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岛屿与鲸鱼》导演访谈

这部新纪录片描绘了一个直面全球气候变化和污染影响的小社区的生活。

法罗群岛的人们一直从事着饱受争议的传统捕鲸业,但汞和其他化学物质的污染或使消费者不再吃鲸鱼了。

法罗群岛坐落在北大西洋之中,位于冰岛和苏格兰之间。

这个偏远群岛上的人们一直依海为生,仍然从事着饱受争议的传统捕鲸业。

这引发了动物权利活动者的怒火,而法罗人则声称食用鲸肉是他们文化认同的一个重要部分。

在苏格兰导演迈克·戴伊3月新推出的纪录片《岛屿与鲸鱼》中,法罗群岛呈现出一幅更加复杂微妙的生活图景。这部片子讲述了一个挣扎在污染和气候变化全球影响最前线的小社区的故事,视野要广阔得多,也更令人神伤。

片子的主角帕尔·魏赫既是一位公共卫生教授,也是公共健康部门的领导。他发现海洋污染使鲸肉和鲸油中汞和其他化学物质的含量已经达到危险水平,已经不再适合人类食用。此后,他就一直努力制止法罗人食用鲸肉。

魏赫对孕妇及其子女的研究已经持续了三十年,结果表明汞和其他污染物对胎儿和儿童的大脑发育和免疫系统都有严重影响。他还发现食用鲸肉与帕金森病发病率增加存在关联。

海洋中的汞增加是煤炭和其他化石燃料燃烧造成的。有毒化学物质通过燃烧释放到空气中,然后又经降雨进入海洋。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巨头鲸体内的有毒化学物含量尤其高,这是因为汞是一种可以在生物体内累积的持久性有毒物质,被鱼类摄入后会沿着食物链向上传递。

对于有着数百年食用鲸鱼肉历史的法罗人来说,这是一个很难接受的信息。捕鲸和食鲸不仅为他们提供了食物,而且是社区生活的重要部分。

片子还记录了生态退化和全球海洋污染一点点地侵入这一原始海域,海鸟种群也随之凋零、食物链断裂。

戴伊的拍摄工作进行了四年,捕捉到了无数惊人的瞬间:12个人用绳子将一个人倒吊在悬崖边缘,共同猎捕塘鹅;一个嶙峋的小海湾里,数百个男人站在没腰深的血水里用棒子打死鲸鱼;水手们若无其事地在浪尖上掠捕海鸟。

男人站在被鲸鱼血水染红的水里,当地人用特制的“更人性化的”工具杀死鲸鱼。图片来源:电影截图

这是一部拍摄出色、令人心痛的纪录片,它传递了一个普遍的信息:化学品污染已经悄悄渗透到我们所有人身边。

贝丝·沃尔克(以下简称“沃):你是怎么想到拍这部片子的?

迈克·戴伊(以下简称“戴”):我那时住在路易斯岛的一艘船上拍摄自己的第一部片子。我们开船到孤悬40英里外大西洋中的一座礁石,那里有10个苏格兰男人在捕猎海鸟充当肉食。我们在斯托诺韦遇到了法罗人水手,问我们到底在干什么。他们邀请我们去拍摄其捕猎,但很快就不仅是这样了,最终我们拍出了一个事关每个人的故事。

沃:你怎样获得了当地人的信任?

戴:怀疑还是有的,因为之前已经有很多人拿着摄影机到那里,结果他们根本言行不一,很多内容都是站在反捕鲸的角度。法罗人非常好客,他们看到我们之前拍的片子,明白片子并未对他们的行为作出评判,而是让观众们自己来下结论。我们只是如实地将他们的生活呈现出来而已。

岛上大部分人也认为捕鲸不会持续太久了,因此他们非常热衷于从一个更加中立的视角将这一活动记录下来。水手真的帮了大忙,因为他们也经历了我们在摄制过程中的重重磨练患难。

沃:你在摄制中遇到了什么技术挑战?

