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国执法能铲除花胶走私吗?

花胶非法贸易已经见证了至少三个物种的衰落,中美墨的三方联合努力能够扭转局势吗?

图片来源:Earnest Tse

干瘪、透明、泛黄、带着海水的腥气,干货店里的“花胶”看上去不过是一片晒干的鱼鳔。然而,只要看过它比毒品还高昂的价格,你就会本能地嗅出这块鱼干背后复杂的故事。

事实上,如果你看到的花胶价格出奇昂贵,那么它很可能来自一种濒临灭绝的鱼类,并且是通过非法贸易渠道来到你的面前。

上海海关通报,3月底,一名从墨西哥返回的20岁中国籍孕妇,由于携带一百多个加湾石首鱼干鱼鳔入境被逮捕。此前一年,同样在上海被抓获的两名花胶走私者已分别被判处七年和八年有期徒刑

自2018年来,在五起有公开报道的中国海关查获石首鱼鱼鳔走私案件中,共有32人被捕,其走私货物总价值超过3亿元人民币。这既反映出中国和墨西哥、美国联手对这一非发贸易链进行打击的效果,也让人惊叹这小小的鱼鳔牵扯的巨大利益。

花胶贸易背后的物种衰亡史

干货市场上的花胶,不是某种特定的鱼鳔,它是所有用于“滋补”的干鱼鳔的统称。但根据来源鱼种不同,花胶的价格差异很大,一斤花胶的价钱从几百块到数十万不等。这种昂贵的食物,是包括中国南方在内一些亚洲地区的传统滋补品。

花胶的贸易同时也是一部野生鱼类的物种衰亡史。加湾石首鱼甚至不是第一个受害者。中国传统上最“顶级”的“黄唇鱼”(金钱鳌)鱼鳔才是最正宗的花胶,其价比黄金,号称金钱胶。不过,由于过度捕捞等原因,原本栖息在中国东南部海域的黄唇鱼几十年前就开始衰落,如今已经很少能见到。黄唇鱼早在1989年就被列入中国二级保护动物禁止国内贸易,又因数量持续减少在2006年入列IUCN红色名录极危物种。

黄唇鱼因其鱼鳔被受追捧现已绝迹。来源: Sadovy & Cheung, 2003
黄唇鱼因其鱼鳔被受追捧现已绝迹。来源: Sadovy & Cheung, 2003

在黄唇鱼销声匿迹后,栖息在遥远的墨西哥加州湾的加湾石首鱼成为了花胶商人新的目标,延续了这种石首鱼接近一个世纪的灾难。从上世纪中前期起,墨西哥就向美国大量出口石首鱼鱼肉,过度捕捞导致其在上世纪70年代就进入IUCN红色名录,又在随后的近20年内变为濒危直至极危物种。花胶需求让其命运雪上加霜。

只是,石首鱼鱼鳔在繁忙的海关被抽检到的几率很低;即便被查到,海关人员也可能并不认识。因此,尽管“华盛顿公约”(CITES)附录一明确禁止加湾石首鱼的国际贸易,这条跨越半个地球的非法贸易链始终未曾断开。

当然,更倒霉的还得算是同属墨西哥加州湾特有物种的小头鼠海豚。它因与石首鱼个头相近,共享栖息地,常成为石首鱼捕捞的附带牺牲品,目前成年个体只剩下18头

地下花胶贸易浮出水面

加湾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的处境直到2013年后才得到国际社会关注。

这一年,因为一位听闻过石首鱼花胶贸易的海关人员警觉,美国海关第一次在墨西哥边境查获了非法入境的石首鱼鱼鳔,并意外发现走私数量可观。一位墨西哥鼠海豚专家也在当年发布了他的新研究,指出此前的保护措施并未有效减少小头鼠海豚的死亡。2014年,保护组织生物多样性保护中心(Center for Biological Diversity)发布了一封关于石首鱼贸易的公开信,呼吁遏制鱼鳔非法贸易,保护濒临灭绝的小头鼠海豚。

