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显露参与北极事务的决心

各国纷纷竞争在北极圈内的影响力,中国也强调自身的地区作用。

(图片来源:kjekol

在由各国政府、非政府组织、学术机构、对北极感兴趣的民间社会组成的北极圈组织(Arctic Circle)会议上,中国不断增强的存在感继续让该地区的新一轮地缘政治竞争成为不争的事实,而气候变化的加速影响和环极圈海冰的融化则让这个竞争变得更加激烈。

纵观历史,曾经的北极首先是环极圈8个国家关注的焦点。西方国家先下手为强,而东方国家则因为无法越过的自然屏障而被排除在外,只得将注意力放在别处。2013年,中国成为北极理事会正式观察员,首次为加入关于该地区对话迈出重要一步。2016年,中国又公布了作为“一带一路”倡议战略组成部分的“冰上丝绸之路”倡议。“一带一路”战略旨在通过公路、铁路和航运系统,将中国的经济实力辐射到亚欧各国,以消纳其生产贸易的扩张。2018年,中国再次发表重大政策声明《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对中国具体行动及其法理基础进行了详细阐述。

北极独特的海洋和陆地生态系统的开发规模如今有了很大程度的提高:其他地方资源的枯竭提高了该地区的经济价值,再加上新的技术、气候现实和国家愿望。据2017年生态系统服务分析估算,北极每年在食品、矿产开采、石油生产、旅游、狩猎、现有价值和气候调节方面的估值为2810亿美元(人民币1.9万亿元)。

中国来到北极会议这个舞台上,要的不仅仅是露脸,更是要成为中心的“玩家”。

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对该地区当前和未来的区域环境、当地社区和经济发展有着十足的影响。北极不可避免的成为中国的兴趣所在和投资场所。随着北海航道的开通,北极与外界建立了更加直接的联系,缩短了时间和空间的跨度,为整个欧洲环极地区带来了经济优势,从北极进入美国和加拿大北大西洋也更加便利。

《中国的北极政策》白皮书读起来很有意思,其中列举了自身的一系列首要目标,陈述了现有的国家主张和国际协定,以及继续重金投资的一些勘探和科研项目。白皮书承诺就具体意愿、政策协调、设施互联、贸易畅通以及资金融通缔结双边合作协议:基本上就是为中国和极圈各国在未来各个层面上的发展开辟一条蓝色经济通道。白皮书的整体基调具有责任感,且表现出了合作的决心;自然和原住民的权利得到了尊重,并确保本着和平与和谐的基调开展各种互动。从白皮书来看,中国对北极地区的主张是进步、合理和必然的。

中国外交部北极事务特别代表高风在北极圈组织会议上发言。图片来源:Arctic Circle

参加雷克雅未克的中国高级官员在全体会议和小组讨论会上都表现出了这种自信,中国管理人员在专题研讨会和演讲中也都带着这种自信。在雷克雅未克哈尔帕(Harpa)音乐会议中心举行的中国赞助的活动上,觥筹交错,轻歌曼舞,处处洋溢着这种自信。由此可见,中国来到这个舞台上,要的不仅仅是露脸,更是要成为台柱子。即便是那些犬儒主义者,也会被中国吸引住目光。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基本缺席了此次会议,与会者只有阿拉斯加州参议员丽萨·莫科夫斯基,一名在自由讨论时间提问的华盛顿特区遗产基金会(Heritage Foundation)成员,以及一名出现在基础设施投资研讨会上、名牌上写着“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北极事务特别顾问”的年轻人。俄罗斯也来人了,代表是俄罗斯联邦参议员、前驻美大使谢尔盖·基斯利亚克。

US$281
北极在食物、旅游、采掘和自然资源方面的价值

笔者认为,中国这一做法显然是先发制人。中国在北极地区的存在和影响的逻辑与过去相比发生了显著变化。中国只是依靠参加了会议,就扩大了其观察员的地位,几乎获得了和其他国家一样完全平等的权利。

此外在“主要政策主张”这一部分中,在对勘探、环境保护和文化理解的一系列承诺下面还有一个关于“利用北极资源”的关键部分,具体要求如下:

1. 北极航道的开发利用

呼吁保障各国利用北极航道的权利和航行自由,在安全和后勤保障能力建设、北极航道的基础设施和运营方面发挥作用。

2. 油气和矿产等非生物资源的开发利用

呼吁通过合作及协议的形式,参与上述资源的开发;参与低碳技术、风能以及地热技术等清洁能源领域的研究和交流。

3. 渔业等生物资源的养护和利用

呼吁以养护为前提,各国平等享有开发北冰洋公海新渔场的权利;同时有权研究和保护海洋遗传资源,公平分享和利用生物资源开发带来的惠益。

倒数第二个政策主张承诺“坚持共商、共建、共享原则,重点开展以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为主要内容的务实合作”。换句话说,中国肯定要全面参与北极事务。

各国对北极的自然资源虎视眈眈并不是什么新闻;尽管北极圈组织的会议一直强调生物多样性、可持续性、原住民社区和传统文化,但这种兴趣一直都是以往大小会议潜在的议题。现在有趣的是,一个孔武有力的新玩家加入了游戏——这位玩家有着同样强烈的兴趣、先进的技术、更多的资本和坚定的决心。中国的主张尽管听起来彬彬有礼,但其对权利的主张毫不含糊。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