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铁腕”渔业政策效果显著

印尼凿沉违法船只的行动确实减少了非法捕鱼活动,但与中国更好地合作也必不可少

An illegal fishing vessel called Viking is blown up by Indonesian authorities off Pangandaran, West Java province, Indonesia, The vessel was allegedly involved in prohibited fishing activities (Image: Ramdani/Xinhua/Alamy)

2016年3月,一艘名为维京的非法捕鱼船在西爪哇庞岸达兰外海被凿沉,图片来源:Ramdani/Xinhua/Alamy

五年前,印尼这个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岛国开始采取行动打击破坏其鱼类资源的行为。印尼海域遭到邻近国家和地区的“掠夺”式捕捞,包括中国、泰国,韩国、马来西亚以及中国台湾地区。

苏西·普吉亚斯图蒂2014年出任印尼海洋与渔业部长,从此她便开始极力遏止非法、未报告及不受管制(IUU)的捕捞活动。《自然 •生态学与进化》杂志去年发表的一份报告发现,在印尼海域活动的外国渔船减少了80%以上,同时印尼渔民的渔获量有增长迹象。

该报告的主要作者、加州大学圣芭芭拉分校的雷尼尔·B·卡布拉尔说:“这份报告发表前,印尼渔业部也会说他们的反IUU政策有效果,而且会罗列数字,但却没有过硬的证据。我们使用独立数据……来表明真的有效果,并让印尼相信他们的政策正在发挥作用。”

2015年政府暂停发放许可时,停泊在印尼安汶的外国船隻,图片来源: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2015年政府暂停发放许可时,停泊在印尼安汶的外国船隻,图片来源:Ardiles Rante / Greenpeace

铁腕”策略

这个变化的主因是什么呢?就是进行IUU捕捞的中国渔船变少了。这些渔船每月的捕捞时间曾经长达2000—5000小时,是第二大进行IUU捕捞活动的泰国渔船捕捞时间的近10倍。卡布拉尔的团队利用卫星和其他手段监控发现,印尼的政策使这几千个小时减少到几乎为零。

苏西捍卫印尼渔业的“铁腕”策略包括2014年10月以来凿沉了488艘IUU渔船。尽管其中只有一艘挂着中国国旗,但26艘使用印尼国旗的非法渔船中有很多可能与中国相关。中国渔船占比如此之低的部分原因在于他们装备了先进的技术,从而更难被抓住。印尼可能也不愿意在对华关系中掀起太大的风波。

中国拥有最大的远洋捕捞船队。尽管其总捕捞量难以确定,但现有数据反映的情况也令人心惊。据绿色和平组织估计,中国大约有2500多艘远洋捕捞渔船,而非营利机构“全球渔业观察”的 一项研究认为,中国船只的捕捞时数超过了后面10个国家的总和。

全球合作

苏西部长任内,印尼在打击IUU捕捞中发挥着领导作用。去年10月,该国主办了“我们的海洋”大会以促进在全球海洋政策上的合作与行动。中国缺席了这次会议。

美国史汀生中心环境安全项目副研究员阿曼达·沙瓦尔说:“对中国来说,没有参加巴厘岛的这次会议是失去了一次展示其对海洋问题重视和决心的机会。”

不久之前,中国在与印尼合作应对海洋问题上还曾展现出更高的积极性。2013年10月习近平首访印尼,提出旨在扩大亚洲港口和沿海基础设施投资的“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这是“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当时上台不久的印尼总统佐科欢迎与中国进行海上合作。但这些初步举措并未发展成两国在海洋问题上的持续合作。

尽管印尼的领海有600万平方公里,也只占全球的很小一部分。该国无法控制公海,这片浩瀚的水域目前由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松散地维系着。很多人认为这一国际法远远不足以应对现代的IUU捕捞行为。

沙瓦尔认为中国需要更积极地参与到这一问题的解决中来。她说:“作为全世界最大的海鲜生产国……和远洋捕捞国,中国在应对IUU捕捞和保证可持续渔业方面至关重要。”

印尼积极的监管行动对那些资源匮乏的国家来说并不可行。苏西部长和越来越多的非政府组织正在呼吁达成新的国际协议来遏止IUU捕捞和其他对海洋的威胁。目前有好几个国际措施正在成型,其中之一是港口国措施,即一个禁止有IUU前科的船只使用港口和卸下渔获的约束性协议。目前已有57个国家签署,尽管中国尚未加入,但该协议可能会产生很大影响。

沙瓦尔说:“中国并不愿意缺席任何高水平的政治进程,因此继续展示海洋政策努力的成功与影响将促使其更多地参与进来。”

可喜迹象

有一些迹象表明中国可能正在转变,至少其国内的情况是这样的。据华盛顿大学的塔比莎·格蕾丝·马罗瑞说, 中国最新的渔业五年计划为远洋捕捞船只及其渔获量设定了上限。此外,中国还决定向各港口提供一份禁止入港的IUU渔船名单,总数超过200艘。问题是这些措施将如何落实。

马罗瑞表示,中国对于如何实现消减40%捕捞补贴的既定目标缺乏清晰的阐释让她担忧。

如果要让类似的机制发挥作用,就需要更多关于渔业、IUU船只及其渔获量的数据。印尼在这方面也走在了前面,于2017年成为首个与“全球渔业观察”分享捕捞船只跟踪数据的国家。包括秘鲁和密克罗尼西亚在内的其他国家也表明了相同的打算。

“全球渔业观察”的阿齐·巴伊哈奇说:“苏西激励其他国家……来分享他们的数据,我希望这带来更大的连锁反应。”

对印尼来说,如今的重点是更好地认识国内渔业的作用,并制定法规在保护资源的同时维护渔业社区的生计。

印尼的显著进展表明,只要采取数据驱动的协调行动,渔业状况是可以得到改善的。全球渔业资源的恢复需要中国更密切的合作,加强对本国IUU船只的管制。

马罗瑞说:“最好是中国能够直接参与进来,管理捕捞是一项联合作业,每个人都要发挥作用。”

翻译:奇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