因为这封公开信,作为中国CITES履约科学支持机构的中国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才开始关注这个远在地球另一边的物种。“我们(濒科委)知道这个东西在CITES名录上,是禁止贸易的。但一直不知道它和中国有什么关系。”濒科委主任助理曾岩说。

2018年中国查获的第一例石首鱼走私案,正是濒科委远程协助海关官员侦破的。当时,一名海关人员不确定查获物是什么,将照片通过微信发给濒科委专家,并在曾岩协助下识别了石首鱼花胶。

“(2015年)中国这边初次调研的时候,才了解到这个东西是完全被隐藏在地下,在市场明面上不太能看见…… 一线的工商人员海关人员,其实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中国办公室生态部主任华宁说。

联合执法同盟发力

对于加湾石首鱼这样跨越半个地球的大规模走私,仅靠一方之力难以限制。从2013年美中相继开始关注这一问题之后,又经过了数年,一条联合了物种栖息地墨西哥、主要中转国美国和主要消费市场中国的执法阵线才得以建立。

2015年,中国当局对石首鱼和小头鼠海豚的关注经历了一次升级。当年6月,在有两国高层参与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中,瓦解石首鱼等非法贸易网络成为双边合作内容之一。

环保NGO的调查曝光也加速了各方联合行动。绿色和平东亚办公室于当年5月发布报告,指出香港和广州有不少海货店都能提供加湾石首鱼鱼鳔。同年5月和11月,香港和中国大陆的官方调查人员分别第一次走进香港和广州的干货市场,搜查走私花胶。

要阻止问题蔓延,最好的做法仍然是提升海关人员的侦察意识和能力。

2016年10月,在日内瓦CITES第十七次会议上,中美墨三国正式做出联合保护石首鱼决议

12月,由国家濒危物种进出口办公室等部门联合国际环保组织自然资源保护协会(NRDC)和野生救援(WildAid)在广州举行了加湾石首鱼研讨会,以帮助与会的广州海关、渔政、市场监管和海警等近百人识别石首鱼鱼鳔。

会议讲述了加湾石首鱼鳔及其干制品识别技术,并发布了手机适用的快速视觉鉴定电子指南,而与会的美国鱼类与野生动物管理局、墨西哥联邦环境检察署代表,则在会上分享了发生在各自国家的石首鱼故事。2017年7月,第二次培训在小头鼠海豚和加湾石首鱼的栖息地、墨西哥San Felipe城举行。2018年,中国海关成功破获第一笔此类走私。

“强力”执法之后

绿色和平香港办公室项目官员邰敏琳认为,值得担忧的是,石首鱼鱼鳔走私越来越地下了。

2015年之后,香港只有一例被指控的石首鱼走私案,发生在海关入境处。香港渔农署保护稀有动植物咨询委员会的一次会议记录显示,在2015年第一次检查之后,随后直到2016年,市场上都没有发现非法花胶。

但贸易并没有消失。国际环保组织Sea Shepherd Global前亚洲总监Gary Stokes说,2017年两名计划拍摄石首鱼鱼鳔贸易纪录片的德国人,在他的建议下去到中国澳门,只花了四个小时就找到一个可以卖给他们这种顶级花胶的人。对方展示了货物照片,并称货在香港,但是“运过来没有问题”。

虽然如此,邰敏琳认为,大陆海关的行动对消费者和贸易商来说,都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她认为海关的行动和宣传,可以让之前只知道鱼翅的消费者开始关注到鱼胶消费可能的影响。

这并非杞人忧天。由于当前网络传播更加广泛,且旅游也变得更加便利,更多原来没有听说过鱼胶的人也开始成为这个“滋补佳品”的消费者。远在西非尼罗河流域的鲈鱼因为成为了鱼胶的新来源,正面临过度捕捞的威胁。

至于只剩18只成体的小头鼠海豚,这个花胶贸易最无辜的受害者,打击走私能起到的作用可能有限。

“挽救海湾鼠海豚,不是仅靠打击鱼鳔走私能完成的,”曾岩说,走私只是威胁小头鼠海豚生存的因素之一,源头栖息地保护才是最关键的。“只有他们(来源国)才能真正完成让物种在其原生境中存续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