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国合力打击非法捕捞取得成果

全球、区域和国家层面打击非法捕捞的倡议取得进展。

US and Australian authorities board the Jinn Hsing Tsai No. 3 in the Philippine Sea to ensure its compliance with fisheries regulations (Image: Alamy)

美国和澳大利亚执法部门登上在菲律宾海行驶的Jinn Hsing Tsai 3号渔船,检查其作业是否符合渔业法规。 图片来源: Alamy

面对一个一年数十亿美元的全球性非法活动,要想打赢这场艰苦卓绝的战役绝非一朝一夕之事。十多年来,世界各地打击非法、不报告和不管制(IUU)捕捞活动的工作就是最好的写照。但在过去一年间,我们在多个重大场合接连取得胜利。虽然激战正酣,但有迹象表明有朝一日全球定将取得反IUU捕捞的胜利。近日,各国代表齐聚智利首都圣地亚哥参加首个旨在遏制IUU捕捞的国际条约《港口国措施协定》第二次缔约方会议,同时庆祝第二个打击IUU捕鱼国际日。以下是近期取得的关键胜利。

加强打击

过去一年间,区域渔业管理组织(RFMO)纷纷采取措施改进对渔业的监测、控制和监督:

  • 美洲间热带金枪鱼委员会(IATTC)、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NPFC)、南太平洋区域渔业管理组织(SPRFMO)、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WCPFC)要求到2020年,所有符合条件的船舶必须有唯一的船舶识别码,具体来说就是国际海事组织编号。该编号是船舶从建造到退役使用的唯一编号,可确保其身份的准确识别。
  • 大西洋金枪鱼国际委员会(ICCAT)和SPRFMO加强了自身的港口国措施,使他们与《港口国措施协定》保持一致,防止非法捕捞的渔获进入市场。
  • 鉴于偏远海域船只之间的鱼类转运可能会给非法经营者创造可趁之机,WCPFC成立了新的工作组负责审查海上转运措施。

虽然有所进展,但所有区域渔业管理组织还应制定相关规则终止IUU捕捞,并积极地致力于在科学的基础上以预防为前提对鱼类资源进行管理。

在捕获端和消费端双管齐下

如果没有海上行动的支持,打击IUU捕捞的政策和法规将毫无用处。来自全球各地的军队都在加入此次行动。例如今年2月,美国非洲司令部组织了2019年度的“弯刀快车”演习,旨在提高海上执法能力,促进东非的国家和地区安全。在今年的演习中,海军和海岸警卫队都接受了探测、追踪和评估可疑渔船以及登船和检查相关的培训。

2019年初,海鲜出口大国泰国的渔业当局也带来了好消息。经过多年改善渔业监管的努力,泰国政府终于在今年1月得到消息称,欧盟将把泰国从非法捕捞监管不力的国家名单中去除。泰国官员为解决渔业问题付出了巨大的努力,尤其是在对外国船只的港内控制以及与船旗国合作方面。当月晚些时候,泰国批准了旨在打击人口贩卖和改善船上劳动条件的国际劳工组织C188号公约,这是朝着确保可持续渔业迈出的另一个关键步骤。

海产品行业在打击IUU方面也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汇集全球10大海产公司的“海洋管理海产业务”(SeaBOS)倡议于2018年9月举行了第三次对话,承诺消灭成员供应链上的IUU捕捞和“现代奴隶制”。各公司还承诺分享自身在这方面的经验,而皮尤慈善信托基金也鼓励其他海产企业以此为榜样。

船舶安全措施的成功还应有助于进一步减少非法捕捞。西班牙于1月加入国际海事组织的《开普敦公约》,公约呼吁保护渔民生命安全,对24米及以上公海渔船的设计、建造和设备设置了最低要求,并与渔业、运输和劳工机构协调检查,提高发现IUU作业船只的机会。西班牙签署《开普敦公约》后,其政府和国际海事组织还宣布将在10月粮农组织/国际劳工组织/国际海事组织IUU捕鱼联合工作组会议召开前共同主办一场会议,关注渔船安全和IUU捕捞,具体讨论渔业、运输以及(首次提到的)劳工和打击IUU捕捞问题的交差点。

展望未来

虽然政府、行业和渔业管理人员还应加倍努力才能终止IUU捕捞,但过去一年取得的进展的确可喜可贺。沟通和战略协作是带来实质性变革的关键所在。这一点做好了,全球社会就能长久地保护鱼类、人类和海洋。

 

本文原载于皮尤慈善信托基金,本网站经授权转载

翻译:YAN