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青鲨成鲨鱼捕捞重灾区

尽管停止鱼翅买卖的行动取得了一些进展,但过度捕捞大青鲨的现象仍然存在。

深受当地观众喜爱的演员兼导演胡枫为野生救援组织代言,呼吁民众拒绝食用鱼翅。 (图片来源: 野生救援WildAid)

当前有四分之一的鲨鱼物种濒临灭绝。随着公益宣传活动和物种保护行动的开展,多数人都认识到售卖和消费鱼翅是一种无法接受的行为。但在全球贸易中心香港仍存在一种常见的说法:“我们仅买卖数量多的大青鲨鱼翅,“商贩和餐饮业人士说,“并非濒危物种。”

编者按


本文是《中外对话》专题系列报道之一,旨在揭露香港在不受监管和非法捕捞海产链条中扮演的日益显著的国际贸易门户的角色。

环保团体野生救援的亚历克斯·胡福特称这为行业的“免责条款”,并且这也是香港当地海鲜贸易商们以及香港最大的中餐馆连锁店美心集团的官方托辞。

由董事总经理伍伟国经营的美心餐饮集团是英国大型综合性企业怡和控股集团的成员。该集团麾下拥有星巴克、一风堂拉面、芝乐坊餐厅等一大批全球连锁品牌。2016年,美心集团的利润为8.48亿美元。

美心集团在全香港的50多家门店供应所谓的“可持续采购”的大青鲨鱼翅。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的名录中,大青鲨属于非濒危物种。但越来越多的海洋生物学家、渔业专家和环保组织表示,自2005年IUCN对大青鲨进行最后一次评估以来,其生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压力。如果渔民不停止捕捞大青鲨,它们将很快成为濒危物种。

在致美心集团的一封中,“野生救援组织”收集了250多位科学家、学者和环境组织的签名。除了理查德·布兰森爵士、西尔维亚·厄尔博士和珍·古德博士等名人外,签名的还有一些香港的名流和大陆知名的海洋科学家。“野生救援组织”发起的拒吃鱼翅行动还获得了中国篮球明星姚明的支持,该组织最近在香港组织的广告宣传活动由当地演员兼导演胡枫(Bowie Wu)代言。

更加广泛和详尽的研究证实了他们对大青鲨的担忧。根据戴尔豪西大学的一项研究测算,每年全球共捕捞大约1亿头鲨鱼,其中最常见的是大青鲨。

野生救援组织的反鱼翅消费活动人士在美心餐厅外进行抗议。(图片来源: Alex Hofford)
野生救援组织的反鱼翅消费活动人士在美心餐厅外进行抗议。(图片来源: Alex Hofford)

濒危的大青鲨

最近一项专家评审研究表明,上世纪8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太平洋和大西洋海域的大青鲨数量减少了一半以上,全球同比减少6%。

鲨鱼贸易中的其他物种,如槌头鲨和远洋白鳍鲨,2013年被纳入CITES附录II保护范围,自此被禁止捕捞。从那时起,大青鲨就成为了捕猎者们的首选,并成为主要的交易物种,因此陷入了危险之中。

问题是,大青鲨之所以被列入目前的名录,是基于最近的一次评估。该评估是2015年进行的,而使用的数据是1999年以前发布的。这19年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变化的形势

国际社会有人呼吁重新评估大青鲨的生存状况。去年10月在菲律宾举行的《保护野生动物迁徙物种公约》第十二次缔约方大会接受了萨摩亚将大青鲨列为濒危物种的提议。

尽管大会提出的措施仅限于提高意识和促进国际合作,但人们认为可以以此为契机,将大青鲨列入更具影响力的《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形成具有法律约束力的保护。明年该公约将在斯里兰卡举行缔约方大会。斯里兰卡是萨摩亚大青鲨提案的共同发起国。

“自2000年以来,全球捕捞量急剧增加”,萨摩亚的物种提案中称,1998年至2011年间,大青鲨在被捕捞的鲨鱼和鳐形目种群数量中所占的比例增长超过三倍,从4%上升到14%。

根据加拿大贝德福德海洋研究所2009年的一项研究,兼捕对高度徊游的大青鲨构成了实质性的威胁,但这个威胁被严重低估了。大青鲨是目前世界上远洋延绳渔钓中最常被丢弃的鱼类。在加拿大大西洋海域,据估计未统计的大青鲨副渔获比统计的数据高100倍之多。

大青鲨面临着来自各方的威胁,但虽然兼捕和鲨鱼肉市场需求不断增加等问题层出不穷,香港仍然是该物种面临的一个格外值得注意的危险源。

据“物种生存网”称,“大青鲨鱼翅仍然是香港鱼翅贸易中交易量最大的一个品种,”2005年占鱼翅总贸易量的17.3%,[而] 2015年这一数字则增至64%。”

