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南极和地球,中国会投赞成票吗?

我们即将取得振奋人心的成果,而中国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西尔维亚·厄尔写道。

(图片来源:Liam Quinn

南极洲是世界上最大的天然宝藏。本周,24个国家和欧盟做出的决定将会对它的未来,具体来讲是环绕南极大陆的南大洋的未来起到决定性的影响。

南极大陆、冰川和海域是地球的蓝色心脏。为了地球上的所有人类与生物的福祉,我们必须保护这片共同的家园。不过,参加南极海洋生物资源养护委员会(CCAMLR)的各国代表——包括中国——能否不辱使命? 现在仍存在很大不确定性。

在霍巴特举行的CCAMLR年会上共有三项重要提案,主旨是要在南大洋建立世界上最大的,面积约300多万平方公里的海洋保护区(MPA)。其中一项提案是呼吁在南极洲东部建立海洋保护区网络,其他两项提案中一项是在威德尔海建立大型保护区网,另一项是刚刚提交的保护南极半岛海域的提案。

这些提案是与科学家们和南极利益相关者(包括渔业)多年研究和磋商的结果。海洋专家坚持认为这些提案对保护这些海域独特的野生动植物、减轻气候变化影响以及建立全球重要生态系统的恢复能力至关重要。

我们即将取得振奋人心的成果

这些提案需要获得全部25个CCAMLR成员国的一致通过,这其中高层地缘政治的影响不可小觑。然而可悲的是,科学的建议和环境要求并不全然符合各国利益。南极东部海域和威德尔海洋保护区的建立都遇到了阻力。

2017年,因中国和俄罗斯的反对,在南极东部海域建立保护区的提案未能获得通过。人们担心这种情况会再次重演,并有可能影响威德尔海保护区的建立。但也未必一定如此。我们即将取得振奋人心的成果,而中国可能是其中的关键一环。

(图片来源: UNDP / Freya Morales)

中国政府表现出的战略灵活性有效扭转了局势,推动CCAMLR在2016年通过了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罗斯海海洋保护区提案,获得全球赞誉。当前中国有机会通过支持上述海洋保护区提案,来保持这种势头,并巩固其环境领导者的地位。反之,将与其“认识、保护和利用”南极的战略背道而驰,还会有损其作为气候行动先锋的国际声誉,影响其2020年《生物多样性公约》大会东道主的地位。

需要考虑的还有更高层面的问题。CCAMLR会议关于在南极东部海域建立保护区的提案自2011年起一直陷于政治僵局之中。若再一次得出令人失望的结果,这个专属委员会的能力将遭受质疑,人们将有充分理由质疑其是否能够实现其保护南极海洋生物的既定目标。

2011年,CCAMLR达成一致意见,将在2020年之前,在整个南大洋地区建立大型海洋保护区网络。现在临近2018年底,却只通过了两个海洋保护区:罗斯海海洋保护区和南奥克尼群岛附近的一个相对小很多的海洋保护区。CCAMLR仍然任重道远,批准这两项提案将是朝着正确方向迈出的一大步。

很重要的一点是,所有CCAMLR成员国都要认识到他们的投票所影响的不仅仅是其本国的捕鱼业或政治议程。此次会议的结果与全球70亿人口,甚至是子孙后代都息息相关。但参与会议的并不代表我们大多数人的利益。

1982年CCAMLR创建之时,为了“安全”开发南极鱼类和其他野生动植物资源,只邀请了在该地区有科考或捕捞作业的国家加入。当时,我们尚未意识到地球上的每个社区,从亚马逊到撒哈拉到喜马拉雅山,都与南极洲息息相关。现在我们认识到了这一点。

我们认识到,南极周围寒冷而富氧的水域驱动着全球海洋营养物的循环,这些营养物是我们整个食物网的基础。我们认识到,南极冰盖中蕴藏着地球70%的淡水资源。我们认识到,南极生态系统向大气输送氧气并捕获了大量的碳。我们认识到,区域性的野生动植物和全球性的生态过程都因磷虾、鱿鱼和鱼类资源合法和非法工业捕捞而受到威胁。

70%
南极冰盖中蕴藏着地球70%的淡水资源

有了这些认识,就难怪非CCAMLR成员国会关注霍巴特会议,并开始质疑为什么影响全人类的决定却掌握在一小群并不合适的国家手中。CCAMLR成员国需要证明给世人,南极洲在他们的掌控下是安全的。

我们中那些有幸考察了南极洲周围海域,并亲眼看到了地球那闪闪发光的心脏的人们恳求所有CCAMLR成员国尽早投票支持保护区的建立。因为我们亲眼看到,南极洲并非冰冻的荒地,而是充满生机的地方,无论是作为海洋碳和食物链引擎的小磷虾,还是刚开始从上百年的杀戮中恢复的蓝鲸。仅威德尔海就蕴藏着14000种动物资源。

威德尔海海域发现了十二种鲸鱼,三分之一的帝企鹅都在这里的冰上孵化。南极东部海域拥有世界上42%的罗斯海豹和70万只阿德利企鹅。这些可爱的物种已经受到气候变化的严重威胁:它们需要我们的保护。

CCAMLR成员国本周要通过的提案并不过分。已经有充分的理由和越来越多国家支持在整个南极大陆周围建立一个200英里的专属科考区,以保护这个相对未受影响但却极其重要的地球系统。投票支持这些明确划定且经过广泛研究的保护区应该是一个明智的选择。这是加强国际关系,加快气候行动和保护海洋的双赢契机。

中国因其突破外交瓶颈,化解了建立罗斯海海洋保护区问题所面临的阻碍而广受赞誉。延续这一积极的态势,对于中国,乃至整个世界而言,都会大有裨益。既然我们了解了南极洲对人类做出的贡献,那么现在是时候回馈它了。

翻译:于柏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