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百万》系列播客:全球塑料污染问题

系列播客深入讨论面对全球海洋塑料“海啸”,中国如何应战?

Plastic is everywhere and its threatening the health of the ocean.

塑料垃圾无处不在,时刻威胁着海洋生态系统。图片来源:Jilson Tiu / Greenpeace

每年流入海洋环境的塑料垃圾有800万吨,如此巨大数量的垃圾是如何从陆地流入海洋的? 我们对此可以做些什么? 在美国持续撤销各项环境承诺之际,中国能否挽救海洋污染困局?面对13亿人口产生的巨大环境消耗,中国正在寻找新的解决方案,将建设重心从经济增长转向环境进步。

可持续亚洲携手中外对话合作推出《八百万》系列播客,艾雅录音室联合制作,五期节目邀请各界专家从内外因深入分析海洋所面临的塑料污染危机,以及中国在这一全球挑战中可以发挥的作用。

订阅收听《八百万》系列播客:ITUNES | SOUNDCLOUD | SPOTIFY

欢迎您在微信,微博,特推,脸书上分享和评论我们的播客节目,也可以寄信至我们的联络邮箱info@chinadialogue.net。


播客为英文采访,欢迎阅读中文文本辅助视听。

序言

《八百万》解析中外的塑料垃圾处理方式,看中国如何对进口塑料废品说不,决心向工业污染宣战,转型建设生态文明社会。

嘉宾:

伊莎贝尔·希尔顿,中外对话总编辑及创始人


第1集:全球塑料污染问题

在世界各地的海滩上和海洋中,塑料垃圾所处可见,这一问题正悄然改变着海洋的结构。 海洋塑料污染为什么成为了全球性问题,又为什么在亚洲尤为突出?

我们与来自学界、政界和倡议组织的专家共同讨论,了解海洋塑料对海洋生物和人类健康的影响。我们还将讨论塑料微粒问题在全球的差异性以及每年进入海洋的800万吨塑料的来源:在陆地上未经收集处理的垃圾。

嘉宾:

克雷格·利森,《塑料海洋》导演
尼克拉斯·马洛斯,海洋保护协会
马库斯·艾瑞克森,五环流研究所
威廉·罗伯森, 美国环保局区域事务应对组
切尔西·罗克曼,罗克曼实验室
珍娜·简贝克,简贝克研究组


序言文本

伊莎贝尔:我认为,大家对于中国已经成为海洋大国,同时也是各种海洋污染的主要来源(特别是塑料污染)之一的这种现状并不十分了解。

马西:欢迎收听《八百万》系列播客节目。每年流入海洋环境的塑料垃圾有800万吨,在应对这一全球挑战的过程中,中国又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呢?本节目将围绕这个问题展开讨论。本节目由可持续发展亚洲组织,及其合作伙伴中外对话和艾雅录音室共同出品。

马西:如今,海洋中的塑料垃圾总量已经达到临界点,而我们所有人都应该对此负责。但是,为什么这么多塑料会离开海岸并进入海洋? 而拥有13亿人口的中国又是如何处理国内大量的塑料垃圾,从而避免其进入水道呢?

首先有请伊莎贝尔·希尔顿。 伊莎贝尔创办了一个名叫“中外对话”的双语网站,该网站致力于推动人们对中国面临的迫切环境挑战的共同理解。

伊莎贝尔:我认为,中国社会的思维方式已经经历了巨大的变化。 2006年我们的网站刚刚成立时,中国所秉承的还是“先发展,后治理”的理念。环境是那些富裕国家才有能力考虑的问题,贫穷国家的条件不允许。

不久之后我发现,随着中国工业化进入收尾阶段,人们开始意识到,其实这样的发展模式成本非常高。循环经济和可持续发展等理念也开始从政治边缘逐步进入中央核心决策的范畴,而且现在也一直如此。

我非常希望通过生态文明这个现行国家政策,能够最终减少塑料污染。

我们之前都曾经历过工业革命,都曾对环境做出过可怕的事情。尽管如此,我们仍然应该从中汲取教训,并且与他人分享这些经验。

如果我们不能同心协力解决某一个问题,那么我们解决上述任何一个问题的机会也会很渺茫。

马西:在这五期节目中,我们将共同探讨海洋塑料污染,以及如何应对这一挑战等问题。这段时间,美国正在退出很多全球环境治理体系,那么中国能否挺身而出,帮助阻止塑料流入海洋?