大青鲨鱼翅仍然是香港鱼翅贸易中交易量最大的一个品种。

树立典型

倡导者希望在法律强制手段生效前,敦促美心集团采取原则性立场,这样可以在整个餐饮业产生“多米诺骨牌效应”,就如同航空和海运公司效仿国泰航空马士基航运公司,拒绝运送鱼翅那样。

“野生救援组织”的座右铭是“没有买卖,就没有杀害”,他们决心在这个鱼翅交易的中心改变消费者的习惯。

在回应中外对话海洋栏目时,美心餐饮集团表示,他们旗下的门店正寻求“提倡鱼翅的替代品”,但未计划从菜单中删除该菜品。当被问及是否有任何科学依据表明他们供应的大青鲨鱼翅来自可持续的捕捞方式时,该公司的公关部门并未做出回应。

活动人士已开始针对美国汉堡连锁Shake Shack采取行动,Shake Shack的使命是“专注做最好的”,而他们与美心集团的合作影响了他们的使命。Shake Shack曾承诺要与“我们敬仰和喜爱的志同道合的供应商”携手共进。而环保人士想要知道为什么他们没有在大中华地区践行这个承诺。目前Shake Shack方面尚未对此作出回答。

野生救援组织的活动人士在香港第一家Shake Shack外抗议Shake Shack在香港的合作伙伴美心集团的鱼翅消费行为。
野生救援组织的活动人士在香港第一家Shake Shack外抗议Shake Shack在香港的合作伙伴美心集团的鱼翅消费行为。图片来源:Ryan Kipatrick

全球鲨鱼肉市场

威胁鲨鱼这种海洋食肉动物的远不止中国消费者对鱼翅汤羹的喜爱这一个因素。“海洋守护者协会”亚洲区总监加里·斯托克斯指出,数千吨大青鲨被西班牙的深水舰队运送到日本的气仙沼渔港,并在那里加工成鲨鱼软骨营养片,这是威胁其生存的另外一个因素。

斯托克斯说,2013年欧盟地出台的“禁止割鳍”法案使鲨鱼软骨、器官和肉类二级市场繁荣了起来。

这项法案要求渔船不得切下鱼翅后将鲨鱼尸体扔到大海,而是要将整条鲨鱼运回来。尽管该政策旨在降低捕捞率,但也导致了鲨鱼肉在这些二级全球市场的繁荣。

“人人都在谈论鱼翅,”斯托克斯说,“但我们也需要谈谈大规模屠杀鲨鱼的问题。绝不仅仅只有中国人食用鲨鱼。“

斯托克斯说,无论是以(鲨鱼)鱼柳、岩鲑鱼、还是其他名称销售,西班牙和巴西等地市场上消费廉价鲨鱼肉的人越来越多。自从“海洋守护者协会”和东帝汶国家警方去年捣毁了一批中国非法渔船后,斯托克斯发现这些渔船上装满了整条的鲨鱼,这些鲨鱼本来要被运往中国的一家工厂进行加工,然后出口到澳大利亚。

虽然日本、台湾、印度尼西亚和中国等地仍在鱼翅市场上扮演主要角色,但在去年新加坡取代香港成为鱼翅贸易中心之前,进入香港市场的冷冻鱼翅绝大部分都来自加拿大北大西洋沿岸的西班牙船只。

环保组织看待鲨鱼产业的角度不同,但他们同意这一最基本的观点:针对特定物种的特定措施仅是权宜之计,只有彻底叫停鲨鱼工业化捕捞才能使物种恢复。

“野生救援组织”4月份在美心集团旗下两家餐厅举行了抗议活动,约有一百名鲨鱼保护活动人士聚集在一起,要求该公司遵守其 “密切监察新的环境因素,以负责任的态度审视相关的企业策略”的承诺。

布告将食客长期以来对鱼翅的热衷与奴役制、缠足、使用痰盂、买卖丫鬟等其他一些曾一度风靡香港、但现在公认是错误且过时的文化习惯相类比。

英国哥伦比亚大学著名的渔业专家、参与签署了“野生救援组织”致美心集团公开信的丹尼尔·保尼博士也同意该观点。他说:“只有在全球范围内禁止捕捞鲨鱼、销售、购买和运输鱼翅,才能保护该物种。”

“富有的罗马人食用火烈鸟舌头。我们是否可以买卖‘可持续火烈鸟舌头’?不,这就是为什么火烈鸟仍未灭绝。”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