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纳每年因“赛科”捕捞损失千万美元

最新研究向外界展示非法工业拖网渔船捕捞是如何影响加纳渔业资源和整体国家经济的。

Man carries frozen saiko fish on his head in Ghana

埃尔米纳港上正在卸货的整板冷冻“赛科”鱼。图片来源:环境正义基金会

拖网渔船非法捕捞对加纳渔业造成了破坏捕捞,让已经面临过度捕捞困扰的加纳渔业几近崩溃。近日发布的一项最新研究首次对这一现象造成的代价进行了量化。

总部位于伦敦的环境正义基金会(EJF)早前曾估计,2017年,“赛科”(saiko)捕捞——即工业拖网渔船将捕捞到的渔获转运至特制的小船上的做法——渔获总量达到了10万吨左右。

环境正义基金会利用新数据计算发现,这些渔获的海上价值约为4100万到5100万美元。报告称,这些钱相当大一部分都直接流入了以中国公司占绝大多数的渔业公司手中。而这些鱼到港后的售价则达到了5300万到8100万美元,盈利空间高达1200万到3000万美元。

2017年加纳的工业捕捞总量为16.7万吨,其中赛科捕捞占到了10万吨。也就是说,工业拖网渔船的上岸渔获中只有四成是合法的。此外,工业拖网渔船上岸渔获的估计值与(小型)手工渔业捕捞的规模相当,是2014年渔业管理规划中设定的目标(1.85万吨)的9倍之多。

总而言之,上述数据说明,工业拖网渔船对加纳海洋渔业资源的影响是被严重低估的。

加纳非政府组织Hen Mpoano负责人科菲·阿格伯伽也参与了这份报告的撰写。他表示:“‘赛科’捕鱼已经对加纳渔业产生了致命的影响。过去10到15年间,小型渔船的收入已经下降了40%。迫于无奈,如今加纳国内消费的鱼产品中有一多半是进口的。众所周知,即便是采用了最先进的系统,也很难对海上转运进行监控。所以,应该要求所有渔获产品都卸载到授权港口,并记入官方统计数据。”

“赛科”捕鱼的历史


上世纪70年代,日本渔民用“さいてい(最低)”这个词来形容被拖网渔船丢弃的“不好的/垃圾”鱼。但是加纳当地居民认为这些顺道捕获的鱼类还是有价值的,所以坚持称之为“赛科”(saiko),意思就是“好的/有用的”鱼。

“赛科”起初只是一种非正式的贸易模式:工业捕捞船将在海上将捕捞到的不想要的渔获贩卖给小渔船上的小贩,用来换取其他一些东西,但是之后却慢慢演变成了一种利润丰厚、高度组织化的非法行业。工业拖网渔船本来只获准捕捞底栖鱼类,但是现在也开始为了“赛科”贸易,专门捕捞沙丁鱼和鲭鱼等小型中上层鱼类。这类鱼在当地消费量很高,而且已经被捕捞到处于生态崩溃的边缘。转运完成后,商贩会将冻成一块块的“赛科”鱼售卖给当地人。

报告称:“通过‘赛科’贸易,工业拖网渔船实际上偷走了属于小型渔船的渔业资源,然后再卖给当地人从中牟利。”

专家警告称,“赛科”渔业会加剧过度捕捞和加纳近海渔业的快速衰败,而近海渔业是200多万当地人赖以为生的一项产业。加纳法律禁止“赛科”捕鱼,违者可能会被处以10万到200万美元的罚款。但是,近来却有人提议在加以监管的情况下,将其合法化。

1990至2016年小型深海鱼类(沙丁鱼、鳀鱼和鲭鱼)上岸渔获量以及专门捕捞小型深海鱼类的轻舟数量的变化情况

图示:纵轴-每5年的上岸渔获量,蓝色-轻舟数量,红色-小型深海鱼类量
图示:纵轴-每5年的上岸渔获量,蓝色-轻舟数量,红色-小型深海鱼类量。Lazar, N.等(2018),《加纳小型深海鱼类现状及关于实现渔业可持续发展的建议2017》。科学和技术工作组。美国国际开发署(USAID)/加纳可持续渔业管理项目(SFMP)