伊莎贝尔:此前,中国在限制塑料废物进口方面迈出了相当重要的一步。虽然中国的塑料垃圾产量很高,但是其中很大一部分都是从其他地区进口的,这一点很重要。英国、美国和欧盟等国家和地区并没有主动处理自己的塑料垃圾污染问题,而是将其外包给其他国家,而中国就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目的地。

问题是,很多运到中国的垃圾实际上是不可回收的,它们的最终去处只能是海洋。这样看来,污染的源头好像就变成了中国,而不是“原产地”欧盟或者美国。如果中国现在开始停止接收欧美的塑料垃圾,那么就会迫使这些发达国家采取更负责任的态度对待这些塑料垃圾。

马西:但是,从哪里开始着手呢? 是否应该推广回收? 或者直接丢给垃圾填埋场?还是采用现在越来越受欢迎的垃圾焚烧发电技术?

塑料垃圾是我们一次性生活方式的必然产物。如果不加治理,早晚有一天它会彻底改变我们的海洋生态结构。欢迎您与我一道,共同了解如何应对这个关键挑战。


第1集:全球塑料污染问题文本

马西:大家好,我是马西·特伦特·朗。我在香港居住了20年。90年代初刚搬到亚洲时,我住在印度尼西亚的雅加达。我还记得,为了逃离城市的喧嚣,那时的周末总是在美丽的海滩上度过。但当我最近回到那些海滩时,却发现那里到处都是塑料垃圾!

在世界各地的海滩和海洋中,塑料无处不在。它们正改变着海洋的生态结构。

我想知道这样的结果是怎样造成的,亚洲正在采取哪些措施来应对这种挑战的。在与香港的环保人士交谈后,我了解到中国正在取得很大的进展。

那么关于全球塑料污染问题,中国能为我们带来哪些经验和可行的解决方案?本系列专题将带领大家了解中国在海洋塑料污染问题上所扮演的角色及其解决之道。我将与来自学术界、商界、政府以及呼吁解决该问题的专家进行对话,深入了解塑料污染问题的危害,以及中国的政策和投资模式如何帮助我们应对这一挑战。

让我们从最基本的问题开始:为什么海洋塑料污染问题如此严峻?

克雷格:对我来说,对我震动最大的是在我们拍摄海鸟的时候……

马西:说话的这位名叫克雷格·利森。他执导了纪录片《塑料海洋》。克雷格对我讲述了塑料给野生动物造成的严重影响;90%的海鸟体内都含有塑料!克雷格亲眼目睹了澳大利亚海岸的豪勋爵岛上海鸥筑巢的情景…

克雷格:其中的一些鸟儿会在其他地方生活五年,然后飞回他们出生的岛上。不幸的是,他们的父母发现找寻食物的难度越来越大。这就导致豪勋爵岛上的鸟儿们误食塑料,这些塑料在海上漂浮一段时间后,沾染上了海洋生物的气味。

鸟儿们把它拾起来再带回去,喂给它们的孩子。不少幼鸟的胃被充的越来越满,以至于无法再吃下其他的东西,最终被饿死。就这样,鸟儿们离开巢穴,死在了海滩上。每天早上我们沿着海滩散步时,都会发现几十只这样死去的鸟儿。

当我们解剖第一只鸟的时候,我看到从鸟的胃里掉出来很多东西,有气球结、高尔夫球座、瓶盖等等。我突然想到,这些东西我也曾用过、扔掉过。所谓“扔掉”,我曾以为,并且一再有人告诉我们,这些塑料是所谓的“一次性的”,它们会自己“消失”。当然,现在我们知道事实并非如此。我突然觉得自己也对这只鸟的死负有责任。

马西:我也从来没想到,几十年来我们每天习以为常丢掉的那些塑料会产生如此严重的后果。接下来我对话的嘉宾名叫尼古拉斯·马洛斯。他所在的“海洋保护协会”是一家非政府组织,已组织了三十多年的全球沿海清理行动。2011年日本海啸过后,500万吨垃圾漂浮在海上,尼古拉斯曾参与捡拾这些垃圾碎片。以下是他在这个过程中所看到的:

尼克:在香港和秘鲁,以及许多非洲国家、东南亚和亚太地区的很多地方,我们看到一些海滩上堆积着大量的垃圾碎片。有很多地方,花上半天的工夫也清理不干净海滩上的垃圾。可悲的是,无论你走到哪儿,都能捡到垃圾。

过去32年中,我们注意到这样的问题一直存在,在很多地方甚至有增无减。那些最常见的垃圾中,排在前10位的主要是我们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的东西,便捷的一次性产品。烟头一直是头号垃圾,其次主要是食品包装、塑料袋、饮料瓶或瓶盖等。因此,这很大程度上勾勒出了全球消费型社会的现状。

马西塑料产品真正开始风靡一时还是20世纪50年代的事情,此后产量迅猛增长,在90年代末超过了钢铁的产量。因此我问克雷格,为什么过了这么久我们才意识到塑料对地球的影响?

