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海龟的南中国海旅程

以海龟的视角,看它们沿着南中国海岸迁徙时所面临的危险

图片来源:Alamy

导语


中国渔政部门通过追踪器记录下了海龟在中国南部海域的洄游路线。我们据此还原了一只海龟的2018旅程和它所面临的保护挑战。

我叫Kimi,是一只被编号为34474的雌性成年绿海龟。作为远距离洄游物种,我们出生不久以后就会开始“旅行家”式的一生,随着洋流迁徙几千公里。成年后,历尽千辛回到自己出生的故乡交配产卵,之后再次回到海洋。我们一生的格言就是“在路上”。然而,尽管基因里流淌着漂泊的血液,近年来旅途中的艰难还是让我和同伴们战战兢兢。

在这里,我想向你介绍一下我在2018年的旅程。相信看完之后,你也会感叹一声“不容易”!

启程:海南三亚

有一天,当我在海里和朋友嬉戏时,突然被渔民捕捞上岸。我特别害怕,担心被卖到黑市去。之前我的很多可怜的同伴就被卖到了海南和广西的非法海龟制品贸易市场,从此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大海。

所幸,我被中国渔业渔政管理局救了回来。几个月后,我各项生理指标正常,身体健康。研究人员准备将我放养,还测量了我的“三围”——背甲曲线长63厘米,背甲曲线宽54厘米,体重24.4千克。在2018年5月23日“世界海龟日”这一天,我和小伙伴们一起在海南三亚被放归。

其中,我和其他四只成年海龟的背甲上都被工作人员粘上了卫星定位追踪器,听在我背上粘追踪器的专家说,在我每一次浮出水面呼吸的时候,这个追踪器都会发射回信号给他们报平安,这些信号经过处理,最终会绘制成专属于我的洄游路径地图。因为我们习惯回到出生地产卵。

第一站:西沙七连屿

被放归后的第一站,我来到了位于西沙宣德群岛中的七连屿。顾名思义,七连屿由七座相邻不远、大小相近的岛屿串联而成,这七个岛礁都被白色的沙滩包围,而这些白沙滩是我们种群一直以来非常重要的产卵场,尤其是其中的北岛。

听说早些年会有当地渔民来盗挖龟卵,自己孵化后卖到宠物市场或是海洋馆,小海龟们没机会品尝海水的味道就离开了大海。因为海龟肉海龟背甲都有市场,我们成年后也面临着非法贸易的威胁。

我赶到这里的时候正是6月中旬,我们雌性绿海龟的产卵季。左右看看,不少伙伴都在这里产下了自己的宝宝。七连屿的基层政府部门七连屿工委有几位工作人员默默观察着我们。我听见那几个人说,在北岛,已经连续三年监测到绿海龟产卵90窝以上了。为了我们的安全,这里甚至有一个保护站,里面有一个岛长、一个常驻北岛的村民和一个大学生村官负责巡护监视。

西沙七连屿,图片来源:王静
西沙七连屿,图片来源:王静

停靠站:广东惠东保护地

9月,我游荡到了广东惠东海龟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附近,这里海底平坦、饵料丰富,非常适合我们上岸产卵,被誉为中国大陆18000公里海岸线上海龟的“最后一张产床”。但随着人类活动、滩涂开发,产卵场退化严重,我的姐妹们都不再喜欢在那里产卵,现在一年仅有两三只海龟在这些区域上岸产卵。

另外,我们非常讨厌这个区域的光污染。我们在产卵期对于灯光非常敏感,灯光会让我们迷失上岸的方向。不仅在广东惠东,在我们主要的活动区域,经济发达的中国东部和东南沿海一带的光污染都非常严重,让产卵季的我们难以适应。

伤心地:澎湖列岛

这一次我暂时没有继续向东航行,听说很多伙伴在台湾海峡附近海域或者是台湾岛东边海域消失,尤其是澎湖列岛附近,由于频繁的渔业活动,那里是我的朋友家人消失的重灾区。

我见到了不规范的渔业活动对我们种群的威胁。渔业活动频繁、捕捞强度过大,造成渔业资源的大幅度衰退,我们每天很发愁食物来源;此外,还有我的同伴被渔船、快艇等航行作业船只意外碰撞,肢体受伤,或是被船只的螺旋桨打到,背壳破碎,历经痛苦。

这就是我在过去的一年里的旅程以及路上的所见所闻,希望我的分享能对你有一点启示。在新的一年里,我希望可以少经历一些危险,还想多看一眼这个世界!