戴:我们牺牲了几台摄像机。拍摄塘鹅捕猎那天,我们在悬崖下足足拍了38个小时。之前还没有外国人被允许到那个悬崖下面,这真是个荣誉。我们原本以为爬下去拍一个小时就行,结果在一个小尖尖上拍了整整九个小时。那里太潮湿了,以至于摄像机都开始漏电了。

在38小时的拍摄后,我们非常亢奋,然后就接到电话说捕鲸就要开始了。在四个月的等待后,一切突如其来。我们必须穿过群岛,在鲸鱼到达之前赶到那里。光是搬运这些摄影器材也是极富挑战的。

沃:在摄制期间你们对当地捕鲸传统的看法有变化吗?

人群在岸上观看猎杀鲸鱼。图片来源:电影截图

戴:片子拍了53周,加上后期制作一共花了四年。法罗人总是想改进技艺,让捕鲸尽可能又快又准。但这并不能让鲸鱼保护倡议者感到舒服,因为结果并没有区别。所谓的杀戮效率的提高确实是真事儿。鲸鱼保护倡议者以前去那里所看到的捕鲸场面要血腥残酷得多。他们游过去,用长矛刺入鲸鱼的身体。法罗人中有一句谚语说:“外人的眼睛最毒”,在这里此言不虚,因为外部的看法让他们重新审视自己的做法。

沃:你怎么看食鲸行为?这很残忍,但作为传统食物和社区纽带显然又很重要。

戴:鲸肉消费量正在快速下降。某些情况下也需要考察所杀鲸鱼和所吃鲸鱼的数量对比。但魏赫医生的研究表明母亲血液内的汞含量正在急剧下降。自从发现鲸肉有毒后,消费量已经明显剧减,但人们不可能完全停止食鲸。

沃:故事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是关于海洋现状的,鲸鱼体内积累的汞、食物链断裂严重影响海鸟的生存。你对自己的发现感到震惊吗?

戴:如今关于海洋塑料和污染的曝光度很高,但2011年我们开始拍摄这部影片时并非如此。关于这个故事很独特的一点是你可以谈论人类对自然的客观现实的影响,而气候变化否认者无法对此置之不理。

鲸鱼体内有汞,海鸟体内有塑料。当你来到一个地方,发现这里新生儿体内的汞高出安全量的40倍,因为他们的母亲在怀孕期间吃了鲸肉。这实在令人心惊胆寒,观众们必须关注这一事实,他们可能不会吃鲸鱼,但会吃剑鱼、金枪鱼和所有其他海鲜,其中的汞含量同样很高。

法罗人首当其冲地受到影响,但我们也无法幸免。这些都很让人震惊。有研究证明,如果幼年时有过汞暴露,并且长期低含量暴露于我们所熟知的很多化学品,就会发生永久性认知影响。这些化学品在排入大气前并未受到检测,因为企业宁可先盈利、后治理。这是人们真正应该从本片中吸取的教训。

沃:你希望这部片子产生什么影响,希望影响到谁?

戴:我希望能让一些“鸵鸟”从沙子里抬起头来。各国政府还没有禁止一次性的刀叉和塑料袋,我觉得这很可怕。我希望能让人们认清不采取行动的后果有多严重。

沃:岛民们对他们遭受的污染没有责任,但日益增加的人口也给资源带来压力。这个故事是否也是世界上更广泛的不可持续的缩影?

戴:如果人口继续增长下去,则什么都不可持续。但讽刺的是他们吃的(鲸肉)是一种可持续的当地食物,尽管很多人对此感到憎恶。我也不会把他们描绘成天使,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现代世界的一部分。他们用石油制成的塑料、开车、用油发电,不过他们正日益朝着可再生的方向转型。我拍摄这部影片正是因为它是一个缩影,体现了我们如何应对这些现实。 

沃:你下一部片子要拍什么?

戴:我去年一年都在内华达的全国(牛仔)诗歌集会上拍摄牛仔诗人。尽管这些人每天都骑在马背上放牛,但他们仍然满怀热情地写诗并与人们分享。要表现这个节点上的今日美国,这也是一个缩影。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