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乌拉圭建渔港:机遇还是威胁?

乌拉圭民众以破坏海洋生物多样性和侵占公共土地为由反对当地新投建的一个中资渔港,费尔明·库普报道。

蒙得维的亚是世界上非法捕鱼船只访问量第二大的港口。图片来源:Florencia Lay

随着山东宝马渔业集团获准在乌拉圭建设集港口、造船厂、鱼类加工和冷冻工厂于一体的免税区,不久之后,将会有500多艘悬挂中国国旗的船只停靠在乌拉圭首都蒙得维的亚以西的港口。

该项目价值2亿美元,位于蓬塔耶瓜斯(Punta Yeguas),占地28公顷,该地区大部分都是农村,有一个公园。这一计划激怒了当地居民。环保人士称,南大西洋的海洋生态系统已经饱受过度和非法捕捞的困扰,这一港口能够让船只在海上航行的时间更长,因而会进一步威胁南大西洋的海洋生态系统。

“中拉对话”看到的港口规划显示,拟建码头长800米,能够停泊5万吨级的船只。该地区作为自由贸易区,允许船只作业不受乌拉圭政府管制。

乌拉圭港口项目鸟瞰图。图片来源:Fermín Koop
乌拉圭港口项目鸟瞰图。图片来源:Fermín Koop

“中国船只是南大西洋未申报捕捞活动的最大赢家,”非政府组织Oceanosanos(健康海洋)创始人罗德里格·加西亚说。“我们扪心自问,这个项目给了我们什么保障,项目所在地是地球上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而它可能会因为项目而受到影响。”

国际捕鱼船队(其中有许多非法和未注册的船队)经常在乌拉圭和阿根廷沿海搜寻和捕捞大量鱿鱼,而这种头足类动物是食物链中的关键一环。

其他鱼类、海豚和信天翁则常常成为兼捕的牺牲品,它们生活的海洋环境也受到了渔船排放的污染物的影响。

高风险地区

非政府组织Oceanosanos和Oceana的报告显示,蒙得维的亚是世界上非法捕鱼船只访问量第二大的港口,对渔民而言也是高风险地区。根据乌拉圭国家港口管理局的数据,2013年以来平均每个月就有1名船员在非法船只上死亡。

“我们尊重捕鱼业,它为许多人提供了工作。除犯罪船只外,任何船只都可以进入蒙得维的亚的港口。”乌拉圭国家港口管理局副局长胡安·何塞·多明戈斯说,“捕鱼业目前的问题需要在全球范围内进行监管。”

去年12月,山东宝马渔业集团董事长姜洪军和乌方合作伙伴CSI Ingenieros公司一起在蒙得维的亚召开了项目推介会。但为了推进该项目,他们首先必须把该地区登记的土地用途从“农村”改为港口。

山东宝马拥有约4000名员工,主营渔业、鱼粉加工和港口码头管理,在采矿作业的基础设施建设方面也有所涉猎。

“中拉对话”曾尝试联系山东宝马和CSI Ingenieros,但均未得到回应。

“这是一片没什么生产力的沿海区域,最多只有几户零散的人家和小农场,”项目所在地蒙得维的亚市市长布里埃尔·奥特洛谈到选址时说。

港口项目地理位置图。 图片来源: Fermín Koop
港口项目地理位置图。 图片来源: Fermín Koop

“项目建设将创造300个工作岗位,并将带动这一地区的进一步开发,”他还说。

拟建港口位于圣塔·卡塔利娜(Santa Catalina)和帕亚斯·布兰卡斯(Pajas Blancas)居民区以及占地113公顷的蓬塔耶瓜斯公园旁。这片地2006年被当地市政府回收后,修建了这座供公共休闲娱乐的公园,那里有着这座城市最美丽的几处海滩。

反对之声日益高涨

当地居民已经开始组织反对该项目的活动,希望能够延缓项目开工。他们要求与各级政府机构举行会议,以获得更多信息,并强调港口可能产生的社会和环境影响。

“这一切我们都是从新闻报道上看来的,都是背着我们干的,”当地居民尼夫斯·坎塞拉说。

“这就是我们团结起来的原因,他们决定的是属于我们所有人的公共财产,为了讨好别人,他们几乎在白送。”

当地居民、港口工人何塞·马丁内斯说:“我在这片生活了40年,对这里有归属感,我尊重这里。他们从来不考虑这类项目的社会和环境损害,而且希望我们到一切都成定局了才反应过来。”

当地居民反对港口项目的涂鸦墙。图片来源:Florencia Lay
当地居民反对港口项目的涂鸦墙。图片来源:Florencia Lay

手工捕鱼的渔民们也非常担心。当地居民、渔民路易斯·索里亚说近几年来他的工作已经受到了非法捕鱼和过度捕捞的影响,并称港口将带来进一步的负面影响。

“我们可能再也没法在这块地方捕鱼了,项目会限制我们出航,我们没法靠近,这是我们的损失,”他说。

关系密切

山东宝马渔业集团投资蒙得维的亚的决定表明了中乌两国日益密切的外交关系。总统塔瓦雷·巴斯克斯自2015年就任以来一直寻求拉近与中国之间的关系,并希望签署自由贸易协定。

2016年,巴斯克斯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签署“战略伙伴关系”协议。2018年,乌拉圭成为南美洲区域集团南方共同市场中首个签署协议,加入“一带一路”倡议的国家。该协议有望为乌拉圭吸引更多投资。

“我曾多次询问中国大使,他们为什么重视乌拉圭,”乌拉圭-中国商会主席加布里埃·罗兹曼说。“他们已经和巴西、阿根廷有很多生意往来,但他们还需要一个法律明晰、安全的地方,乌拉圭就是这样一个地方。”

当地居民反对港口项目的集会活动。图片来源:Florencia Lay
当地居民反对港口项目的集会活动。图片来源:Florencia Lay

去年,中国是乌拉圭的主要出口目的地,销售额超过20亿美元(包括自由贸易区的出口)。2012年至2017年,乌拉圭对华出口平均同比增长12%。

乌拉圭出口的产品主要包括大豆、木材、优质肉类、羊毛、鱼类和牛奶等。中国则向乌拉圭输送汽车、化工产品、塑料等工业品。

乌拉圭二十一世纪投资和出口促进局为在乌拉圭的投资者提供税收优惠,该机构没有回应“中拉对话”的置评请求。

“我们可能会在大西洋上建一个深水港,这是阿根廷和巴西不可能有的。巴西港口的吞吐量不行,阿根廷不能接收大型船只。蒙得维的亚有很大的潜力,”罗兹曼说。

 

本文首发于中外对话子网站中拉对话

翻译:金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