克雷格:我们太习惯于使用塑料了,它变成了我们生活中的一部分,以至于人们忽视了它的存在。我本人也是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之后,才注意到了它们的存在。我冲浪的时候本该看到在我的脚下,在海滩上和其他地方,到处都是塑料,而我没有。当我开始关注这个问题时,我才发现处处都是它们的踪迹。

马西:我也有同感。从知道这个问题开始,我就注意到我们使用和丢弃了多少塑料垃圾。当这些塑料进入海洋中,它会随着巨大的洋流运动扩散到世界各地,也就是所谓的“环流”。为了弄清楚这些“环流”究竟是什么,我打电话给马库斯·埃里克森。几年前,马库斯乘坐用塑料瓶制成的木筏,从加利福尼亚航行到夏威夷。现在他是“五大环流研究所”的研究室主任。我想他可以告诉我们更多的信息:

马库斯:海洋环流已存在了数百万年。简单来说,它们是海洋的循环模式。共有五大亚热带环流:北太平洋、北大西洋、南太平洋、南大西洋和印度洋环流。因此,由于五个亚热带环流的存在,进入海洋的垃圾将随着这些环流迁徙。例如,东南亚和北美的大部分垃圾将会进入北太平洋环流。这是一个顺时针环流。加利福尼亚州丢弃的塑料瓶可能会在五年或更短的时间内漂到中国沿海,然后再过十年又回到美国。这就是环流。

马西:塑料随着这些环流漂到世界各地,我们怎么才能把它们全捞上来呢?比尔·罗伯森说,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他在美国环境保护局工作。我之前在旧金山的一家咖啡馆见到他时,他将塑料问题与他曾处理的漏油事件进行了对比。

威廉:应对石油泄漏首要的原则是关掉污染源,控制排放。那么塑料污染问题该如何应对?你需要从源头上控制向水体的排放。然后希望像泄露的石油一样,生态系统会在适宜的条件下,将其分解成小颗粒物,从而被微生物分解掉。

马西:的确,任何塑料,只要在海洋中呆一段时间,都会被分解成细小颗粒。而当这些碎片小于5毫米时,被称为微塑料。一些塑料制品,比如汽水瓶或牙刷,可能需要几十年才能被分解成微粒,其他如薄塑料袋等仅需要几年的时间。而其余的塑料制品,比如洗涤人造材料制成的衣物时脱落的微小聚乙烯,则直接以微塑料的形式进入海洋。2004年,马库斯所在的“五大环流研究所”得出结论,认为公海中90%的塑料都属于微塑料。

但是,马库斯和克雷格都强调一点,尽管海洋生态系统吸收一定量的石油不成问题,但微塑料对海洋来说却是一个大问题。

马库斯:我们发现,这些微塑料可以吸附浮在海面上的各种有毒物质,诸如多氯联苯、农药、其他类型的杀虫剂、工业化学品,甚至是汽车漏出的汽油滴,都会高浓度附着在塑料上。

克雷格:这些有毒物质进入海洋时,会寻找大分子的物体附着。塑料就属此类,它就像海绵一样吸附这些有毒物质。这样一来,海洋中到处漂浮着这种危害加倍的污染物。鱼类吃掉它们后,有毒物质就会在其体内蓄积。附着在塑料上的毒素,由于具有亲油的特性,会脱离塑料表层并附着在鱼的脂肪组织上。这些毒素会随着大鱼吃小鱼在食物链上不断蓄积,直到到达食物链顶端,被人类吃入腹中。

据估计,当前欧洲人每年吃入腹中的微塑料多达1.1万块

马西:越来越多的研究开始关注微塑料问题。据估计,当前欧洲人每年吃入腹中的微塑料多达1.1万块;在加拿大西部,人们发现平均每个蛤蜊和牡蛎体内含有八块微塑料。大部分进入人体的微塑料会直接排出体外,但有相当一部分颗粒会滞留在人体内并引发严重后果。

克雷格:我们通过研究得知,美国疾病控制中心早在2003年就已经发现,92.6%的美国人体内含有与塑料有关的化学物质。

马尔西:它们可能是附着在塑料上的化学物质,也可以是塑料的组成部分,如有毒的苯乙烯,就是构成聚苯乙烯泡沫塑料的组分。

克雷格:这些化学物质在人体内能够发挥与激素类似的作用,有时甚至还能阻断正常激素,影响其功能。无论是癌症、还是糖尿病,以及行为障碍,甚至性别错乱等疾病,都与它有关。随着我们研究的深入,其结果也愈加令人震惊,因为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这些我们从前未曾彻底弄清楚的疾病,现在看来都是由我们的生活方式所致。

马西:在这里我应该插入一点,专家们仍然不确定这些现象是否与微塑料有直接关系,但它们至少是一些值得警惕的危险信号。

多年来,多伦多大学的切尔西·罗克曼一直在研究微塑料的影响。几年前,应美国环境保护局的要求,她去到了加利福尼亚州和印度尼西亚当地的水产市场。

切尔西:他们非常想要有人去鱼市找到直接证据,看看在商店买的鱼里是否真的能够发现微塑料?

