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中国进口鱼产品激辩

廉价进口冷冻鱼对肯尼亚渔业影响几何?

从中国进口的罗非鱼是肯尼亚最受欢迎的鱼类品种,每公斤售价2美元左右,而肯尼亚当地鱼类售价为每公斤3美元。图片来源: Yousuf Tushar

杰弗里·奥巴迪·奥索洛的正式工作是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肯雅塔国立医院的会计。另外,他还开了三家鱼类批发店,两家在城里,另外一家在肯尼亚西部城镇埃尔多雷特。

他一般一天能卖出1000公斤鱼,但是去年销量却下降到每天600公斤左右,减少了40%。他认为,问题就在于来自中国的进口鱼。

他告诉我们,从中国进口的罗非鱼是肯尼亚最受欢迎的鱼类品种,每公斤售价2美元左右,而肯尼亚当地鱼类售价为每公斤3美元。来自肯尼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肯尼亚从2013年开始从中国进口罗非鱼,2016年的规模达到1亿美元,远高于2015年的6240万美元。

他补充道:“进口鱼个头更小、价格也更便宜,批发价最低一公斤仅卖1美元,而当地湖鱼的最低价则要1.5美元。”

肯尼亚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7年肯尼亚渔业进口总额达到1200万美元,高于去年的1000万美元。

肯尼亚印度洋沿岸的渔民从冷却设施中称重渔获量。
肯尼亚印度洋沿岸的渔民从冷却设施中称重渔获量。 渔民抱怨捕捞量下降,他们不得不应对来自外国船只的竞争。图片来源:马伊纳·瓦努努

保卫地方渔业

手工渔民、批发商和加工商是当地渔业价值链的主力军,进口鱼让他们叫苦不迭,因为廉价进口产品导致本土产品在价格上慢慢失去优势。而此类指控也成为了中肯两国关系紧张的主要原因。

2018年10月15日,在一场在内罗毕召开的中小企业家会议上,当地贸易商抗议中国进口产品扼杀当地企业活力。迫于压力,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不得不临时宣布禁止进口中国鱼类产品。

总统表示:“尽管我们与中国保持着良好的贸易关系,但是我们也要保护本国民众的利益。如果的确是中国进口鱼导致我们的渔民陷入困境,那么我们将会出台一些进口条件阻止中国产品出口,保护地方渔业。”

虽然总统禁令还未正式成为法律,但是据当地媒体报道,中国驻肯尼亚临时代办李旭航警告称,这一禁令很可能会引发两国之间的“贸易战”。而这也会影响乌干达与肯尼亚印度洋口岸蒙巴萨港之间现代化标准铁路的二期工程融资。

目前,蒙巴萨与内罗毕之间铁路的一期工程已经完工,而另外60公里的西延线路正在建设之中,项目资金中有1.5亿美元来自中国。

肯尼亚海洋与渔业研究所高级研究员麦基冼德克·奥索尔指出,渔业进口有望继续填补该国每年80万吨的渔业资源缺口。

奥索尔援引2016年联合国粮农组织(FAO)的数据称,除了对进口产品进行合理监管,肯尼亚还要在现有20.3万吨的产能基础上继续扩大渔业产能,保证满足肯尼亚国内人均每年4.5公斤的渔业产品消费量。而这个数字平均下来,也就是人均每天消耗不到3克的渔业产品。

他指出:“我们需要进口鱼类来弥补缺口,但是也要通过合理监管平衡进口与本国产能,明确应该进口的产品。”

他补充道:“当前的首要任务是提高产能,然后再规范进口。”

渔民艾萨克·奥蒂埃诺在捕捞之前准备好他的渔网,维多利亚湖属于肯尼亚、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共享的湖泊
维多利亚湖属于肯尼亚、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共享的湖泊。渔民艾萨克·奥蒂埃诺在捕捞之前准备好他的渔网,湖中的鱼类数量有所下降,导致鱼类进口量增加。图片来源:马伊纳·瓦努努

积极发展地方渔业

科学家表示,由于民众对鱼类营养价值的认知度提高、人口不断增长、以及储存条件改善使得浪费减少,近年来肯尼亚鱼类消费实现了持续增长。

奥索尔指出,鱼类产品的巨大供需差距主要在于鱼类投资偏低,和过时的地方渔业捕捞技术。

奥索尔认为,“其他可能的因素还包括高昂的生产成本,当然这还要看鱼类是人工养殖的还是野生捕捞的,如果是后者的话那么当地鱼类产品反而更有竞争力。”

他说,要想满足市场需求,肯尼亚必须大力投资水产养殖,加强湖泊、河流和海洋的水产养殖及其可持续性,保护海洋生态系统。

除了上述观点外,奥索洛还指出,肯尼亚鱼类进口的混乱状况还要归咎于该国贸易与农业部门以及海关当局的腐败。

他表示,肯尼亚的渔业进口企业都必须掌握在政界或商界有影响力的人手中,因为只有他们能够在没有政府监管的情况下大肆进口鱼类产品。

不仅像奥索洛这样的贸易商受到渔业进口的影响,古德勒克·姆巴格这样的渔民也不例外。姆巴格住在肯尼亚印度洋沿海基利菲(Kilifi)地区的维平勾海滩,靠着一艘传统的单桅帆船打渔为生。

古德勒克没有任何的现代捕鱼设备,仅靠三位雇员和这艘小船进行捕捞,如今每天只能捕到20公斤金枪鱼。

他以每公斤3到4美元的价格将渔获出售给当地商人,大约每天平均进账60美元。然后还要用这笔钱支付雇员工资、自家收入和渔船损耗维修。

肯尼亚正在发展鱼笼养殖以增加产量,图为维多利亚湖中的鱼笼。 图片来源:马伊纳·瓦努努

不公平的竞争

姆巴格说,情况并非总是这样糟糕,并指出过去六年多当地渔业交易量下降了近七成。他指责称外国捕捞船的出现,以及执法不严,允许船只进入繁殖区进行捕捞是造成目前状况的原因。

他表示,“我们捕的鱼之所以还能卖出去,就是因为新鲜,而进口产品可能已经在冰柜里储存了五个多月了。”

他指责本国监管部门的腐败导致外国渔船在肯尼亚水域非法捕鱼,因为每次外国船只被捕后不久就被释放了。同时,这些大型船只还捕光了本来小渔民可以捕捞的鱼类。

肯尼亚国家统计局2018年报告显示,肯尼亚水域的总捕捞量已经从2016年的14.7万吨下降到2017年的13.5万吨。与此同时,肯尼亚公共政策与分析研究所(KIPPRA)称,非法捕捞每年给肯尼亚带来的损失高达1亿美元。

姆巴格感觉自己的单桅帆船根本无法与国际捕捞船竞争,因为他的船最远只能驶到距离岸边两公里的海域进行捕捞,那里虽然海面平静,但鱼类数量也很少。

他表示,“我们只能在沿岸地区进行捕捞,劣势非常明显。”

在内罗毕的城市市场,酒店服务员艾琳·瓦伏拉承认,由于当地鱼类供应不足而进口产品价格“实惠”,所以饭店不得不用进口鱼为顾客烹制菜肴。

她说,她不希望顾客知道自己买到的是中国进口鱼,因为有些当地人认为这种进口鱼质量不好甚至可能还受到过污染。

她说,“其实这些鱼质量很好,但是由于是从中国进口的,所以有些人会认为这些产品可能质量不行或者不卫生,因为‘中国制造’质量堪忧的看法传播的太广了。”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