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丁美洲“南锥体”国家如何引领海洋保护

南锥体国家加紧保护海洋的举措将有利于保护生物多样性、增强渔业恢复力以及碳固存。

Puerto Natales harbour in front of snowy mountainscape

图片来源: Andrew Coleman 

作为世界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智利、阿根廷和乌拉圭正在加紧保护数百万平方公里的海洋。

此举是到2020年保护全球至少10%的海洋和沿海地区的目标的一部分。

海洋保护区(即受到管理和保护的海域)的面积正在增加,目前已经覆盖拉美8.4%的海域,这大部分要归功于阿根廷、智利、乌拉圭和巴拉圭这几个南锥体国家。

海洋健康事关地球上的所有生命。几乎所有海洋的日光区都生活着浮游植物。这些微生植物制造了全球约一半的氧气。但海洋面积正在缩小,主要原因是人类活动。海洋保护区被认为是保护海洋健康,应对过度捕捞、污染以及酸化影响的关键工具,能同时带来生态效益和经济收益。

“发展、人口膨胀和气候变化等因素影响了生物多样性及其所依赖的系统。这种影响一部分可以通过海洋保护区来解决。海洋保护区可以帮助恢复受影响区域的资源量,”巴塔哥尼亚海保护论坛负责人克劳迪奥·坎帕尼亚说。

海洋保育区是海洋保护区中管理等级最高的一种,禁止一切采矿、挖掘和捕捞活动。这种保护区可以通过保护生物多样性、增强生态系统复原力、支持渔业生产力以及保护海洋传统文化来让海洋恢复健康

实际情况显示,规划得当的海洋保护区有助于增加鱼类的生物量,并为鲨鱼等掠食性生物提供恢复的途径。例如在厄瓜多尔加拉帕戈斯群岛进行的一项研究发现,有一处海洋保护区周围水域的渔获量更高。

保护区可以促进旅游,从而带动经济增长。智利政府于2014年制定了一项计划,目的是促进保护区旅游业的可持续发展。当年智利全国游客人数达300万人次,较2007年增加了88%,一部分要归功于政府的这些举措。

海洋保护区还有助于改善生物多样性、遗传多样性、碳固存,甚至还能增强二氧化碳的吸收。保护区能够增强生态系统的复原能力,对于那些靠海洋而生的社会来说,可以保障他们的福祉。

“和几十年前森林的情况一样,人类意识到海洋资源并不是取之不尽的,人类施加给海洋的压力造成的影响开始显现,”非政府组织野生生物(Vida Silvestre)海洋保护区项目协调员赫尔曼·帕勒说。“海洋保护区的增长是人类为子孙后代保护资源的一种方式。”

模范智利

智利在建立海洋保护区方面走在了世界的前列。目前智利共有25个海洋保护区,占其领海面积的44%。2010年以来,智利海洋保护面积已经从46.3万平方公里增至130多万平方公里。

当时,智利正开始感受到过度捕捞的压力,不受管制的捕鱼活动肆虐数十年,鱼类资源因此减少。政府将海洋保护区视为恢复鱼类种群的一种方式,并开始与科学家、社区以及非政府组织合作,快速扩大受保护海域的面积。

“这不是国家或某个组织的事,如果没有社区的参与,海洋保护区就会失败,”非政府组织Oceana执行董事莉斯贝斯·范德米尔说。


智利的海洋保护区主要分为四类:海洋公园、海洋保育区(这两种基本上是水生保护区)、自然庇护所和海洋及沿海地区(这里可以开展捕鱼、旅游等一些受管制的活动)。以上四种保护区由智利环境部管理,受智利海军保护。

最新也是最重要的措施之一是去年前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签署的一项法律。该法将三个重要地区纳入保护范畴。

其中最大的拉帕努伊海洋保护区面积超过72万平方公里。该保护区内禁止一切工业捕鱼和采矿活动,但传统捕鱼仍可继续。这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由原住民投票确定范围和保护水平的海洋保护区之一。

第二个是超过26万平方公里的胡安·费尔南德斯群岛保护区,该保护区内禁止一切活动。

排名第三的是位于智利最南端的迭戈·拉米雷斯保护区。该保护区面积5.56万平方公里,拥有南极以外所剩无几的完整生态系统。

“几年前,智利人还认为海洋就是指海滩那一块,没有人会看得更远。现在情况已经变了,人们与海洋资源之间的关系也不同了,”《国家地理》原始海洋计划负责人亚历克斯·穆尼奥斯说。

但挑战依然存在。大多数海洋保护区都位于离岸海域,海岸附近的仅占1%-2%。专家们一致认为, 接下来的任务是确定有价值的区域,与社区开展合作,同时力求不影响传统个体渔民。

迎头赶上的阿根廷

阿根廷近来采取重大举措扩大海洋保护区网络。目前海洋保护区的面积占其领海面积的9.5%,并且即将实现联合国2020年的目标。

去年之前,该国受到保护的海洋面积还不到其领海面积的3%,不仅面积小,而且都位于沿海海域。唯一的离岸保护区是2013年建立的纳姆库拉-博尔伍德海滩一号保护区


2018年12月,参议院通过一项法案,设立了两个新的海洋保护区,从而使受保护的海洋面积增加了两倍。这两个保护区分别是纳姆库拉-博尔伍德海滩二号保护区和亚加内斯保护区,二者都位于阿根廷的专属水域。

“保护区是与社会各方长期合作后得出的结果。为了保障生态系统的功能性,我们确定了九处应受到保护的大区域。两个新的海洋保护区是其中的一部分,”帕勒说。

亚加内斯面积近6.9万平方公里,将分为三个区,禁止除海底科学研究外的所有活动,只允许在离陆地较近的区域捕鱼。

纳姆库拉面积超过3.2万平方公里,将分为两个区,西部允许以可持续的方式开展捕鱼活动,东部则禁止除科学研究外的一切活动。

这项法律不仅设立了新的海洋保护区,还规定由国家公园管理局负责保护区的管理,并由海军负责执法。之前阿根廷政府并未设立专门的管理机构,此举加强了国家对海洋保护区的控制和主权。

“我们现在有专门负责管理海洋保护区的机构,这确保了对非法捕鱼和采矿活动进行充分的控制,同时也为新建保护区提供了机会,”海洋养护专家米科·施茨曼说。 

乌拉圭在追求更多保护

拉普拉塔河对岸的乌拉圭可能很快就能跟上阿根廷的步伐。在当地环境组织发起了一场运动之后,该国也开始扩大本国的海洋保护区网络。

乌拉圭目前有八个海洋保护区,不到全国海域面积的1%。这些保护区由住房、领土和环境部下属的国家保护区系统负责管理。


包括罗查泻湖在内的所有海洋保护区都位于沿海或内陆。非政府组织称这些保护区不能代表该国的海洋生态系统,并提议设立一系列离岸海洋保护区。

“目前的保护区甚至没有一个统一的工作规划,而且没有社区的参与,”非政府组织Oceanosanos 创始人罗德里格·加西亚·平加罗说,“如果我们推进新的离岸保护区,就将覆盖乌拉圭18%的专属经济区。”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