环境正义基金会(EJF)执行董事史蒂夫·特伦特表示:“‘赛科’捕鱼导致加纳的主要渔业资源快速陷入困境,而当地民众也因此面临贫困和饥饿的双重威胁。这是一场人为的生态危机,当地民众因此被剥夺了生计,深陷收入和粮食安全困境。”

“但是目前可以明确的是,加纳政府目前其实是有能力遏制这项具有极大破坏性的非法活动的。同样明确的是,要避免加纳渔业出现下滑或崩溃,政府必须立刻行动起来。”

2002年,加纳通过了一项法律,禁止任何外国所有或控股的渔船悬挂其船旗,希望借此保留更多的渔业收入。但是环境正义基金会(EJF)去年的一项调查显示,加纳工业船队中有90%都与中国船主有关,他们利用“幌子公司”将自己的渔船进口到加纳,并获得捕捞许可,并利用不透明的公司架构掩盖外方身份,规避审查。

中国拥有全球最大的远洋捕捞船队,同时也是西非水域最大的作业船队。中国的拖网渔船,以及希腊、意大利和西班牙等欧盟国家的渔船就曾因参与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IUU)捕捞而被查获。在最近一项涉及全球152个沿海国家的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捕捞活动排行榜中,中国排在首位。近些年来,中国政府开始通过逐步取消各项渔业补贴和吊销违法者捕捞许可证的方式打击违法捕捞活动,但是对远洋船队的燃油补贴和税收减免政策仍然存在。

在西非地区,由于腐败滋生、监管和执法不力,非法、未报告和无管制捕捞以及过度捕捞正愈演愈烈,每年给这一地区造成高达13亿美元的损失。

埃尔米纳港,一艘正在等待卸货的木制“赛科”转运船。图片来源:环境正义基金会
埃尔米纳港,一艘正在等待卸货的木制“赛科”转运船。图片来源:环境正义基金会

为了准备这份名为《深海盗贼:非法“赛科”捕鱼如何加剧加纳渔业衰败》的报告,环境正义基金会(EJF)进行了充分的实地调查,不仅跟踪拍摄非法活动,监控港口卸货动态,同时还对相关数据进行了仔细分析。之前出版的一份报告对“赛科”捕捞活动的上岸渔获量进行了估计。而这次则是首次计算出这种非法活动的生态和社会经济影响。

“赛科”捕鱼对加纳传统手工渔业的影响深重,最明显的就是造成了大量的失业。这种特制的“赛科小船”将拖网渔船的渔获运回海港,其运输的渔获量相当于传统渔船平均渔获量的450倍,而且运营也是操控在少数人手中。报告计算得出,每捕获100吨鱼,传统渔船能够提供60个工作岗位,而“赛科”转运船却只能提供1.5个工作岗位,是传统渔业的40分之一。

但是,加纳大学的威兹德姆·埃科帕鲁教授并不认同上述这种创造就业的说法。他指出:“事实上,手工渔业已经资金过剩了,而小型中上层鱼类资源也面临着过度捕捞。我们不应该产生这种如果停止了“赛科”捕捞,就能创造更多就业的错觉。”

报告还指出,“赛科”捕捞还破坏了加纳通过鱼类繁殖期禁海等措施恢复该国严重枯竭的小型中上层渔业资源的努力。经过大量讨论,加纳决定2019年5月15日至6月15日为手工捕鱼禁渔期。报告指出,“相比于‘赛科’捕捞活动造成的破坏,禁渔期带来的任何海洋生态环境收益都显得微不足道。”

环境正义基金会(EJF)在2018年10月到2019年4月期间进行的分析显示,超过六成的“赛科”渔获都是幼鱼,而这种过早捕捞的行为可能会严重影响鱼类种群的繁殖。

正在进行的“赛科”捕捞。图片来源:环境正义基金会
正在进行的“赛科”捕捞。图片来源:环境正义基金会

报告建议加纳政府立即采取9项措施,包括明确“赛科”活动的法律地位;调查所有涉嫌“赛科”捕捞的案件;与中国政府合作以确定捕捞船只的实益所有人;设定严格的条件,防止拖网渔船捕捞中上层鱼种。

报告最后总结道,“‘赛科’捕捞每年上岸的渔获价值超过5000万美元,取缔“赛科”捕捞行为,至少会有部分收益流向加纳手工传统渔业,并让经济收益留在加纳。”

翻译: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