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新亮相的智利海洋公园

迭戈·拉米雷斯-德雷克海峡公园将为濒危鸟类和鲸鱼提供一片栖息之地。

The grey-headed albatross breeds at six island groups or archipelagos in the seas above the Antarctic, including Diego Ramírez. The islands are also an important migration route for whales and other cetaceans. (Image: Omar Barroso)

灰头信天翁的繁殖地主要集中在南极洲的6个群岛,这其中就包括迭戈·拉米雷斯群岛。这些群岛也是鲸鱼和其他鲸类迁徙路线中的重要地标。(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智利南端的迭戈·拉米雷斯-德雷克海峡公园已经成为各类稀有海洋物种及其栖息地的保护伞。这个公园去年获批,上个月刚刚开始生效。这里将成为美洲最南端的公园,为濒临灭绝的企鹅、信天翁和鲸鱼提供总面积14.439万平方公里的避难所,同时保护该地区重要的海床结构。

这个公园同时覆盖了美洲大陆架最南端迭戈·拉米雷斯群岛地区的陆地和海洋。此外,这个公园也为德雷克海峡的水下陆崖提供了法律保护,这其中就包括南美和南极洲之间最大的水下山脉萨尔斯山,其从海底到海面的海拔落差高达4000米。(图片:奥马尔·巴罗佐(Omar Barroso))
这个公园同时覆盖了美洲大陆架最南端迭戈·拉米雷斯群岛地区的陆地和海洋。此外,这个公园也为德雷克海峡的水下陆崖提供了法律保护,这其中就包括南美和南极洲之间最大的水下山脉萨尔斯山,其从海底到海面的海拔落差高达4000米。(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这个公园为许多鸟类提供了一个避风港,其中就包括灰头信天翁(thalassarchechrysostoma)。这种海鸟如今濒临灭绝,原因有很多,比如气候变化导致其主要食物鱿鱼的位置发生变化,渔具缠绕带来的威胁,以及栖息岛上其他物种的入侵等等。(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这个公园为许多鸟类提供了一个避风港,其中就包括灰头信天翁(thalassarchechrysostoma)。这种海鸟如今濒临灭绝,原因有很多,比如气候变化导致其主要食物鱿鱼的位置发生变化,渔具缠绕带来的威胁,以及栖息岛上其他物种的入侵等等。(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这个公园为许多鸟类提供了一个避风港,其中就包括灰头信天翁(thalassarchechrysostoma)。这种海鸟如今濒临灭绝,原因有很多,比如气候变化导致其主要食物鱿鱼的位置发生变化,渔具缠绕带来的威胁,以及栖息岛上其他物种的入侵等等。(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条纹长喙/卡拉鹰(phalcoboenusaustralis)是一种大型黑色猛禽,主要出现在合恩角南部德雷克海峡的群岛之上。这个公园保护区总面积1420万公顷,是智利第25个海洋保护区,也是智利巴塔哥尼亚建立的第7个保护区。(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Scientists collecting samples. The park’s location, at the southern end of the continental shelf of the Americas, makes it a strategic area for monitoring global climate change. (Image: Omar Barroso)
科学家们正在收集样本。
这个公园位于美洲大陆架的最南端,对于监测全球气候变化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冈萨洛岛是迭戈·拉米雷斯群岛中的一个岛屿。智利最南端拥有大量的峡湾、深水海峡和海藻森林等野生栖息地,有着非常独特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合恩角和迭戈·拉米雷斯群岛位于美洲大陆最南端,也是地球上开发程度最低的地区之一。
冈萨洛岛是迭戈·拉米雷斯群岛中的一个岛屿。智利最南端拥有大量的峡湾、深水海峡和海藻森林等野生栖息地,有着非常独特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合恩角和迭戈·拉米雷斯群岛位于美洲大陆最南端,也是地球上开发程度最低的地区之一。(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一只长腿秃鹰(phalcoboenusaustralis)正站在一座群岛的悬崖上。浅海与深海水流在这一地区交汇,为不少脊椎动物、无脊椎动物、哺乳动物和鸟类食物提供了食物和繁殖地。
灰头信天翁的繁殖地主要集中在南极洲的6个群岛,这其中就包括迭戈·拉米雷斯群岛。这些群岛也是鲸鱼和其他鲸类迁徙路线中的重要地标。(图片:奥马尔·巴罗佐)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