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海洋,我们不能只写讣告”

《国家地理》杂志驻站探险家恩里克·萨拉谈世界上最后的原始海洋生态系统的保护。

Enric Sala snorkelling for National Geographic

本月(3月),“中外对话”出席了在阿布扎比举行的经济学人世界海洋峰会,会议汇集了决策者、商界和科技界领袖、科学家以及民间社会团体,共同讨论全球海洋面临的威胁,以及创建可持续海洋经济需要采取的措施。

《国家地理》杂志驻站探险家恩里克·萨拉的工作是帮助保护世界上最后的原始海洋生态系统。为此,我们采访了他。

《国家地理》杂志驻站探险家恩里克·萨拉
《国家地理》杂志驻站探险家恩里克·萨拉。图片来源:Enric Sala/National Geographic

成为驻站探险家意味着什么,能解释一下您的工作吗?

驻站探险家听起来有点矛盾,但我的工作是尽可能地保护海洋。所以我会参与研究、科考、经济分析和政策讨论,促进各国领导人建立国家海洋公园。

您的工作重点是什么?

10年来我们一直通过国家地理原始海洋项目专注于那些仍处于良好状态的地区,其中 有些海域几乎处于原始状态,我们希望尽早去保护它们。但不幸的是,这种地方已经越来越少了。所以未来10年,我们将在更靠近人类使用和居住的地方开展工作。

在那些受到人类影响的海域中,您印象最深的是哪里?

我们去过太平洋中部无人居住的珊瑚礁岛。那里一个人都没有。你跳入海里,周围是鲨鱼和美丽的珊瑚礁…但等你到了沙滩上,全是塑料。这真的,真的非常令人震惊。但我在地中海长大,那里历来是全球过度捕捞最严重的地方,所以我的预期本来就不高。

现在好像每周都会有新的关于人类对海洋影响的故事出来。亲眼见证这些故事感受到的冲击肯定很大吧。

人类的足迹无处不在,真的很令人难过。从浅滩到海洋最深处,塑料随处可见。海洋中的大部分塑料实际上我们是看不到的,它都以微粒的形式存在。但还有少数地方没有捕鱼活动,这些地方让我们看到了海洋几千年前的样子,它们给了我们希望。

您离开学术界,成为一名全职的环保者,能深入谈谈这个选择吗?

是的,我以前是加州大学的教授,研究方向是人类对海洋的影响:捕捞、气候变化。然后有一天我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就是不停地改写海洋的讣告,每次都加入更多细节。所以我决定放弃学术研究,把自己的一生都献给海洋保护。

图片来源:Manu San Félix/National Geographic

您觉得需要更多的人加入您吗?

肯定的!我们需要学者,需要人来研究和监测变化。我们不能只是不停地给海洋写讣告了——我们要采取行动。有的政客和业内人士说我们没有足够的数据,但这是在否认显而易见的事实。科学已经足够让我们找到问题所在,我们也知道怎么解决。所以我们需要科学家,也需要更多致力于将科学发现付诸行动、扭转海洋环境退化的人。

谁在领导这一行动?

一些国家。比如说,帕劳这个位于密克罗尼西亚的小岛国决定其80%的水域禁止捕鱼。智利海洋保护面积所占的比例是42%,英国几乎达到了30%,美国超过20%——所以是可以做到(制定规范保护海洋的)。

您认为建立海洋保护区和国家公园是现在最重要的、亟需尽快达成的事情吗?

目前国际社会达成的一项共识是到2020年保护10%的海洋,但科学研究表明,我们需要让一半的海洋处于自然状态。我们将与其他伙伴一起,努力实现到2030年保护30%海洋这一里程碑式的目标。

偏远的野生海洋地区和黄石公园或者塞伦盖蒂国家公园不一样,普通民众可能永远也不会看到,或去到那里,要怎样才能引起大家的关注呢?

我们需要的是让大家关心自己的环境,关心当地的环境。如果每个人都能怀有敬畏和好奇之心,都去热爱他们当地的溪流、海滩、森林,和当地社区一起努力保护这些地方,我们就能取得更大的成功。

图片来源:Manu San Félix/National Geographic

目前推动海洋保护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

主要有3个问题:气候变化、污染——现在主要是塑料污染——和过度捕捞。我们知道怎么解决过度捕捞,要的只是政治意愿,我们需要减少捕鱼。当然,这既涉及到一些有权的既得利益者,也有有组织的国家和国际黑手党——基本上是围绕一些大型产业化渔业的有组织犯罪。污染方面,必须要结合政府监管,不仅要规定行业只能生产可降解、可回收的塑料,还要减少一次性塑料的使用。然后消费者要减少消费。但不能把所有责任都推给消费者——政府和行业,尤其是行业,应该承担更大的责任。最后关于气候变化,只需要做一件事,那就是减少排放。到2050年我们需要实现碳中和——就这样。其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实现这一目标而采取的方式。

海洋面临了那么多的威胁,而只有塑料污染问题得到如此多的关注。对此,您会觉得沮丧吗?还是说如果这能提高大家的环保意识,就算是好事?

不幸的是,塑料污染已经非常严重了。但无论怎么样,只要人们开始关注这个问题就是好的!

您的下一站是哪里?

我们刚刚完成和智利、阿根廷政府的合作,从南极回来。他们之前提出在南极半岛周围建立一系列的海洋保护区,我们去提供支持。接下来我们要去到哥斯达黎加南部。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