珊瑚修复利弊几何?

关于什么是珊瑚种植的最佳实践,生态保护人士之间存在不同看法

(图片来源:chameleonseye

中国环保人士对修复珊瑚礁的热情日益高涨,但在最佳修复方法上存在的分歧也日益突出。

7月,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的一个环保小组在香港以北的大鹏湾海底种植了3万盆珊瑚苗(占海底面积17亩,约1.1万平方米),此次活动受到了公众的高度关注。

几天后,参与该地区珊瑚修复工作的当地团体潜爱(DiveforLove)开始质疑大规模的珊瑚种植活动造成的影响。该团体发现,种植珊瑚的架子中有些并非直接位于海床之上,而是放在了健康的珊瑚上。潜爱还发现水底散落着数十个本该用来固定珊瑚盆的塑料螺丝。

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专家廖宝林不认同这一批评。他否认团队有采集野生珊瑚或使用塑料的行为,并指出大部分支架是由陶瓷或玻璃材料制成。他同时指出,30000盆对于海洋来说远算不上“大规模”,且项目珊瑚的成活率达到85%。

“潜爱大鹏”秘书长夏嘉祥表示,珊瑚种植项目对于资助方和政府管理部门来说都很难监测,这使得评估它们的真正成效变得很困难。在他们的早期工作中,也曾经进行过大规模的珊瑚培育,不过后期转向了拯救受损的珊瑚碎片。

“珊瑚生态系统是非常复杂的。我们很多年后才意识到在陆地上大范围种植单一树种对生物多样性的影响。不希望看到这样的情况在海底重演,”夏嘉祥说。

7月下旬,在与深圳大鹏官方的一次会议中,中国太平洋学会珊瑚分会以对生态的负面影响为由提议暂停大规模珊瑚种植活动。廖表示他的团队没有后续的珊瑚种植计划。

潜爱大鹏志愿者邓凌姿讲述如何将珊瑚残枝固定在苗圃上。来源:李婧/张新燕

珊瑚正面临威胁

全球变暖正严重威胁着全世界的珊瑚礁。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 (IPCC) 在其最新的报告中发出了可怕的警告。      即便各国能够把全球气温上升控制在1.5℃以内,全球仍将失去约70%到90%现有的珊瑚礁。据IPCC估计,若升温达到2℃,所有的珊瑚礁都将不复存在。

2℃

全球升温2℃,所有的珊瑚礁都将不复存在

全球温度已经比工业化前上升了1℃。IPCC预测,按照当前的趋势,全球最早将在2030年突破1.5℃的升温限值。

珊瑚礁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并面临退化和前所未有的白化威胁。所谓的珊瑚白化,即海水温度过高时,珊瑚礁组织内的共生藻类(黄藻)便会离开或死亡,从而导致珊瑚变成白色。珊瑚礁白化并不一定意味着死亡,但却会面临更大的生存压力,从而面临死亡的威胁。

据国际自然保护联盟统计,至少有5亿人依靠珊瑚礁支持的生态系统获得食物、海岸保护和生计。

“渔民和旅游业者知道(失去珊瑚礁的)后果,因为他们看到自己的收入受到了影响,”香港大学生物科学学院助理教授大卫·贝克说。

“但从全社会的角度来说,对于(珊瑚礁保护重要性)的认识还很难和一些其它的环境议题相比。”

中国的珊瑚礁约占全球总量的13.5%,它们面临着工业污水排放、过度捕捞和几十年来沿海土地复垦带来的海洋污染的挑战,这些都造成了严重的损失。

但由于尚未进行全面调查,中国珊瑚礁的退化程度还不清楚。中科院的科学家们希望建立统一的监测网络,并在今年晚些时候公布对中国珊瑚礁的评估情况。

海底的珊瑚苗圃。来源:潜爱大鹏/张新燕

拯救珊瑚

随着中国不断强调环保的重要性,更多研究机构和民间环保团体开始参与修复珊瑚礁。

这顺应了利用人为手段帮助珊瑚适应海洋变暖的全球趋势,但一些科学家对此持保留意见,认为,这种做法是在浪费时间和资源。

贝克不同意这一说法:“在我看来,我们不应该放过任何可能有用的工具或机会,”他说。

贝克认为,这个“工具包”既包括修补珊瑚的基因组让它们变得更强大这样的激进想法,也包括珊瑚礁修复这种不那么“高科技”的做法。

全球范围内,珊瑚修复的速度在过去15年间加快不少。据加州大学的研究人员介绍,仅加勒比地区就开展了150多次培育珊瑚苗,并将幼苗移植到已经退化的珊瑚礁上的行动。

潜爱大鹏志愿者邓凌姿讲解珊瑚移植-局部。来源:李婧/张新燕

精工细作

好的意愿并不总能得到科学认识的强有力的支持,贝克说。

环保人士需要以科学为基础,确定应该对哪些种类的珊瑚进行切分和培育,以及如何移植。这么做的目的是保持遗传多样性,同时避免浪费。另外由于一些珊瑚物种具有攻击性,一些则对某些疾病特别敏感,这么做还能避免对水下生态造成意想不到的影响。

“我们能保护一些现有的珊瑚礁,”贝克说。“还能加强一些地方(珊瑚)的多样性…我们可以帮助它们迁移。”

贝克相信中国可以成为全球珊瑚修复的领军者。

“也许我们可以从海南省的一些珊瑚开始,帮助它们在其他沿海地区扎根,然后增强它们应对气候变化的能力。”

这对中国而言尤其重要,因为如果珊瑚有机会随着海水变暖向北迁移,中国南部将成为接纳北上珊瑚的第一线。

潜水员加入救援

香港珊瑚礁普查基金会执行董事基思·凯认为,让休闲潜水团体参与珊瑚修复项目有助于壮大珊瑚修复队伍。

“经过适当的培训,潜水员可以在短时间内学会这些操作——这将大大提高效率,”凯说。

但潜爱的秘书长夏嘉祥担心,为了达到大规模移植珊瑚的目的,潜水员可能会在无意间破坏野生的健康珊瑚。

“我个人认为,保护珊瑚礁最好的办法就是不要打扰它们……”他说。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