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产养殖能否满足东非市场需求?

维多利亚湖周边国家大力发展渔业养殖,从而通过这种可持续的方式应对过度捕捞和渔产品大量的出口需求造成的环境困扰。

肯尼亚正在发展鱼笼养殖以增加产量,图为维多利亚湖中的鱼笼。 图片来源:马伊纳·瓦努努

我们驱车沿着维多利亚湖沿岸行驶,当车路过乌干达恩德培市附近时,当地领导人马蒂亚·勒瓦哥·布瓦尼卡让司机停了车。他下了车,慢慢走到湖边的沼泽地旁,然而面对眼前的景象,他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养鱼户在原来长满纸莎草的湿地中挖出了一大片密密麻麻的长方形池塘。

瓦基索地区主席布瓦尼卡在森林和湿地保护方面非常有名。他表示:“这样做是不对的。整个湿地简直都被他们毁了。”

维多利亚湖总面积达6.88万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淡水湖,同时也是尼罗河的源头。

环绕在维多利亚湖周边的湿地是天然的垃圾与化学品过滤器,对维护该湖生态系统功能至关重要。

布瓦尼卡在谈到这些新池塘的时候说道:“我们不能继续这样做,这是让维多利亚湖直接暴露在大量污染物中。”

他还补充道,乱挖鱼塘还会扰乱湿地中数千种生物的栖息环境,破坏生态多样性。

布瓦尼卡是在2018年12月说这番话的。当时,他带领着一支由环境部门官员和当地领导人组成的团队,对自己辖区的湿地退化情况进行评估。他的辖区位于维多利亚湖北岸,离乌干达首都坎帕拉不远。他迫切地想让团队成员明白,这种不受监管的鱼塘是不可持续的。

但是,当地农民并不认同布瓦尼卡的担忧。如今,无论是乌干达国内还是国际市场对鱼产品的需求都持续走高。乌干达目前的鱼价为每公斤1万多乌干达先令(约合2.6美元)。农民们的生意很好,而这也意味着,越来越多的维多利亚湖湿地会被改造成鱼塘,甚至连乌干达其他地方,尤其是穆科诺、姆皮吉和马萨卡三个地区的湿地也受到了影响。

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坦桑尼亚和肯尼亚,因为这两个国家和乌干达一样,也位于维多利亚湖沿岸。比如,坦桑尼亚的姆旺扎、达累斯萨拉姆以及卢武河附近,还有肯尼亚的基苏木地区都出现了类似的鱼塘改造活动。


水产养殖的宏大计划

不仅是当地农民,维多利亚湖沿岸三国政府也致力于扩大水产养殖。目前,乌干达鱼产品年产量达50万吨,其中绝大多数是维多利亚湖野生鱼。该国2015/2016年制定的农业发展规划中设定的鱼产品生产目标是到2020年达到170万吨。虽然这一目标实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但从中可以看出乌干达的勃勃雄心。同样,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目前的水产年产量都在20万吨左右,两国未来的目标也基本锁定在100万吨。

在非洲的这片地区,水产养殖还是个相对较新的产业。鱼类作为一种经济实惠的蛋白质来源,越来越受到人们欢迎,随着该地区人口的快速增长,当地对鱼类的消费需求出现了猛增的趋势,而这一趋势也带动了渔业的快速发展,并且进而造成了过度捕捞和非洲鲶鱼和尼罗罗非鱼等野生物种的枯竭

乌干达国家渔业资源研究所(NaFIRRI)的杰西·拉格亚表示,目前主管部门正计划通过修建水产养殖园来实现渔业生产目标。乌干达农业、畜牧业和渔业部已经完成了初步规划,目前正在进行园区选址,并计划在这些鱼塘中养殖拉格亚所说的 “优质鱼类”。

拉格亚解释称,政府是将水产养殖看作是一个能够提高乌干达民众生活水平,帮助乌干达迈入中等收入国家行列的产业。

肯尼亚在2009年就推出过类似的促进水产养殖、支持渔民发展的项目。同年,主管部门分别在高地、中部地区、东非大裂谷沿线各省和沿海地区划定了多个“适宜”开展水产养殖的地点。

据肯尼亚海洋与渔业研究所的伊曼纽尔·穆巴鲁博士说,从那时起,肯尼亚的水产养殖面积从220公顷扩大到了500公顷。

目前,肯尼亚淡水鱼和海水鱼的总产量接近1.5万吨。穆巴鲁说:“我们想把这个数字再翻一倍多。”

据穆巴鲁说,制定这个目标的原因在于,肯尼亚目前每年要进口5900吨鱼类产品,其中大多数冰冻罗非鱼都来自中国。他认为,如果肯尼亚能够实现上述需求的自产自销,或者从邻国进口,那么可能更具持续性。

而来自乌干达的拉格亚表示,官方之所以支持水产养殖,主要是为了满足日益增长的本国需求,并“统筹协调捕捞活动,消灭过度捕捞”。减少鱼类进口,还能降低从埃及、泰国和哥伦比亚引入罗湖病毒的风险。

肯尼亚的罗非鱼养殖。图片来源:Joerg Boethling
肯尼亚的罗非鱼养殖。图片来源:Joerg Boethling

未来的挑战

但是,扩大水产养殖还有很多其他影响,尤其是对环境而言,穆巴鲁和拉格亚都认为需要谨慎对待这个问题。

他说,目前维多利亚湖已经出现了这个问题,光是肯尼亚一侧就有4000个网箱。他警告称,“如果再加上乌干达和坦桑尼亚在维多利亚湖中投放的网箱数量,那就太多了。”

鱼饲料的质量也让东非各国在发展水产养殖业时面临诸多挑战,因为饲料大部分都是进口的。此外,鱼类捕获后的处理系统也比较落后,而且也没有足够的基础设施来应对鱼类疾病等情况。

建立有效管理的鱼场所需的成本也是个大问题。乌干达渔业专员爱德华·卢坤亚表示,“这才是渔民要去开垦湿地的主要原因”,在沼泽地上挖池塘并不需要农民投资买泵或者支付水费。 

可持续的未来?

据卢坤亚说,乌干达在致力于发展水产养殖的同时,还积极投入环境保护。

乌干达国家环境管理局(NEMA)将对规划的水产养殖园进行环境影响评估。他说,“我们应该保持谨慎,首先了解这类投资的注意事项”,并承诺如果NEMA提出反对意见就终止该计划。

而对于维多利亚湖岸边那些不受管制的池塘,卢坤亚表示,“不久之后”只有那些获得许可的池塘才能继续开展养殖活动。“我们必须对湿地进行可持续利用。”

此外,与坦桑尼亚和肯尼亚的合作也得到了改善。三国通过“维多利亚湖渔业组织”,共同起草了一份东非共同体渔业和水产养殖政策。该政策不仅将推动水产养殖行业对维多利亚湖的可持续利用,还能更好地对野生鱼的捕捞作业进行管理。

为了进一步推动地区水产养殖业的发展,该地区的科学家们还在积极培育成熟速度更快的鱼类品种。上个月,来自乌干达国家渔业资源研究所(NaFIRRI)的研究员们介绍了一种新的鱼类品种:NARO-罗非鱼。维多利亚湖原生品种的罗非鱼需要8个月才能成熟,而这个品种只要6个月,而且肉质更厚实。

乌干达政府希望,在这样的支持下,水产养殖能够弥合市场供需之间的缺口,减少对野生鱼类的过度依赖。根据卢坤亚的说法,政府的目的就是要看“水产养殖是如何成为野生渔业的补充,而后又取代其成为乌干达和该地区主要鱼类供给的。”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