塑料垃圾:被忽视的海洋杀手

5万亿件塑料垃圾对海洋造成的危害远不止致使海鸟和海龟窒息,垃圾中含有大量病原体,携带着未知的健康风险。

plastic waste inside the stomach of a dead seabird

最近的大陆是远在2000英里外的太平洋中部的中途岛,塑料杀手仍旧肆虐着信天翁和其他野生动物的生命。图片来源:Chris Jordan/ CC BY 2.0 

最近,一个多国科学家组成的研究小组发布 报告 称,全球海平面上至少漂浮着26.8万吨的塑料垃圾。

全球每年生产的塑料达2.88亿吨,略高于全球蔬菜类作物的年产量。但利用当前的技术,在海洋中发现的塑料仅占总量的0.1%。报告指出,在将塑料垃圾扔到海洋后,人类对这些垃圾的“命运”几乎一无所知。

塑料垃圾都去哪里了?

很显然,这些塑料垃圾被冲到海滩上,留下一片狼藉。

这些大量塑料垃圾的侵袭对海洋生物来说绝不是什么好消息。举例来说,海龟会误把塑料袋当水母吃下。夏威夷外岛的黑背信天翁则用从海面上叼来的垃圾喂食幼仔。虽然成年信天翁可以将吃下去的塑料吐出来,但幼仔却不行。因此,许多幼仔都被活活饿死了,在它们的肚子里,人们发现了塑料瓶盖、打火机和其他塑料废品。

然而这些看得见的影响只是问题的冰山一角。在从东太平洋提取的浮游动物样本中,随处可见小块塑料垃圾,这些直径小于2.5毫米的垃圾大都是从大块垃圾上脱落的。在太平洋中部的一些地区,浮游动物大小的塑料垃圾是浮游动物数量的六倍多。以浮游动物为食的鱼类和鲸类很难区分哪些是塑料而哪些是食物,以至于常常将塑料吃掉,尤其会把颗粒大小的棕褐色垃圾误认为是磷虾而吃掉。

前景堪忧

但这仍不是故事的全部。由于技术原因,埃里克森和他的团队没法对体积更小的塑料垃圾带来的影响进行评估,而这些垃圾的危害性可能是最高的。

这指的是直径为0.5毫米或远小于0.5毫米的小块塑料垃圾,用肉眼是看不到的。它们通常是化妆品或药品的微粒或微珠。这些塑料微粒同最小的浮游生物(如微型浮游生物和超微型浮游生物)体积相仿,而后者构成了最大的浮游生物群,是生物质能的主要贡献者,也是生态食物链中的初级生产者。随着镜头拉近,我们会发现这个微观世界是非常复杂的。

虽然我们不知道塑料微粒与海洋动物之间是如何相互作用的,但我们知道塑料微粒是可以被单个细胞所吸收的。更糟的是,塑料微粒能够携带大量有机分子,如雌二醇。雌二醇多用于避孕和体外受精,通过下水道排出,进入海洋。实际上,正是由于微粒的这一特性,因此才被当作一种给药途径,能使药物迅速、有针对性地被特定细胞吸收。

图说:如何摆脱对塑料制品的依赖(英文版)

因此,我们不仅需要重视塑料垃圾,还要仔细研究垃圾携带物,因为附着在塑料微粒上的物质很可能对海洋生物系统造成严重损害。

附着在塑料微粒表面的内分泌干扰物质的浓度可能高出环境背景浓度百万倍。内分泌干扰物被生物吸收后会扰乱生物的生殖发育。如双壳贝类等生物已出现了雄性向雌性转换的现象。

塑料漂浮物还可能成为许多生物(如霍乱致病菌)的寄居场所;塑料表面较硬,也是海黾产卵的好地方。海黾因此大量繁殖,活动区域更加广阔。塑料垃圾出现的历史较晚,寿命又长于大多数自然漂浮物,因此是入侵物种的理想载体,在未来恐怕会引发灾难性后果。

塑料垃圾对海洋环境的污染就像全球环境问题中的“灰姑娘”,比起气候变化、酸化、渔业捕捞、入侵物种和餐厨垃圾等问题,塑料垃圾所受关注远远不够,但塑料垃圾与这些问题都有关联,并值得科学界给予更多的关注。

本文原载于《对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