一只刚从蛋裡孵化出来的安布闭壳龟,这是一种濒危的东南亚淡水龟 图片来源:Alamy
一只刚从蛋裡孵化出来的安布闭壳龟,这是一种濒危的东南亚淡水龟 图片来源:Alamy

海龟的困境

海龟Kimi在2018年所走过的旅程,是长期洄游在中国附近海域的海龟所面临的生存挑战的一个缩影。

海龟不仅是海洋世界中体型最大的爬行动物,也是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之一,与恐龙同一时代出现。海龟自出生后回到海洋后,除了在繁殖季节雌龟上岸产卵,其余时间均在海中度过。由于海龟活动区域与人类活动区域高度重合,这一古老物种面临很多威胁。世界范围内,海龟产卵场等重要栖息地正在丧失,海龟食物资源在下降。人为捕杀、海龟非法贸易、渔业活动中的兼捕、污染和海洋垃圾等因素也导致海龟生存面临极大的威胁。

除此以外,气候变化也在深刻改变海龟的生存环境:温度上升使得冰山和其它地面冰层融化,造成海平面上升,可供海龟产卵的沙滩面积在变小;还有研究显示,温升正在打破雌雄比例的平衡,温度高于29.3摄氏度的条件下,绝大部分孵化出的海龟为雌性。

编号34474的海龟Kimi是成立于2018年的中国海龟保护联盟利用定位追踪法监测的五只海龟之一,此外,民间环保组织北京朝阳区永续全球环境研究所(GEI)的研究人员将此前放归的70只海龟进行数据汇总,形成了《中国海龟现状和保护行动建议》,给中国的海龟保护工作提供海龟活动热点区域信息,帮助管理者了解中国目前海龟保护工作面临的挑战以寻求解决方法,并对国家层面的海龟保护计划提供了支持。

除此以外,GEI和七连屿当地政府合作,对当地渔民和岛民进行技能培训,让他们逐步将产业从传统的捕鱼行业转变为市场需求更大的生态旅游,比如在2018年开展了针对渔民和岛民的潜水培训项目。

“现在来看,当地渔民的参与积极性非常高,毕竟生态旅游可以带来可观的收入”,GEI海洋保护项目组项目经理王静告诉中外对话。王静认为,与渔民社区共同合作,优化渔业生产行为,减少对于海龟的误捕等影响,同时考虑沿岸居民环境友好型经济发展,这样海龟种群以及整体海洋环境的保护才更可持续。

新的保护行动计划

为了应对海龟保护面临的系统性挑战,中国政府于2019年1月印发了《海龟保护行动计划(2019-2033年)》,为海龟保护提供了国家层面的政策指引。此前,中国政府针对同属于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CITES)名录中的中华白海豚、中华鲟滇金丝猴等曾制定过类似的行动计划。

这份由中国的渔业主管部门发布的《行动计划》对中国未来15年海龟保护工作分别制定了近期目标和远期目标,包括基本获得野生海龟种群分布、饲养海龟存量等基础信息,并建立海龟人工繁育、救护和展示的规范与标准,提高海龟保护和监管水平,划定海龟重要栖息地或海洋相关保护区域等。

惠东海龟保护区,一只等待被放养的海龟,图片来源:贾语嫣
惠东海龟保护区,一只正在等待被放归的海龟。图片来源:贾语嫣

针对渔业活动这个最为主要的威胁,《行动计划》提出的解决方案是:改善渔业作业方式,通过休渔禁渔等措施,打通海龟洄游路线,减少渔业活动对海龟产卵洄游的影响;另外,加强渔具管理,清理取缔网眼过小的渔网等违规渔具,研制具有海龟逃逸装置的渔业网具,在误捕多发海区进行试点。渔具的创新将使得体型庞大的海龟可以从下逃出渔网,而目标鱼类的捕获不受影响。

山东大学(威海)海洋学院副教授王亚民认为,对于创新型技术解决方案的鼓励是行动方案的一大亮点。王亚民告诉中外对话,目前的努力方向是在接下来10年内实现信息收集和完善监测等近期目标。

《行动计划》编制组主要成员、华东师范大学生命科学学院副教授陈珉指出,《行动计划》根据学科规范和海龟生活史特性对于海龟保护区域的相关类型和保护步骤作了界定,制定了针对性的保护和管理对策。根据海龟的分布历史和现状,在管理目标中区分了重要、次要和潜在栖息地;根据海龟生活史,区分了产卵场、觅食地和洄游廊道。针对海上觅食地和洄游通道,在涉及渔业活动的部分有大量技术和管理层次内容。

广州市璞境生态保护技术有限公司工程师冼宪恒认为,《行动计划》列出的18项重点行动,如打击海龟非法贸易和加强栖息地保护等,应明确时间表及责任部门,否则会影响后续落实。

陈珉表示,海龟保育是一项长期的综合性工作,需要各有关部门和全社会力量共同参与,《行动计划》中对于渔业部门、地方政府、科研机构、NGO的任务均做了相关的阐述,同时也考虑了渔民的观念和生计问题,使海龟保护和社区发展、渔民生计有机结合。只有通过政府各部门的协作,以及科研机构、民间环保组织、媒体乃至在地渔民的广泛参与,才能形成合力,保护这个物种。作为一份指导性文件,《行动计划》充分考虑落实的难度与周期,将计划延长为15年,并根据不同的时间跨度区分了近期目标(10年)和中长期目标(15年),并由后续执行文件进行更详细安排。

“保护一窝龟卵,救护一只海龟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海龟种群的现状,关键是要加强对海龟栖息地的保护和修复”, 陈珉说。她认为,海龟的生活史特殊,其主要栖息地处于渔业生产活动和沿海开发的热点区。《行动计划》正视海龟的资源现状和保护管理的困境,将海龟栖息地的保护和修复作为工作重点,努力通过恢复海龟栖息地带动海龟种群整体恢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