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该如何拯救海洋

到2050年,海洋中塑料的数量将超过鱼类,拯救地球,势在必行,艾瑞克·范·塞彼利表示。

marine plastics covering the surface of the ocean
海洋中的塑料只有1%漂浮在海里,其余的99%被冲到了沙滩上、海底深处以及动物的身体里。图片来源:Loranchet

本周,“塑料并不妙”展在位于伦敦的英国皇家学会拉开帷幕。该展览突出强调全球塑料问题,引起了公众对解决这一问题高、低端科技手段的关注。

中外对话(以下简称“中”):能介绍一下这场展览吗,它会展示些什么,你预期会产生怎样的效果?

艾瑞克·范·塞彼利(以下简称“艾瑞克”):通过强调塑料处理方面已知和未知的问题,我们能够以科学事实和知识为基础,开启一场更大的讨论,研究塑料在人类社会中所处的地位。

我们会展示很多新的发现,其中之一就是告诉大家,那些从英国进入海洋的塑料最终去了哪里。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分析,发现这些塑料很大一部分最终会进入北极圈。这个问题就大了,因为北极的生态系统极其脆弱,那里的物种和生物已经受到了气候变化和海冰融化的威胁,塑料只会带去更多的压力。因此,英国以及西北欧其他大部分地区的人们都有责任妥善处理我们的塑料废物。

中:能否简单概括一下问题的严重性、塑料对海洋环境造成的影响、以及如果我们不采取行动,最终会产生怎样的结果呢?

艾瑞克问题的严重程度令人震惊。不夸张地说,无论我们在海洋的哪个角落,都能发现塑料。在海面上拖网的时候、在海底采集样本的时候、甚至是切开一条鱼的时候,都能发现塑料。人类才刚刚开始意识到,海洋里面到底有多少塑料。

但另一方面,我们并不清楚塑料到底会对生态系统产生怎样的影响。仅仅是在鱼类体内发现塑料,并不能说明塑料会对鱼类造成直接伤害。只是最近开始有研究显示,吞食塑料会影响鱼类和牡蛎的繁殖能力和寿命,进而影响其数量。这非常让人担忧,许多研究者正试图找出这种情况对全球海洋生态系统造成的影响。

中:能否请您简要概述一下防止塑料和化合物流入海洋都有哪些措施?落实到国际、区域和行业层面分别有什么要求?

艾瑞克:塑料是一种伟大的发明,它的价值如此之大,在人类经济和社会中无处不在,所以我认为解决问题的方法绝不是停止使用塑料。举个例子,假设我们不使用塑料包装,运输成本(以及由此带来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就会上升,塑料问题换成了气候问题。

相反地,解决方法应该是确保塑料不会泄漏到环境中。无论是通过加强循环再利用,还是建立垃圾发电系统,我们必须采取更加严格的措施管理废弃物。这里没有灵丹妙药,不可能采取一项措施就彻底解决这个问题,相反地,我们得多管齐下。

举个例子,我觉得可以通过大力完善污水处理设施来解决这个问题。大量的塑料纤维和颗粒物由于体积过于微小,污水处理工程无法有效地过滤,最终进入了我们的河流和小溪。所以很明显,我们需要更好的过滤器,我希望工程师们能解决这个问题。

另一种策略是提高塑料产品在海洋中的可降解性,从而减少塑料造成的影响。这属于化学工程师的领域,可能还会涉及负责开发塑料降解酶的生物技术专家。专家们必须加紧研究,开发出适用于这一目标的塑料。举个例子,像牛奶这样子保质期为一周左右的产品,装在一个几百年都不会腐烂的塑料容器里,真的非常可笑。我的意思是,容器的寿命最好应该和产品的寿命相匹配。

中:可以利用什么样的技术方法去打捞和分解海洋中的塑料呢?各地的塑料问题各不相同,造成问题的源头也似乎无穷无尽,这种情况下要怎么办呢?

艾瑞克:海洋面积非常大,塑料一旦进入广袤的海域,就能难再打捞。打捞海洋中的塑料或许是可行的,目前一些团体也在积极努力地去尝试。但这种方法还是需要与入海之前的清理工作相配合。

目前,最具成本效益的方法是清理海滩和海岸线。从海岸线上清理掉的塑料不会再次进入海洋,也就不会对海洋造成破坏。

中:怎样说服塑料制品加工企业选择更加绿色的替代品?

艾瑞克:我对此还是乐观的,相信塑料行业也完全了解并正在试图解决这一问题。就像我之前说的,塑料这种材料太有用了,很多地方都不可能不用塑料。当然在生产诸如化妆品里的微磁珠、一次性吸管、氦气球这些东西的过程中使用塑料确实值得质疑,但大多数情况下,塑料的使用在人类经济中有着自己的地位。

关键在于防止塑料废物流入环境中。

中:有没有其他关于各国政府、多边机构和行业利用环境政策共同解决某一重大问题的例子可以给塑料和包装行业提供一些借鉴呢?

艾瑞克1987年各国签署《蒙特利尔议定书》,决定逐步淘汰氟氯碳化物,就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

英国皇家学会夏季科学展将于7月4日至7月10日在伦敦举行,更多展览相关信息详见此处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