马西:她发现的确存在。她所买的鱼中,每4条中就有一条含有塑料。但她研究的最大发现是她找到的塑料类型各有不同。

切尔西:在加利福尼亚州,我们解剖的含有塑料碎片的鱼中,几乎所有都是纤维成分。这是我们的衣物在洗涤过程中脱落的微纤维,它们随着洗衣服的水流入环境。但在印度尼西亚,我们发现的更多的是塑料碎片,即由较大的塑料制品分解而成微小的颗粒。

马西:加利福尼亚州和印度尼西亚在生活方式上存在的差异使得进入海洋生物体内的塑料种类也有所不同。但有一点很明确,即所有这些塑料都来自于陆地。2015年发表在《科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论文也证明了这一点。这项研究中,研究人员珍娜·杰贝克和她的团队提出了一种估算方法,计算每年有多少塑料进入海洋之中。他们调查了所有沿海国家,然后研究了海岸线50公里范围内的人口密度。之后,他们又调查了这些人口稠密地区大致的废弃物排放量,及其管理方式。结果再次令人震惊。

珍娜:我们对全球塑料排放量的估计中位数是,2010年大约有800万吨塑料进入海洋。

马西:八百万吨!

珍娜:如果我们手拉手沿着全世界的海岸线站一圈,这相当于每个人手上都有塞满五个购物袋的塑料垃圾。这就是全球平均每英尺海岸线上流入海洋的塑料垃圾的量。

马西:八百万吨!我们该采取怎样的行动?

尼克:这个问题没有什么灵丹妙药。

马西:再次请出来自“海洋保护协会”的尼古拉斯•马洛斯。

尼克:这是一个恶劣的全球性问题,需要很多因地制宜的解决方案,而这些解决方案能够整合起来成为一个全球的解决方案。对于那些预计塑料垃圾排放最多的经济体,我们必须寻求建立基本的收集和回收利用机制。我们了解到,目前这些经济体大都集中在东南亚地区。

五个最大的海洋塑料垃圾排放国都集中在东南亚地区,其中就包括中国。

马西:虽然这个问题不止限于东南亚,但据估计,五个最大的海洋塑料垃圾排放国都集中在该区域,其中就包括中国。这些国家占海洋塑料排放总量的40%左右。原因有很多。其一,这些国家有很多是岛屿国家,国土面积小而海岸线长,这意味着填埋的垃圾很容易渗入水道。其二,其中一些国家发展态势迅猛。经济增长使得大部分人口能买得起一次性商品,但正如尼古拉斯所说:

尼克:垃圾收集或处理设施的增长却一直以来无法与塑料垃圾增长的速率相匹配。因此,为解决当前我们看到的海洋塑料垃圾乱排放问题,找到合适的处理措施并为相应的基础设施建设提供资金支持,是十分重要的。

马西:改善垃圾处理的基础设施需要大量投资,不过中国正采取双管齐下的措施应对这一挑战。正如几个月前联合国环境署的埃里克·索尔海姆对路透社所说:“要说目前世界上变化最大的国家,那一定是中国。中国政府变革的速度和决心是巨大的。

而中国不仅仅是在提升自己的基础设施。目前美国正逐渐退出许多环境治理体系,而中国在全球的影响力在逐渐提升。那么他们是否可以承担起全球领导的角色,帮助停止塑料垃圾流入海洋?

———

下一集节目中,我们将讨论中国是如何改善国内外垃圾处理基础设施,以及我们该如何处理我们“一次性”生活方式的必然产物——塑料垃圾。因为,如果不加以治理,早晚有一天它会彻底改变我们的海洋生态结构。

但从哪里开始着手呢?是否应该推广回收?或者直接丢给垃圾填埋场?还是采用现在越来越受欢迎的垃圾焚烧发电技术?

欢迎大家收听下一集的节目,和我一起了解中国独特的政府结构,以及中国特色的环境治理模式如何影响陆地、水道和海洋。

———

结语

本播客节目由可持续亚洲组织为您带来。我是马尔西•特伦特•朗。《八百万》节目由山姆•贝克曼斯联合制作。

音频制作:艾雅录音工作室 卡斯滕和阿纳巴特·马顿斯。

平面设计:金赛·朗。 特别鸣谢科恩·李,丹尼尔·孙以及我们“中外对话”的合作伙伴:伊莎贝尔·希尔顿,夏·洛婷,黄露珊和克里斯多夫·戴维。

欢迎将本节目分享给您的朋友和同事!教育和合作是我们实现亚洲可持续发展的最佳途径。

订阅收听《八百万》系列播客:ITUNES | SOUNDCLOUD | SPOTIFY

 

翻译:Estelle,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