拉斯哥气候大会上就海洋问题采取行动。

非政府组织希望在格拉斯哥看到什么?

世界自然基金会海洋事务代理全球实践主管吉斯兰·卢埃林(Ghislaine Llewellyn)表示,一个成功的格拉斯哥气候大会将把海洋融入气候解决方案,并确保足够规模的投资和承诺来解决气候危机。

与此同时,海洋保护协会(Ocean Conservancy)气候政策主任安娜·玛丽·劳拉(Anna-Marie Laura)表示,海洋必须被更好地融入《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进程,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结果之一应该是建立一个海洋与气候对话机制。她补充道:“居住在沿海和低地岛屿上的亿万人无法承受海洋仍然被作为一个附带议题。”

对绿色和平组织英国分部的海洋活动家路易莎·卡森(Louisa Casson)来说,参加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各国政府必须“毫不懈怠地加强气候行动,保护海洋,就像是保护我们生命的根基那样,因为事实也的确如此”。她补充说,气候危机就是一场海洋危机,海洋变暖目前正将整个生态系统推向崩溃边缘。

国际鸟盟(BirdLife International)全球海洋政策协调员卡罗琳娜·哈辛(Carolina Hazin)说:“各国不能在将《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生态系统条款付诸实施时忽视海洋。我们希望参加格拉斯哥气候大会的各国代表们能将海洋生物多样性充分融入到各自的气候承诺中,而且回国后也会采取行动兑现这些承诺。”

非政府组织“危险海洋”(Seas at Risk)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所有国家都必须“立即采取负责任的行动”,首先“大幅”减少排放,并承认海洋行动就是气候行动。他们还说:“海洋只有在自身具有韧性,具有繁荣和多样的海洋生物和健康的生态系统的时候,才能在气候变化面前保护我们。”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